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特别策划 >

千手观音的“体检报告”

日期:2015-08-13 10:32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詹长法      

疾在腠理,疾在骨髓——千手观音造像“体检”记

与人的就诊程序一样,治病之前,先要看病。而对于千手观音造像这样一个“重症患者”,为了制定详细的修复计划,专家们首先要对观音像进行全面的体检,了解其病情。

X光探伤,彻查造像内部

大悲阁里的“夜袭队”

X光探伤不是“体检”的第一步,甚至不是难度最大的一步,但在千手观音的修复中却至关重要。其目的在于对千手观音重点区域、重点部位雕刻岩体的风化和裂隙病害进行测试分析,调查并统计千手观音雕刻品的重点结构性病害(结构性裂隙),掌握结构性病害的分布状况,探索并研究其分布规律,对千手观音整体结构的稳定性给予初步评估。

▲X光探伤工作现场

尽管拿着X光机对可移动文物拍照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将X光机用于千手观音如此大体量的不可移动文物上,在国内尚属首次。X光探伤项目组负责人杨淼把它形容为“传统方式”:“这是一种在我们日常看病时常常使用的仪器,就像我们去医院体检或者骨折时拍片子一样,通过它能看到表面上看不到的东西,我们这个X光探伤,也是对造像内部看不见的区域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

由于X光探伤研究主要针对的是千手观音的手和法器部位,“夜袭队”根据雕刻品复杂的保存状况,将对观音手的调查细化为手指、手掌和手臂,并将调查范围划为九个分区,采取分区调查统计的方式,将X光探伤图像与现场对石质雕刻品拍摄部位的观察情况结合,综合得出调查数据,再通过对调查数据进行核查、抽查,统计分析,最终得出调查结果。


    ▲X光探伤风化情况分布图


    ▲X光探伤裂隙情况分布图

另外在测试过程中,修复团队还采用实验室与现场试验相结合的方式,对保护修复工作前后的稳定性对比评估,并对阶段性评估结果进行对比分析的方式增加测试,统计的准确性。

“诊断”结果

通过X光探伤,千手观音修复团队对造像内部有了一个彻底的了解。在这次探伤中发现,古人对造像进行的数次装金修复中,采用过黄泥和竹签连接断指的方法。

X光探伤结果还显示,千手观音百分之八十的手印内部,都有断裂或裂隙的情况。千手观音凸出岩面的雕刻岩体整体稳定性较差,中部和西区发生裂隙的情况最严重,上部和东区发生风化的情况最严重。石质雕刻品中,法器发生裂隙和严重风化的情况比手指严重,手指发生裂隙和严重风化的情况比手掌和手臂严重;从单个石质雕刻品类别来看,补接的法器发生严重程度裂隙和严重程度风化的几率都很高。手指和手掌有补接处的裂隙基本发生在补接处,且严重裂隙程度较高。这让修复团队对这尊造像的现状更加担忧了。这些发现都不利于造像的长期保存,同时也加大了修复的难度。

究竟有多少只手?

面对气势恢弘的千手观音造像,人们想到的第一问题往往是“千手观音造像究竟有多少只手?”这听起来是个小儿科的问题,但却是千手观音修复团队面临的第一道难题。

修复项目组负责人詹长法说:“面对处于崖壁之上的千手观音,如何才能找到病症所在,制定出科学的修复方案?我想,首先就是要弄清千手观音有多少只手?我们的方案是,一只手、一只手地去做方案。所以如果连手的数量都弄不清,那还谈什么保护千手观音?”

宝顶山的千手观音造像,主尊身后的手则是层层叠叠,通过高浮雕和近乎圆雕的多种雕刻手法呈现出一种繁复的层次感。这些手在排列上没有规律,呈辐射状分布于岩面上,虽然众多的手以造像的中线为准,两侧大致对称,但左右具体数目和姿态仍然有微妙差别。规模之大,手眼之多,让人眼花缭乱,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

“多少只手”的基础问题其实一直悬而未解,历代能工巧匠曾有不同的统计方法,却都从无定论。在当地流传最广的传说中,千手观音共有1007只手。相传在光绪十五年千手观音像最后一次大修时,山上一位小和尚负责为大足石刻千手观音贴金箔,他为了数清千手观音的手,在每次修葺完成一只手后,便将一支竹签放在笔筒内,经历一年零三个月,完工后数竹签,共有1007支竹签。这便是千手观音共有1007只手的由来。

