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特别策划 >

修复茶胶寺 未竟国庙的重新拼配

日期:2015-08-14 14:24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xwj      

周萨神庙的保护修复工程完成后,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援柬工作队又在附近的茶胶寺开始了新的征程。

他们进行了系统、有针对性的勘测和研究,完成了茶胶寺多处点段的加固和修复,

并开展了相关考古发掘和石刻防风化实验等工作,

获得了柬埔寨吴哥古迹管理局

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吴哥古迹保护技术咨询机构的一致肯定。

▲茶胶寺保护与修复工程 摄影/马也宓

结缘茶胶寺

周萨神庙保护修复工程的成功实施,使得中国在文物援外领域已颇具信心和实力。当年之所以选周萨为对象,就是基于初出国门,初涉这一领域,对国际上的行情缺乏了解,所以选择一个小一些的对象去做。经过了十多年的实践,中国文物行业在国际文化遗产保护大舞台的地位已今非昔比,国家的实力也有了较大的发展,所以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修复工程二期选定茶胶寺为对象。

茶胶寺是吴哥古迹遗存中最为雄伟的庙山建筑之一,位于吴哥通王城胜利门东约1千米处,按须弥山意象进行设计和建造,平面布局按照中心对称和轴线对称相结合的方式组织。整体是逐层收进的5层方形须弥坛,坛顶五座塔殿成梅花状布置,一层四周绕墙、二层四周环绕回廊,在东西和南北轴线与其相交处均设有一座寺门,藏经阁和长厅建筑分布在东西轴线两侧,组群外壕沟环绕,东侧有长长的甬道,一直通向东池西岸,以码头平台作为结束。

茶胶寺是11世纪初由高棉帝国国王耶跋摩五世建造的印度教寺院,因国王的突然驾崩而中止建造,从此再也没有继续。耶跋摩五世信奉印度教中的湿婆神,所以茶胶寺也是为供奉湿婆而建。根据相关的考古调查与研究可以推测,茶胶寺的庙山建筑很可能处于一组规模庞大的建筑族群的中心,这组建筑族群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修建完工。虽然茶胶寺至今保持未完工的状态,但其后并未废弃不用。在20世纪20—30年代的茶胶寺考古清理中,就曾出土了大量吴哥寺和巴戎寺时期的雕像,甚至还包括耶跋摩七世时期的碑刻等。

作为国家寺庙的庙山巨构,茶胶寺依然延续着吴哥王朝开创之初建造巴肯寺的形制特征与工艺传统,唯其完全以砂岩构筑庙山中央五塔的做法,以及主塔四面皆出抱厦与回廊平面格局的出现,成为开创吴哥时代风气之先的建筑形制。

相比于体积和面积都很小的周萨神庙,茶胶寺不仅占地面积更大,存在的安全隐患和不完整性也更严重。茶胶寺保护修复项目实施的首要目的是通过多学课的科学研究与保护修复,对茶胶寺存在的各类问题进行分析处理,加固坍圮、修补残缺、恢复原有格局,增强古迹防护自然灾害的能力,从而使这一伟大的建筑古迹消除各种威胁,得到科学、完善的保存与保护。其次,通过客观、科学、全面的认识、发掘和研究,彰显其作为重要而独特文化遗产的杰出价值。

2009年12月21日,中柬两国政府就“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二期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项目”签署正式换文,双方确认由中国政府提供4000万元人民币援助经费,用于吴哥古迹茶胶寺保护与修复工程。

研究先行

▲茶胶寺测绘图

▲茶胶寺复原想象图

茶胶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气势恢宏,它像金字塔一般雄伟,有一种硬朗与粗犷的美感。东侧主入口处,几株大树根部像章鱼一样扎在地上,其中一株树干上有一块黑黑圆圆的斑点,像长了一只眼睛,看护着整个寺庙。

在每一层的基台上,都有一块木板架,标注着茶胶寺修复工程的一些信息,比如一段施工日期内拆落构件多少块、新制补配构件多少块、归安构件多少块,等等。这看似简单的几个数字,却是以大量的研究、测算和设计为基础的。

2007年以来,受国家文物局委托,作为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修复工程的执行机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参与选定茶胶寺作为援柬二期项目,并在国家文物局的具体指导下,对茶胶寺庙山建筑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前期研究工作,主要涉及建筑、考古、结构工程、岩土工程、保护科学等诸多学科。

