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非遗 >

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保护与传承

日期:2016-05-26 16:07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叶涛      

2009年,中国木拱桥营造技艺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政府和当地民众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经过多年的努力,使古老的中国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得以活态传承。

▲北涧桥,叠梁式木拱廊桥 摄影/季海波

木拱廊桥是中国福建、浙江山区大量使用的传统木结构桥梁。这种北宋盛行的虹桥技术,是我国古老造桥术的尾闾,是国内桥梁建造史中最后的罕见的活化石。在现代文明的语境下,木拱廊桥作为交通工具的身份已经式微,但这种长虹饮涧般的美丽建筑,桥上有着长长的廊屋,可以遮风挡雨,可以集市贸易,可以供奉神灵。人们在集资修建的廊桥上,度过每个隆重的节日,祈求人世的现世安好,铭记各自的欢乐时刻。

如今,宋元明清古廊桥的身后,新廊桥依然是红漆黑瓦的古意,依然是飞檐高挑的华美,依然被唤着阙桥、厝桥、彩虹桥、风雨桥、蜈蚣桥、喜鹊窝桥、蝦蛄桥的小名,那一座座青山绿水间的惊艳,是技艺,更是不灭的精神。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李白吐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山路险阻,被一语登顶,轮到晚唐的罗隐到了浙江,只好老老实实说“遥闻前山相对语,跨绕溪谷数里程”。当时泰顺、庆元一带,着实是峰峦叠嶂、溪流纵横、坡陡涧深,更兼山雨无常,行走何其艰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廊桥于是横空出世。

古老的廊桥散布在浙江的庆元、泰顺,福建的屏南、寿宁,有宋代的双门桥、万安桥,明代的如龙桥、兰溪桥、升平桥,清代的文兴桥、水尾桥、三条桥等一众名桥。其中,明朝天启年间的如龙桥,是全国迄今有确切纪年、现存寿命最长的木拱桥。有别于木质廊桥在所难免的重修再建,它以不朽为梦,一直保持明代真身,巍然200年,桥上亭台楼阁,桥边绿树成萌,任时光凋零了万物,兀自擎举着天空的日月,静静地伫立成历史的书签。


▲仙居桥

廊桥广渡一切,到了清代,行道难换成了“高低岭尽见清溪,长空一道飞虹度”“凌虚千尺架飞桥,势控长虹挂碧宵”的赞叹。廊桥虽好,工程浩大。然而纵然耗费巨资,历代的廊桥,大多由民间筹资建造,看那桥头的碑文上,刻着“勒石骈书垂之永久”“喜助钱文者,祈各子孙昌盛”这样的落成感言。民间最朴素的善行,就是修桥铺路,捐修廊桥,庇护众生,就是最真挚的广种福田。于是,当地望族中的能人,出面担任“首事”,奔走于写缘筹资,呼吁乡人捐木出工,最关键的,是要找到一位高明的“主墨师傅”,施绝技,架长虹。

 

寻找主墨师傅

木拱桥不用钉不用铆, 越过三四十米宽的水面,桥中间也不用桥柱支撑,只用传统榫卯,把相同规格的杆件,别压穿插:上面的一条纵梁压在横梁上,下面的两条纵梁夹牢横梁,这样的许多“纵横”编织在一起,桥梁固若金汤,承重奇强,越压越牢。桥面上再加廊屋,雕梁画栋,飞檐重阁,非但不增加桥的负担,反而平添稳妥,因为这重量,正好压制了拱桥结构特有的反弹力,于是廊屋和拱架珠联璧合,浑然一体,方得“廊桥”的深意。


▲修建廊桥最初搭建的拱架与桥屋

廊桥营造神技,今安在? 2000年以来,泰顺的廊桥虽在,营造技艺却只留遗梦,直到在民国年间泰福桥的大梁上,发现“绳墨董直机”几个大字,于是,寻找董直机! 2004年9月,80岁的董直机担任同乐廊桥主墨师傅,去完成他阔别了66年的造桥梦。