显然,这样原始的统计方法并不能成为现代修复的依据。于是,千手观音像的脚手架上,出现了一批拿着特制数码相机拍摄的人。近景摄影测量具有安全(非接触式)、速度快且信息丰富(瞬间获取被测物体的物理及几何信息)、精度较高(可达千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相对精度)、可与其他数字摄影技术集成应用等优势,其测量过程包括近景摄影和图像处理两个过程。

专家们利用高级的近景摄影测量设备,最终形成了整龛造像的高清晰影像图。与此同时,2008年8月初,考古发掘中常用的探方勘测方法也被引入,通过将考古探方从平面形式变成立面化形式,将整个千手观音造像分成了11列9行,也就是99个区域。然后对每个区域的每只手按照从左往右,从下往上的顺序进行编号,比如编号3-2-s10,就表示第三排第二列中的第10只手。

终于,千手观音造像手的总数被确定为830只。

▲千手观音手号与蓝色线图

近景拍摄得到的结果,是迄今为止最完整、最清晰的一张影像全图,21853×15424像素,分辨率100DPI,平均实地分辨率0.5毫米/像素,这张全图被誉称为千手观音的“身份证”,为千手观音留存了宝贵的历史信息。立面线画图为病害调查中划设探方、编号,实现精确调查提供了重要支撑。

观音造像的三维“身份证”

尽管有了基础信息,但当时的千手观音造像可以说是病入膏肓——随处可见脱落的金箔、裸露的石质胎体、齐掌而断的手印、早已变色的彩绘……这些都让修复团队感到棘手。詹长法用“如冷雨浇头”形容自己初次现场考察的感受。

“救命”的工作迫在眉睫,但又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千手观音造像的珍贵性和特殊性,决定了修复团队不能轻易在文物本体上进行操作。詹长法认为,对于现代文物保护工作者和绝大多数的文物研究者、爱好者来说,时间留在千手观音造像上的岁月价值与建造之初的完好面貌具有同样的价值,或更有过之。对这些珍贵的历史痕迹和材料的保护,也是此次修复工作的一个重点。

由于千手观音是三维立体的凿造,雕造结构十分复杂,以往获得的平面二维数据,无法完整、真实地反映千手观音造像的形态、结构及保存状况,系统、科学的调查与记录及相关保护修复工作难以进行。

当时,利用高精度的三维数据和真实的纹理数据作为原始资料数据予以永久保存,在敦煌等石窟雕塑和壁画保护中已有应用,这也为千手观音造像的保护提供了参考。于是通过千手观音项目,三维激光扫描新技术在我国第一次应用到了大型文物修复领域中。这种技术的应用,实现了千手观音造像真实现状的测绘与数字化保存。通过虚拟修复与研讨,即可建立虚拟修复模型,供专家研究讨论与决策,再实施真实修复,也可建立真实保护修复参照与核查标准。

千手观音作为异常复杂的三维立体目标代表,其三维信息的采集、海量数据处理与应用研究涉及非常广泛。2009—2010年,项目组分别利用5类以上不同功能的三维扫描仪器,以中距离、低精度的三维扫描仪做控制测量,而以近距离、高精度的三维扫描仪做局部测量。

在这个过程中,修复人员记录下千手观音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根手指的长度、弯曲的角度,每一件法器的位置,甚至每一块金箔翘起多少毫米。就这样一点一滴,对整个造像80余平方米的空间进行了全面彻底的扫描,得到整个千手观音造像的全部数据。最终,工作人员对千手观音的每一只手都制作了独一无二的身份证,准确记录了千手观音的每一个细节,精确到50微米,全部传输到电脑中形成三维图像。

▲千手观音造像三维模型(修复后)

根据得到的三维数据,詹长法和他的团队以现场工作人员填写的数据信息、绘制的病害图、拍摄的照片为基础资料,通过对调查数据进行核查和统计分析,得出调查结果。现场人员共填写了1032张表,手绘病害图297张,病害矢量图335幅,照片1300余张,其中经过近景摄影测量的高清晰照片40余张。

疾在腠理,疾在骨髓

“体检”工作结束后,修复团队不得不开始面对更大的问题——千手观音的实际状况之恶劣,远远超出了之前目测的情况。整面岩壁上病害分布并不平均,因为佛像东侧有流水,较为潮湿,所以西侧石质更容易粉化、金箔卷翘;而下半部金箔脱色严重,上半部却因为以前的香火熏烤积累了更多粉尘,遮蔽了彩绘原有的色彩……

确诊的“疾病”共有34种,其中,石质本体存在9种病害,金箔有11种病害,彩绘存在14种病害。

“体检”报告拿到了,该如何为千手观音造像“救命”“治病”呢?修复团队还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呢?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