历经近千年的风雨,茶胶寺建筑的总体保存较为完整,但由于地处高温高湿的热带环境及建筑材料性能等原因,虽然茶胶寺主体建筑的基台依然耸立,但其上部石材砌筑的各类塔殿、寺门、长厅、回廊等建筑物大部出现整体或局部坍圮损毁,基台本体也存在多种结构安全方面的隐患,不安全因素表现为地基不均匀沉降、结构体坍塌、墙体倾斜、结构裂缝、构件错位或缺失等。从五层基台的状况观察,损坏最严重部位均在四个转角处,特别是二层至五层基台的转角全部坍塌,并导致上部建筑物存在严重险情。茶胶寺各单体建筑,包括五座塔殿、各层的塔门、藏经阁、长厅、角楼、回廊和围墙,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其中多处结构处于严重险情。因建筑结构的破坏和自然力的侵蚀,造成构筑茶胶寺的建筑石材出现大量的断裂、破损、腐蚀和风化现象,特别是三至五层基台的石材受雨水漫流的影响而严重风化。

中国援柬科研专家队伍多次到茶胶寺调研、取样,进行了系统的、有针对性的三维激光扫描记录和现状测绘、工程地质勘测、结构有限元研究、复原研究、石质风化机理和保护实验,先后完成各类研究报告17项,包括《茶胶寺建筑形制与复原研究》《茶胶寺岩土工程勘察报告》《茶胶寺地基与基础数值计算分析与评估报告》等,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文研院专家队针对茶胶寺庙山建筑八处重点抢险加固部位进行了详细的勘察测绘,并制定完成了保护修复技术方案,编制的《援柬二期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工作计划》《援柬二期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设计方案(八处抢救性工程设计方案)》通过了商务部审核。按照国际惯例,文研院还完成了《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总体研究报告》,提交柬埔寨吴哥古迹管理局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吴哥古迹保护技术咨询机构,得到了柬埔寨及相关国际咨询机构的确认。

一边拆落 一边研究

2010年11月27日,在柬埔寨王国政府副首相索安和时任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的共同主持下,成功举行了援柬二期茶胶寺保护工程的开工典礼,这标志着茶胶寺保护与修复工程经过多年的前期勘察与设计阶段后,工程实施阶段正式启动。这项工程将到2018年结束,共8年的时间。

修复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工程,需要照原址画出图纸,再用电脑模拟计算渲染出3D图,再在倒塌的乱石堆中去寻找属于每个部位的对应石头,重新垒砌,这就好比是复杂的拼图游戏,只不过比拼图游戏复杂上百倍。

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包含对茶胶寺庙山建筑中五层基台和各个单体建筑的维修,总计约24处点段,计划分三期完成,前期6处,中期12处,后期6处,包括藏经阁、须弥台、二层塔院基台四角及角楼、4处长厅、2处门殿、一层围墙及其角部等。

由于茶胶寺结构及建筑材料的特点,在庙山的墙、基台、大小须弥座等砌体的角部,几乎都存在着崩塌、开裂等问题。其原因主要是角部在两个方向缺少约束,在内侧夯土的压力下,造成角部剪切断裂。这种断裂会导致不断的连锁反应,从而扩大崩塌范围。

为了加固并修复已崩塌的基台角部,需要在原有残损的基础上进行补砌,而补砌自然牵扯到与原有部位的连接问题。由于崩塌的部位并不规则,且其接触面很不容易结合,一般的办法是将其拆落为台阶状,更换接触面不平整难以弥合的部分石块,然后再选用新的石材修补填充崩塌的部分。

在工程开始阶段,由于对该建筑的特性不很清楚,特别是其所用的角砾岩是一种以前接触较少的材料,援柬工作队为了更多地了解这种砌体结构的做法和效果,施工初期拆落较多。这样可以较全面地了解砌体隐蔽部位的情况,使得新旧砌体和材料之间搭接更加牢固,特别是在应力较大的角部,利用拆落的机会,在石块相应的水平面增加了碳纤维拉结和金属锚杆拉结。

对一些发生严重倾斜和开裂位移,已无法保证结构稳定的情况,援柬工作队也进行了预先拆落,如几个门殿的部分。这些建筑的部位都是由加工成型的石块组合砌筑而成,部分构件由于各种原因(大部分是由于植物如树木的枝干挤压)产生开裂、崩塌等,不拆落重构不足以消除危险。在拆落的过程中,援柬工作队对所有构件石块先期进行标记和登录,绘制配置图,安全剥离后堆放在特定的地方等待修复,在工程管理方面做得非常规范。

