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特别策划 >

桂林山水:华丽的喀斯特终章

日期:2014-09-26 16:15      来源:世界遗产杂志      撰文:文/张远海      
 

800多年前,宋代诗人王正功写下“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名句,令桂林妇孺皆知;30年前,英国著名学者玛格丽特·斯威婷说:“桂林喀斯特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优美和最壮观的形态组合”,“是每一个喀斯特学者心中的梦想与目标”,这已是一种共识。桂林山水,是上苍赐与人类的珍宝,桂林喀斯特价值无可争议,她就是世界的珍贵遗产。

 

皇冠上的那颗蓝宝石

桂林喀斯特是中国南方喀斯特系列遗产中地势最低的区域,分布于南北长120千米,东西宽2— 60千米的漓江流域内,平均海拔200— 800米,喀斯特连片分布面积2500多平方千米,喀斯特石峰10000余座,峰林与峰丛平分秋色。

桂林峰丛和峰林喀斯特不同于瓜哇、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加勒比地区的圆丘状峰丛和鸡窝状峰林,以及菲律宾的巧克力峰林,也不同于越南下龙湾和泰国攀牙湾的海上峰林。桂林喀斯特石峰高耸、坡度陡峭,以塔形为主,峰林拔地而起,相互离立,峰丛基座相连,洼地相随,而点缀其中的还有峰丛中的坡立谷、洼地、喀斯特湖泊,喀斯特峡谷、河流浅滩、象形石山和生物喀斯特景观,以及隐藏在奇山秀水中的地下喀斯特景观,包括地下河、洞穴,以及绚丽多姿的钟乳石等。

桂林峰丛喀斯特以漓江为纽带,分布于漓江两岸,奇峰罗列,形态万千,总体看石峰高度与水面宽度之比接近黄金分割比例,无形中给人以特别的美感;加之江中滩潭相随,造就了宽浅平静的漓江水面和迷人的倒影,构成世上罕有的自然美地带。桂林峰林喀斯特以漓江支流为脉络,分布于喀斯特与非喀斯特接触地带,以及漓江支流,“如出水青莲,亭亭直上”。桂林的峰丛、峰林连片分布面积之广、石峰分布密度之大,皆是世界第一。

葡萄片区的翠屏峰林田园风光
桂林城徽——象山

桂林喀斯特的峰丛和峰林不仅形态不同,它们的成因也不同。峰林喀斯特主要受到流水作用的影响,因此称为流水型喀斯特,由流水的横向作用分割且形成散布于基本平展的地面之上的塔状、块状、岛状、条带状石峰构成,石峰形态不仅受制于地层、岩性和地质构造条件,而且更离不开大量外源水的影响。

一方面受到流水的侵蚀,另一方面地壳还在抬升,导致桂林的峰林地面不断被分割,石峰经历着不断崩塌平行后退和峰体强烈洞穴化的过程,几乎层层都出现了水平洞穴,还有地面水形成的脚洞,因而这里有“无山不洞”之说。

典型而成熟的峰林喀斯特区域,地下水面接近地表,在地面形成潭、池、湖、沼,低缓的河流平静地穿行其间。春耕时节,稻苗密布,石峰倒影于阡陌,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田园画卷;在湿热的夏季,外源水倾泻而入,形成地面洪流,便可塑造出镶嵌在峰丛喀斯特区边缘的峰林地形,同时河水夹带泥沙顺河而下,在漓江下游田家河一带形成了另类的峰林喀斯特,如越南海上峰林一般,只不过遭受黏土掩埋,只露出尖尖石峰,构成一片独具魅力的峰林平原。在江河两岸,江水不断拍击石峰,造成石峰边坡后退,它们依依不舍地彼此道别,越来越远。

冠岩地下河出口

峰丛喀斯特主要受到降雨的入渗作用影响,因此称为入渗喀斯特;它由丛聚连座的群峰,以及峰与峰之间的竖井、洼地、谷地构成;石峰挺拔壮丽,洼地、谷地相间,峰间多垭口。地表虽常有过境河通过,却不像峰林区域那样河网纵横。这里的地下水水位较深,在地下深处悄悄地流淌。由于岩石裸露,地形变化多端,地下水动力活跃,峰丛喀斯特的形态,包括地下的洞穴形态,都十分丰富而多样。

峰林喀斯特和峰丛喀斯特虽在形态和水文地质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但二者在形成条件的方面却也具有同一性,因此二者在地域分布上总是相伴相随。因此有人认为桂林峰林和峰丛喀斯特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桂林喀斯特独特之处,在于山水相依,形成了美到极致的峰丛—峰林协同的喀斯特系统,正如世界著名喀斯特学家保罗·威廉姆斯所说,桂林喀斯特是中国南方喀斯特“皇冠上的那颗蓝宝石”,具有非同寻常的自然美和美学价值。

 

