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特别策划 >

中国大运河的历史、文化与未来

日期:2014-09-26 16:54      来源:世界遗产杂志      撰文:文/单霁翔      
淮扬运河淮安段

中国大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人工河,长达数千千米,与袤延万里的长城,作为举世闻名的古代中国人创造的伟大工程,都是华夏民族的历史丰碑和永远的骄傲!长城早已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跻身于《世界遗产名录》之中,而造福千年的大运河则一直游荡在文物保护视野外。

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的人工河,部分段落始建于24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至隋代全线贯通,经唐宋时期的发展,最终在元代取直后形成目前的规模,明清两代又有不同规模的改造和整修。大运河的历史是动态的发展过程,其各组成部分都有内在的渊源关系,不能隔断和孤立,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和保护。

大运河作为人类改造自然的一项壮举,它流经20多座城市,构成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相连的水利大动脉,是中国历史上南粮北运、商旅交通、军资调配、水利灌溉等用途的生命线,对中国古代的全国统一和经济、文化交流发挥了重大的历史作用。大运河涉及长江与黄河这两个中国古代文化、文明的核心地区,连接着夏文化、商文化、楚文化、燕文化、齐鲁文化等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文化区域,是古代人类生活集中、文化遗址密集的地区。各个时代的大运河贯穿之地,都留下了丰富的文物古迹,被人们誉为“古代文化长廊”、“古代科技库”、“名胜博物馆”、“民俗陈列室”,包含了历史、科学、艺术各方面的价值,其文物价值与意义都非同寻常。据不完全统计,运河沿线6省2市文物遗存654处,包括古建筑类遗迹227处,古墓葬类遗迹229处,近现代遗迹15处,石刻及其他类遗存合计60处。

大运河流淌的文明滋养着相关地域的传统文化,构成沿岸人类生活的真实记载。千百年来,大运河一直是我国重要的水利工程,从历史上的“南粮北运”、“盐运”通道到现在的“北煤南运”干线以及防洪灌溉干流,这条古老的运河在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至今山东济宁以南的京杭大运河仍在通航,济宁以北则已断流,但有的段落还发挥着行洪、灌溉、输水、排污等水利和市政功能。大运河的千年流淌,造福了一方百姓,给民众带来了舟楫之便、灌溉之利、鱼虾之裕和交流之畅。可以说,大运河是“活着的、流动着的文化遗产”。

江南运河的南浔段

京杭大运河沿岸的地区因傍依水系而充满了变化和生机,凭托运河这条黄金水道,经济得到流通,商品得到交换,文化得以传播。运河流淌的文明成为影响两岸传统文化的“因子”,岸上呈现的灿烂繁华的历史文化,构成岸边凝固的时光,都是千百年来人类生活的真实记载。这些历史文化的影子在一条遗存水系的流淌中再现,形成相互关联的文化遗存范围,书写着特定地域的发展历史,孕育了多样化的地方文化和习俗,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财富和人类共同的历史遗产,而且,直到今天,仍然发挥着难以估量的积极作用,这也是其他历史文化遗产难与比拟的。

如果说长城是中华民族坚挺的脊梁,那么大运河就是我们民族流动的血脉。在这一撇一捺大写“人”字的两侧,西侧有陆地丝绸古道,东侧则有海上丝绸之路,像腰间的彩带飘展开去。正是这样一个脊梁坚挺、血脉流畅、交流开放的“人”,生动地体现出中华民族进步与发展、交流与对话的文明历史。

古老的大运河是中华民族勤劳、勇敢、智慧的结晶,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不朽丰碑。她滔滔奔流、千载不息,孕育了多姿多彩的运河文化,丰富了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大运河书写着特定地域的发展历史,孕育了多样化的地方文化和传统,并在线型文化遗产水系的流淌中再现,形成相互关联的文化遗存范围。

所以我们说,大运河为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留下极为丰厚的文化资源。各个时代的大运河贯穿之地,都留下了丰富的文物古迹,仅山东段已知的文物点就有100多处。大运河以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成为当今社会人们精神享受和文化愉悦的资源。同时,目前全年通航的大运河仍有800多千米,历史资源在保护的前提下为当今所用,是最大的资源节约,在经济建设中仍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通过对京杭大运河的全面整治,将大大提高航运能力,使其成为南北水上交通的黄金水道、南水北调大动脉,改善和推动沿河农田水利事业的发展,对确保农业的稳产高产起到十分重要的保证作用,综合利用效益明显。

大运河苏州段

未来,大运河应当尽可能地恢复和保留历史风貌,保持她的健康状态,延续她数千年来不曾断绝的生命活力,让大运河文化成为一种独特的,连接历史、现在和未来的,自然与人工结合的,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的,鲜活而生动的文化形态,发挥出源源不断的创造力、生命力。大运河作为典型的线性文化遗产廊道,应将文化资源的保护置于首位,同时关注经济功能的发挥和生态系统的维护,使文化资源、经济功能和生态环境三者并举。大运河不仅是一条河,而是一个涉及交通、运输、水利、地理、历史、生态等诸多方面的文化廊道。大运河遗产保护是一项超大型的保护工程,其保护工程规模,维修技术方案的多样性与复杂性,都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前所未有的。同时,大运河作为线性文化遗产,其功能随着沿途历史地理环境变化,随着流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变化,始终发生着变更和调整,需要更加深入地研究。正如徐嵩龄先生在《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对我国遗产科学建设的挑战》文章中所说:“大运河作为‘活态遗产’的现代功能可以概括为:航运功能,输水功能,生态功能,旅游功能。此外,对于大运河作为‘活态遗产’的功能,不仅应考虑它的过去与现在,还应尽可能考虑它的未来,考虑它可能出现的新功能以及新的功能排序。”“千里运河,千年漕运,孕育出丰富无比、千姿百态的大运河文化,现在所揭示和认知的仅仅是其表层和局部,更多深层次的文化内涵,还有待人们去认识和发掘。”

同时,大运河的保护还应该发动沿岸民众的力量,让他们在保护中受益,并成为大运河保护的重要民间力量。大运河的保护连接着沿线众多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维系着沿岸千百万民众的记忆与情感。因此,大运河的保护要有利于提升沿岸城市的文化品位、维护沿岸城市的历史风貌、改变“千城一面”的城市面孔、保持生机勃勃的地方特色,要使沿岸民众在保护工作中真正受益,这样才能使大运河的保护工作得到广大民众的衷心拥护和持续支持。

从大运河引申出来,我们可以更多地思考文化线路遗产保护的问题,例如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蜀道等。文化线路遗产往往首尾相连千百里,形成历史千百年,是一条条见证我国五千年文明史的文化长河,是一部部展示中华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这些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线性文化遗产,不仅是我国珍贵的文化财富和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而且今天仍然发挥着难以估量的广泛作用,这也是其他文化遗产类别难与比拟的特点、功能和价值。因此,加强文化线路遗产的保护,有利于文化遗产集群的抢救,展示深厚的文化底蕴,再现“文化长河”、“百科全书”的丰富文化内涵,延续城市文脉。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