当前位置:主页 > 特别策划 >

天山:离海最远的绿岛

日期:2013-08-27 14:38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波音      

天山,沿着纬线展开它的雄姿,被誉为“全球最大的纬向山系”。实际上,它是一把展开的“剪刀”,剪刀口截留了西风带来的水汽,于是大陆中央最干旱的地区赫然出现了巨大的“绿岛”,它成为大陆各角落人们交流物资和思想的桥梁。

天山粗线条

一边是沙尘背后隐约露出峥嵘的天山山脉,一边是山前平缓的荒原,我们的座驾呼啸着飞奔向下一个目的地。那些被风沙扭曲了躯干的胡杨已经变绿,一丛丛野草在荒原上生长着,暮春的戈壁滩显露着生机。

认识天山,需要有大视野,才能看到它恢宏的大轮廓和伟岸的粗线条。据说地质构造学家在研究天山的时候,也如我们这般开着车,沿着天山山麓疾走,然后在野外记录本上画下天山粗犷的岩层构造。

天山山脉位于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大陆——欧亚大陆的腹地,它东起中国新疆哈密星星峡戈壁,西至乌兹别克斯坦克孜勒库姆沙漠,近东西向延伸,全长2500千米,横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四国。我国境内的新疆天山东西绵延 1760千米,占天山山系总长度的 2/3 以上。

谈到新疆地理,就不能不提“三山夹两盆”的地形,新疆由北至南的三条山脉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夹住了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天山恰好是最中间的那条山脉。但这样描述天山太简略了。天山不是一条山脉的粗线条,它实际上是由20多条长短不等的小山脉所组成的,在小山脉之间,夹着许多大致东西排布的菱形的山间盆地和谷地。

天山“山脉夹盆地”的内部结构,实际上揭示了天山形成历史的秘密。在距今17亿到25亿年前的古元古代,新疆天山的区域是一片广阔的天山大洋,未来雄伟的天山还在海底蛰伏。此后,这片大洋中先是出现了古陆,进而在晚古生代的时候开始隆升,古陆化身一道雄伟的大山,这就是古天山。

彼时的古天山只是今日天山的迷你版,它的海拔只有2000米左右,而且在接下来的中生代,它竟停止了生长,遭受了漫长的侵蚀、剥蚀,完全没有了山峰的挺拔,变成了起伏和缓的准平原,即比平原高一点儿的平坦土地。

最近的几百万年以来,从南方漂移而来的印度次大陆撞上了广袤的欧亚大陆,不仅在撞击的位置形成了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山,还深刻地影响到了欧亚大陆内部的天山区域,从遥远南方传递过来的板块运动力量,让准平原上隆起了一条条高大的山岭,那些没有隆起甚至还有所凹陷的地方,就是如今的山间盆地和谷地。

 天山水世界

天山麾下的那些山岭,大体上沿着东西方向延伸,也就是地球纬线的方向,这使得天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纬向山系,而且由于地处欧亚大陆中央,东西南北都距离海洋很远,于是“距离海洋最远的巨大山系”和“全球干旱区的最大山系”的称呼也落在天山的头上。

这样的称谓固然没错,却容易让人误解,以为天山是一处缺水的所在。但我们放眼从上到下打量天山,那白雪皑皑、冰川广布的山峰,那密集厚实的高山草甸、亚高山草甸,那郁郁葱葱的山地森林,那碧绿如毯的山地草原、山间草原……到处都是水的身影。此外,从天山奔流而下的河流以及山间湖泊,共同凝集成了一幅天山水世界的水墨画卷。

天山,这处离海洋最远、周围被诸多沙漠所包围的巨大山系,何以竟成为欧亚大陆中央的一块绿岛、一座水塔?

答案要从天山那些山岭的走向上寻找。俯瞰天山山脉,它在整体东西走向的同时,分支山脉大致形成了剪刀形的排布,也就是山脉略向西北、东北、西南、东南方向展开,剪刀的开口朝向西方和东方。

在地球的中纬度地区,由于大气环流的影响,盛行西风,天山恰好位于西风带上。虽然天山距离西方的大西洋足有上万千米的陆地阻隔,大西洋的水汽未必有机会深入欧亚大陆内部,幸亏从欧洲一路过来,沿途有地中海、黑海、里海、咸海、巴尔喀什湖等大量的水域,当西风吹向天山的“剪刀口”时,会携带这些水域的水汽一同前来,路遇山岭的阻拦,在雪线之上转化为冰雪,在雪线之下转化为雨水。