“众里寻她千百度”

在吴哥特别是茶胶寺,古迹修复的核心工作就是“寻配”。所谓“寻”就是发现和挑选散落的旧构件和石材,“配”就是将找到的旧构件配置到最合适的地方甚至是唯一合适的位置。这是因为吴哥古迹倒塌废弃的特别背景,很多构件仅仅是倒塌下来,并未完全损毁或者丢失。但其寻找也不是很方便的事情,毕竟石块不是积木,不能任由人们翻找,只有当条件具备时才可实施。

20世纪30年代法国专业工作者整理遗址时,只是将散落的石材堆积在一起。援柬工作队在本次保护修复工程中,坚持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在设计阶段已考虑在可能的条件下,尽量将塌落的构件复位,使得茶胶寺建筑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得到进一步体现。

这个工程量巨大,散落的石块就有上万件。所以,在“寻配”阶段,援柬工作队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了找到正确的那块石料,往往“众里寻她千百度”。设计方案只是提供一种思路,修复文物的不确定性很大,在修复过程中,需要不断地“寻配”,有时候看似匹配的构件,经过测量和研究后发现不太合适,又要重新寻找合适的构件。可以说,援柬工作队和柬方的工人都是怀着对文物的敬畏之情,努力将其修复得更加完好。

有些塌落的石材并不是完好的,如山花、柱梁、门框等都存在断裂、缺角、局部酥碱等问题,在结构修复前都要先对其进行加固或者修补。如断裂的构件需进行黏接,如果黏接的强度不能满足结构受力的需要,还要在断裂处预埋铆钉或者锚杆。黏接采用原有物件,也有补配部分新料。

除了修复破损的旧构件,也有选择使用新的石料的问题。茶胶寺的建筑材料基本是两大类,一类是用于基台挡土墙及砌体内部填充的角砾岩,另一类是用于砌筑主体建筑的砂岩材料。这些材料都是采自暹粒(吴哥)的周边地区。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柬埔寨的经济体制下,获得修复茶胶寺所用的石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工作队多次寻求吴哥古迹管理局的帮助,与管理局官方进行谈判,最终管理局在政府主导下与生产、经营石材的部门进行协商,同意将石材供给茶胶寺修复工程。

一般来说,减法好做,加法难当,将散落的一堆堆石块恢复到原本的精确位置并非易事。由于场地的限制,茶胶寺的修复中一度无法使用吊车,散落的石头大的重达数吨,小的也有百余公斤,将这些石头运到很高的基台上就成了一大难题,并一度使工程无法推进。文研院副院长许言亲自到施工现场指挥,与柬方技术人员沟通,将中国的一些古老的技术原理传授给他们,比如在修复石窟、石桥、石塔过程中制作的一些架杆、吊高设备等。柬方技术人员指挥工人用许言现场绘制的“中国式杠杆原理”进行试验,很轻松地就将石块抬到了高处,又试验怎么拼接和加固石块。这种方式既灵活又巧妙,受到了柬方人员的欢迎,国外专家对其也大加赞许。

2013年第37届世界遗产大会在柬埔寨召开,世界各国的代表、专家都来到了吴哥窟考察,对中国在茶胶寺修复工程方面的优秀表现给予了极高的肯定。

在不断的磨合中,工程进展越来越顺利,工作队的修复技术运用得越来越娴熟,与柬方工人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最多时候有160名柬方工人同时开工。建筑本体保护维修方面,商务部于2014年10月进行了中期验收,项目中规划的须弥台西南角及角楼、南内塔门、一层台围墙四个角、北外长厅等18个点段已全部加固和修复,剩下后期需修复的6个点,预计2016年全部完成,可提前两年竣工。

▲一层台西南角维修前后对比

吴哥保护的中国模式

在茶胶寺的修复工程中,工作队严格遵循最小干预原则、不改变文物原状原则、试验先行原则以及研究与修复并重原则。这些既有国际社会公认的保护理念,也有中国特色的文物修复原则,是吴哥古迹保护的中国模式。

《吴哥宪章》的原则中讲到:“在没有证明对结构的扰动是必不可少的情况下,不应轻易触动结构本体。”这一原则是经过吴哥保护修复多年的经验积累而逐渐清晰的。早期的维修大都对结构进行积极的干扰,解体归安、物理加固、增加支撑构造等。实践证明,随意对结构的改变和触动,都会造成信息真实性的或多或少的损失。