南方喀斯特的桂林故事

发育成熟的溶岩景观 摄影/周卫

经典的喀斯特演化理论认为,喀斯特是从上升的可溶性岩层组成的高地开始发育,经过幼年期、青年期、中年期到达老年期,地貌上从原始台地依次变成峰丛、峰林、孤峰、残丘,最后回到喀斯特平原的状态。

但是在桂林,喀斯特的演化有完全不同的故事。

桂林喀斯特的发育演化有其地质的背景特殊,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外源水,来自本区域之外的流水的分布面积罕见地大,这就给桂林峰丛和峰林喀斯特的不同演化,创造了条件。

温暖湿热、雨量充沛的气候为喀斯特的发育提供了充分的水源,漓江发源于桂林市北部兴安县境内海拔2142米的猫儿山,上游集水区是广西降水最多的地区之一,多年平均降雨量达2600毫米,有着大量外源水的补给,因此能够在裸露石灰岩大面积分布区形成这样一条较大的常年性地表河流,为峰林和峰丛的演化提供了优越的水动力条件。峰林喀斯特主要分布在外源水的直接流入区、地面水流的水道上,而峰丛受到外源水的影响要相对较少。两者协同共生、同时呈现各自的独特面貌。

桂林喀斯特还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早在白垩纪,古老的湖泊就在这里沉积下碳酸盐岩。此后经过沧海桑田的变迁,在地势较高的位置,地下水的水位很深,因此对于岩石来说,只有降水的入渗作用影响,于是发育了“入渗喀斯特”,导致岩层向峰丛的形态变化。而在地势较低的位置,地下水位接近地表,由于外源水的进入,形成地面水流,发育“流水喀斯特”,于是岩层就向着峰林的形态变化。最终在漓江及其支流的冲积平原上形成了完美的平地拔起的峰丛和峰林喀斯特地貌,峰林和峰丛并肩而立,相映成辉。

这是桂林给地质学家们讲述的独特的塔状喀斯特演化故事,也就是所谓的喀斯特的“桂林模式”。

桂林的喀斯特故事还是整个中国南方喀斯特故事中的一个重要的章节。

中国南方喀斯特系列遗产包含中国南方7处区域,即石林、金佛山、武隆、荔波—环江、施秉和桂林,系统展示了南方喀斯特2亿年来,自西向东从高海拔的云贵高原到低海拔的广西盆地喀斯特地貌景观和水文地质演化历史。特别是5千万年以来,伴随着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抬升,受其影响,云贵高原快速抬升到现今海拔2000米左右,在石林地区形成了石林喀斯特,那里成为中国南方喀斯特的演化故事的开始。从石林一路向东,云贵高原演化出各种类型的喀斯特地貌,一直延伸到广西的桂林盆地,在海拔200—800米的区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塔状喀斯特。

这里成为中国南方喀斯特演化史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是华丽的中国南方喀斯特演化故事的终章。

 

桂林喀斯特的保护措施

桂林喀斯特一直是中国南方标志性的喀斯特景观,也是历史悠久的旅游地。自1982年建立桂林漓江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以来,公园管理部门和当地政府依据有关法律法规,采取有效措施,为保护桂林喀斯特做出了很大努力。迄今,桂林喀斯特的自然特征,包括喀斯特地貌、生物生态、漓江水质、自然景观等都总体上得到了维持。

同时,在过去的20多年里,桂林旅游业得到了快速发展,游客数量显著增加。旅游业的发展一方面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给桂林喀斯特景观的保护带来压力。同样,当地城镇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也给桂林喀斯特景观保护带来一定压力。

就主要威胁和视觉损害而言,来自旅游业的威胁主要有瞬时超载现象给环境带来一定威胁;游客游览尤其是乘船游览给可能给漓江水质带来一定威胁;来自发展的威胁主要有缓冲区农业和小型工业的发展,可能会给提名地喀斯特景观保护带来一定压力;来自建设的威胁主要有沿漓江两岸村寨建设及一些旅游设施建设可能对桂林喀斯特景观带来视觉污染。

为了更好地保护桂林喀斯特特征,防止视觉损害,保障桂林喀斯特的完整性和维护其突出普遍价值。相关部门进行了一些整治规划。如在旅游规划上,合理确定游客承载力,利用缓冲区开展旅游活动以缓解提名地内的旅游压力。对旅游路线进行科学系统规划,对不同旅游路线的系列景点进行错峰分流,避免局部压力过大。严格控制漓江新建游船的审批,原则上不再扩大游船的数量和体量。加强对游船排污的监管力度,并对游船工作人员进行环境保护宣传和教育,提高工作人员的环境保护意识,防止游船污水直接排入漓江等。

同时桂林严格保护风景区内各类喀斯特景观,禁止任何形式的破坏性开发利用,如开山采石、石山放牧、开采石钟乳等,维护自然景观的完整性。对已遭到破坏的地区,尽最大可能进行生态修复,使其最大限度地恢复到自然原貌。控制漓江、遇龙河两岸工业的发展,严禁开发建设新的工业项目,同时对现有的工业项目加强控制与管理,对于对风景和环境产生破坏和污染的工业项目应予关停和拆除。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