即使是在新疆这片离海洋最远的干旱区,一旦拥有了水,就等于是拥有了改天换地的魔力。天山所拥有的水虽然不多,却创造出了五彩斑斓的生命世界。

 环绕山岗的彩带

从远处放眼天山的山坡,冰川雪峰、高山草甸、亚高山草甸、柏类灌木、云杉纯林、针阔混交林、野果林、河谷林、灌木林、荒漠草原……新疆天山的山地垂直自然景观之丰富,世所罕见。

这里的垂直自然带尤以托木尔峰地区和博格达峰地区最为典型。托木尔峰地区发育了从暖温带的荒漠带到冰雪带的7个垂直自然带;而博格达峰地区则发育了从山地草原带到冰雪带的6个垂直自然带。两地垂直自然带联袂,如同条条彩带环绕着山岗。

更为难得的是,天山山脉内保留了许多第四纪冰期之前的山地残遗生物物种,比如大量稀有的野果林和许多麻黄属、蒿属及藜科植物,其中濒临绝灭的野生欧洲李的发源地就是在天山。

天山为何具有完整的垂直自然带?又为何成为许多残遗物种最后的家园?

这不仅是由于这里有足够的水源,这里山高谷深落差大,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最近几百万年间,天山环境在剧烈变化。越是动荡的环境,对生物的考验就越大,在巨大的自然选择压力下,生物就越是迸发出惊人的生命力,它们随天山的变化而变,在不同海拔的山地上顽强地占据了自己的一块天地,发育出不同的自然带。而那些山间盆地及河谷给远古物种提供了避难所,在山环水绕之中,它们幸运地躲过了苦寒的冰期和肆虐的风沙,延续至今。

天山南北的两大盆地——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不仅没有跟随天山隆起,而且还因为天山拔地而起、连绵千里,变得更为封闭,更为干旱。于是山地与盆地的景观差别更大,天山的垂直自然带因此而变得更加丰富。

当我们走近天山仔细观看,雪峰与峡谷辉映,草甸与森林交错,森林与草原交融,草原与灌木镶嵌,灌木与荒漠点缀,各种景观组合在一起,就像马赛克艺术化的图案,再加上白色雪峰冰川、五花草甸、绿色森林、红层峡谷的色彩组合,倘若身临其境,叫人如痴如醉。

 农耕、游牧、贸易

一条有水的巨大纬向山系不仅是动植物的天堂,更是生活在整个大陆上的人们通向幸福的道路。

在新疆“三山夹两盆”的地形中,天山被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一南一北包围着。我们常会被沙漠肆虐的风沙吓住了,加上人类活动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我们往往会误以为,沙漠已经进逼天山脚下,山下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实际上,天山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强大,即使是那些凶残的流动沙丘,面对天山也无计可施。天山雪融水磅礴而下,向山脉两侧流淌到很远的地方。在山脉和沙漠、荒漠之间,有大片相当宽阔的地带,那里被充沛的水源滋润,千百年来,养育着天山南北的民族和牲畜。在托木尔峰所处的阿克苏地区,早在清代就已是重要的大米产区,还盛产各种瓜果。水稻和瓜果能够在亚洲腹地的干旱区茁壮生长,得益于天山雪融水的灌溉。

同农耕活动相比,游牧活动是生活在古代天山地区的人们最常见的维生之计。新疆天山的亚高山草甸是优良的夏季牧场,低山丘陵干草原则是肥沃的春秋牧场,平原低地草甸是良好的冬季牧场。无以伦比的牧场条件,使天山自古以来就是游牧民族的栖息之地,不论是史书记载的塞人、月氏、乌孙、突厥、回纥等古代民族,还是蒙古、哈萨克、维吾尔等近现代民族,都曾经或仍然在这里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天山是诸多民族的摇篮和家园,也是大陆上各民族穿越漫漫黄沙,进行长途贸易活动的便利通道。自古以来,新疆天山就是连接东西方的交通要道,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就经过天山山脉。一代英主汉武帝刘彻曾两次派张骞出使西域,贯通了东西方的贸易线路。自此之后,天山沿途的贸易活动成为欧亚大陆商人们的热门线路,即使屡遭战争、政权更迭的破坏,却一直有商人在天山山麓的道路上行进。

大约30年前,日本思想家池田大作问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如果可以选择,你想出生在哪个国家?”汤因比面带微笑地说:“我希望生活在公元1世纪佛教已传入时的中国新疆。”

历史巨匠汤因比深刻理解天山对人类物质和精神世界的永恒意义。千百年来,那些民族、商贾、政客、将士、传教士的身影被大漠夕阳投射到天山的岩壁上,转瞬间消失不见。每个踏足此地的人,都将是自然和历史的匆匆过客,而新疆天山,却是所有身历此地者灵魂的永恒居所。

下一篇:羌塘力量 上一篇:没有了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