在具体的施工环节中,工作队特别注意坚持最小干预、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量在原有状态基础上进行补砌和修复,散落的石头尽量找到合适的位置,能够使用的要尽最大可能去使用。这些用更换率来考核,即新增配的石材在工程中所占的比率,就目前统计来说,茶胶寺工程的更换率非常小,在15%以内。

吴哥窟是石刻艺术的宝库,在以吴哥寺为代表的吴哥建筑中,圆塑、浮雕、线刻等比比皆是,充分显示了高棉艺术的高超与独特。但是茶胶寺由于尚未完工就被迫终止,因此很多部分都是未成品,其中大部分建筑都是素面,尚未来得及装饰。幸运的是在庙山主体,五塔下三层须弥座的东南两侧分布有浮雕。这些浮雕因为长期暴露在外,遭受雨水冲刷、气候骤冷骤热和长期高温高湿的影响,已出现明显的风化、龟裂、层间剥离等病害,且许多痕迹明显是近期所为。这种破坏比起结构的失稳更加致命。因此包括吴哥管理局在内的各方都对此问题表达了强烈的关注和担忧。

工作队接受了ICC和APSARA的建议,在茶胶寺项目开展国际和国内合作,在国际上与德国科隆大学专家合作,国内则邀请广州白云文物保护公司参加,开展了对这些珍贵石刻的调查和检测研究。目前已搭设了专用调查监测的保护棚及脚手架,对具有掉落危险的部位进行了临时黏接,绘制了初步的病害分布图,对一些试样进行了实验室分析,就目前较为常用的各种保护材料进行现场试验。

在工程实施的过程中,对柬方技术人员的培训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一方面,在柬埔寨的大学毕业生中,培训保护工程技术人员和研究人员,例如,考古队成员中不仅有中柬考古专家,还特别加入了5名来自柬埔寨王家艺术大学考古系的师生。另一方面,培训当地的技术工人,将石材加工与雕刻、构件安装等技术现场传授给他们。此外,工作队还引入国内工程管理机制,让柬方技术人员来管理工人,这样沟通比较方便,工作开展也很顺利;并在工人队伍中搞竞赛创优,采取通过考核改变薪金的形式,这样工人学习和工作的积极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同时他们的收入水平也有了提高。

工作队也开始注重对施工技术和理念的宣传。随着建筑修复的不断完成,遍地乱石的茶胶寺已经焕然一新,只剩几个小的角落还未完工。这时,柬方提出了开放游客、发展旅游项目的建议,可是工作队考虑的问题更多一些,茶胶寺的很多山花、立柱、廊道都是刚刚归安,不像新建建筑,修缮的建筑中归安的石构件及其归安后的建筑整体结构会存在一段时间的自稳期(添加新构建后结构会出现安全内的自身微小变形协调),如果此段时间内大量的游客来参观,可能对建筑产生一些额外的影响或损害,也可能产生一定的危险。于是工作队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不损坏文物的前提下,增设一套可逆的安全防护设施,为了不给文物带来额外的危害,这些防护措施都进行了防锈蚀污染处理。

目前茶胶寺已有70%的区域对外开放。工作队希望各国游客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看到修复的成果,使茶胶寺的遗产价值能够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通过几年的保护工程实践,中国援柬工作队的现场管理和施工队伍在梳理理念、确证原则、检验技术等各个环节都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修复工程在柬埔寨当地和国际社会均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援助项目实施后,成为最受当地欢迎、最具特色、最有实效的文化成果之一。中国政府提供的无偿援助维修保护吴哥古迹,使其保存状况得以改善,不仅实现了保护好柬埔寨珍贵文化遗产的既定目标,而且有力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深受当地民众的赞扬和欢迎。

吴哥古迹保护工程的影响已大大超过了文物保护工程本身,中国文物保护技术人员在整个保护工程实施中,充分准备,周密计划,精心实施,按时高质量地完成了维修工程,充分展示了中国文物保护的技术和能力,加强了中柬文物保护技术的交流,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柬埔寨国内相关学术研究、保护工作的开展,提高了柬埔寨国内文化遗产保护水平。吴哥古迹保护工程的实施,还使中柬双方在文化方面又增加了一条新的合作、交流渠道,丰富了中柬交流合作的领域和内容,进一步促进彼此国家人民加深了解,增进友谊,巩固和加强了中柬传统的睦邻友好关系。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