造桥,是盛事,何况廊桥。庄重,从选桥址开始,首事、风水先生、主墨师傅一起,在村庄溪流的下游,选一个地方,既方便交通,又节省跨度,关键还要留住风水。之后,砌桥台、起拱架、铺桥面、造廊屋。其中起拱架堪称核心技艺,包含了许多高难度步骤,是拱桥坚固的关键。而漫长的工序中,任何一个重要环节,都少不了“择吉”。祭河开工、发锤起拱、伐梁、制梁、上梁都有选定的日子时辰,也都有各种神秘的讲究。


▲国家级传承人董直机在木拱桥模型上演示传统木拱桥建造过程 摄影/季海波

伐栋梁,吉日农历十月十八、辰时,主墨师傅拿起“七宝袋”,抡起“七星锤”上山去。七宝袋里面装着金、银、铜、铁、米,外面写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缝袋子的姑娘,父母健在,待字闺中;栋梁立在山上,长在洁净之地,笔直,根部有长势良好的嫩枝——此树后代兴旺;树主人父母健在,合家太平。七天来,首事每天祭树,时针正对8点,他砍下第一斧。鞭炮声中,廊屋中最高贵的木材被抬下山,之后,永不着地。

历时1年,同乐廊桥终于完工,却不等于完成,直到择吉日“圆桥”。圆桥是盛大的节日,从吉日前夜起,全村锣鼓喧天,灯火通明:请来四方亲友,八方客人,上演木偶戏、舞龙灯、八仙戏、布袋戏,祭拜各路神仙,祈求接纳新桥,如待新人。最后,首事和主墨把桥上最后一块空缺的桥板钉上,众人先后上桥“踏桥”,圆桥结束,廊桥竣工。

一个个吉日,一道道仪式,人们一往情深,赋予廊桥生命和灵魂。

 

木头挽着木头,过去连接未来

在廊桥上遥望高速公路,那飞驰的车辆,忙碌的交通,更衬出这里古老的寂静。

这里没有车马纵横,也不再商贾云集,虽然桥上的神龛依然香火袅袅,但新世纪以来,新桥造得越来越少,不要说主墨师傅难找,山上可以胜任一座桥拱架的老杉树,也渐渐难得凑齐。就像溪水快要流到尽头,大雨降临:2009年,木拱桥入选《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世界的彩虹,这种社会认同和价值重估,让在廊桥上行走几百年的人们,更加专注于廊桥的复兴,为古老技术的恢复传承,奔走呼号,团结所有力量,利用一切平台,如同历代先贤们造桥时的殚精竭虑,群策群力。

主墨师傅是廊桥的灵魂人物,造桥的绝技都从桥上来:修一座老桥,是百年前的主墨师傅向今人昭示秘技;造一座新桥,更是一步一步带出一批新人。


▲2010年1月,泰顺又一座木拱桥落成,至此,泰顺木拱桥传承人一共建造了6座新的木拱桥,木拱桥传承技艺趋于活态

在非遗保护的旗帜下,建桥不再只是民间的盛事,当地政府与企业都给予了资金与技术支持。泰顺县更是出台了《泰顺县廊桥保护工作实施方案》《泰顺县木拱廊桥营造技艺保护实施方案》,明确各种扶持政策和具体措施。近年来,泰顺县完成了仙居桥、文兴桥2座木拱桥的修复,新建造木拱桥12座;庆元县完成如龙桥等9座木拱桥的维修,重建和新建木拱桥8座。2010年,受丽水市援建汶川地震灾区指挥部邀请,庆元县的主墨师傅吴复勇,来到四川省青川县石坝乡,成功建造了丽石廊桥。这座廊桥,在异乡升起古老造桥术的复兴旗帜,联结了两地的文化,更联结了廊桥的过去与未来。

廊桥的崛起,带来了木拱桥传承人群的壮大,庆元和泰顺两地,掌握核心技术的主墨师傅由3位发展到15位,参与的传承人群更扩大到近60位。专业的木拱桥施工队萌生发展,各类传承机构正式挂牌:庆元县虹景廊桥传统营造技艺传承基地、泰顺县董直机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工作室、曾家快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工作室、温州市木拱桥营造技艺传承基地,都成为新桥和新人的摇篮。

 

越走越远的筷子戏

廊桥故乡的“筷子戏”,从来没有像今天走得这么高、这样远。细木搭建的木拱桥模型,是一座真正的桥梁,沟通了主墨师傅与徒弟的传承,更联结了历史与当下、梦想与现实、廊桥与世界。曾经,传承人制作的仿真木拱桥模型打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被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南京大学等机构收藏展出;泰顺县应邀参加美国历史学会举办的“第二届美国廊桥学术研讨会”,送给美国俄亥俄州历史桥梁学会、美国哈佛大学的礼物,就是溪东桥的逼真模型。

在泰顺、庆元的中小学校,都开设了廊桥普及课程,主墨师傅和学校老师一起,编制各式廊桥文化和营造技艺的教材。由筷子戏发展出的木拱廊桥模型,可繁可简,是慕名前来一睹廊桥风采的游人最喜欢带走的念想:一根根木头,经自己的手变成一座美丽的桥,这过程,就是一座廊桥通往人心最温暖柔软的所在。越走越远的筷子戏,走进了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的高地,与浙江大学、南京大学高校,建立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研究与调研基地,开展木拱桥保护的学术研究。在数字技术和学术力量的支持下,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项目要素、工艺流程、技艺特点、民俗禁忌、工具实物的真实记录与保存,都得以实现。

▲庆元廊桥成为互助、友谊使者,见证浙川对口援建深情。图为庆元传承人吴复勇远赴四川省青川县石坝乡所援建的廊桥

当年,南宋时的庆元才俊、礼部尚书陈嘉猷赞叹家乡的廊桥:“长桥高阁一时胜,巨碣雄篇众口夸”,如今,这诗句如同预言——那桥头的题词,梁上的题诗,廊间流传的故事,都通过各式媒介,向全国乃至世界传播,展示长桥高阁的精美与繁盛。泰顺县连续举办了6届中国廊桥文化保护论坛,围绕“廊桥文化的当代传承与木拱桥营造技艺活态传承实践”,探寻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的传承、保护、发展和可持续利用。2011年,中国庆元廊桥博物馆开馆,2015年泰顺县的“中国廊桥博物园”完成廊桥博物馆主体工程,而“泰顺廊桥”的网上博物馆,早已在向人们展示木拱桥的前世今生。

从古到今,廊桥不仅连接了山道和水涧,更沟通了群山和外面的世界。

 

我们的风水桥

今天,廊桥不再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却依然是乡间的风水桥,桥上多设神龛,所谓“长桥崔巍千仞上,佛灯明灭一龛中”。不止佛,各方神明如观音、门神、文昌君、财神爷、斩白蛇救乡亲的临水夫人陈十四、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都在不同廊桥的神龛上,接受俗世的香火和祈求。在神的俯视中,人们在桥上唱过年的戏,舞元宵的灯,纳长夏的凉,许四季的愿。这里是戏台,也是书场,更是家族会场,村规民约最先贴在廊桥的风雨板上,买卖人的生意在这里开张,连“夜哭郎”的纸条也必须先贴在廊屋的柱子上——俗世的烟火,在廊桥上化作祈求与布施,信仰与包容,坚忍与希望。

世事,于年迈的古桥,不过是时光的新陈代谢,就像那如龙桥上的对联:古事现今朝今朝过去皆古事,虚华当实境实境已往亦虚华;而年轻的新建廊桥,是要与人们一起,为廊桥自己遮挡岁月风霜,通往不朽。

 

看,那神龛前双手合十的老人,脸上苍老的沟壑里,是满满的虔诚,你会相信这种不朽的可能:纵然深山更深处,都已经天堑变通途,人们还是依恋这清水更清处的廊桥,这不仅是遮风挡雨的美丽建筑,更是安放人世的家园……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一点如漆 万载存真 古徽州的传统制墨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