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非遗 > 表演艺术 >

莆仙戏:东方古老戏剧的活化石

日期:2013-08-20 16:07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张朝淋 陈小蕾      

莆田被誉为中国著名的“戏曲之乡”,盖因莆仙戏在千年传承中已深深溶入了民众的生活之中。在莆田民间,凡迎神赛会、婚嫁丧事、升学寿诞、岁时节庆,必演莆仙戏,有时一个地方连续演戏十几天。演戏观剧,成为民间社交联谊、传播历史、教化道德、乃至男女恋爱的一种形式,成为莆田人民和谐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莆仙戏也叫兴化戏,流行于福建莆田、仙游一带。它是在汉代的傀儡戏、傩戏和唐代的百戏、巫优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宋代莆田诗人刘克庄在《后村先生大全集》里留下了大量记载当地戏曲演出的盛况。如《观社行·和实之韵》第二首写道:“陌头侠少行歌呼,方演东晋谈西都。哇淫奇响荡众志,澜翻辩吻矜群愚。狙公加之章甫饰,鸠盘谬以脂粉涂……”从中我们可知当时演出的剧目是东晋西都的历史剧,有《夸父逐日》、《昆仑奴献宝》等,当时演出的化妆、唱念、音乐、杂技等已十分成熟。

莆仙戏以莆仙方言演唱,在发音上保持了上古、中古汉语“舌尖前音、无轻唇音、无舌上音”的特征。莆田南山广化寺有两座建于宋治平二年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咒》石经幢,上用中梵文泐刻,梵文译音与当今莆仙方言读音相同。在莆田保存的5000多个传统剧目中,可以寻找到已濒消亡的古汉语词汇达90%以上。

在现存1000多支传统曲牌莆仙戏音乐中,源于古代道教音乐的有《绕坛》、《道养》等26支,源于古代佛教音乐的有《月莲花》、《叹佛》等25支,源于唐宋词调的有《沁园春》、《忆王孙》等81支,源于金诸宫调的有《胜葫芦》、《出坠子》等8支,源于宋唱赚的有《缕缕金》、《越恁好》等5支,与南戏曲牌相同的有《驻云飞》、《太子游四门》等146支,与古曲相同的有《木樱桃》、《桂陶金》等90支,吸收外地曲调的有《四季花》、《兰麝香》等32支,吸收了当地俚曲20多支,保留了古代吹奏乐曲有《乐平》、《将军令》等33支。上述曲牌汇成了中国古代音乐的宝库,诚为可贵。

莆仙戏所用乐器继承了宋代戏剧拍、鼓、笛形制,形成了五声音阶独统系统。笛管古称筚篥,宋·陈旸《乐书》载:“即头管者,以其音为众乐之首,故名。花蕊夫人宫词:‘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宫初唱未知名,尽将筚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是五代时亦用筚篥协曲也。”《词源》“音谱”条说:“惟慢、曲、引、近则不同,名曰小唱,须得声字清圆,以哑筚篥合之,其音甚正,萧则弗及也。”可见,莆仙戏的主要乐器笛管是有渊源来历的。

莆仙戏的演出形态如同宋代杂剧。开演时,先吹打“三锣鼓”,唱《思娘家》或《耍孩儿》;接着“彩棚”,唱《下词尾》,咏“哩罗连”咒语,以尊祭戏神“田公元帅”;接下来才是“头出末”上场,就是“引戏”;尔后上演艳段、正剧、杂扮。正剧终了,要“过棚”,就如宋杂剧的“断送”。若为喜庆演出,戏班要加演“弄八仙”、“弄加官”、“弄五福”等,这都是宋代杂剧遗存。

莆仙戏角色称谓中,“靓妆”代表净角,与宋·《太和正音谱》记载相同。靓妆表演时常用竹简为道具、舞台表演时的插科打浑、武戏文做及运用小型刀枪道具等,都是宋代杂剧形态。莆仙戏表演科介中的蹀步、千斤坠、七步遛、簇手、车肩等,古朴高雅,别具一格。其脸谱与1959年在山西省出土的候马金大安二年(1209年)葬墓中的5个戏俑脸谱极为相似。

上世纪60年代,经搜集保存下来的莆仙戏传统剧目达5001个,演出手抄本8000多册,其中宋元南戏剧目,达80多个,不少早已佚散的南戏剧目仍在莆仙戏中保存着。中国著名戏剧家刘念兹在其《南戏新证》一书中说:“就上述已经收藏的莆仙戏剧本数字来说,全国以至全世界还没有别的剧种可以与之相比,它是迄今世界收藏戏剧艺术作品最丰富的一个图书馆和博物馆。”这些丰富的传统剧目是一座浩瀚的艺术矿藏,可从整理改编的《团圆之后》、《春草闯堂》、《三打王英》、《状元与乞丐》、《叶李娘》等轰动中国的莆仙戏名作而窥见一斑,同时,经过不断创新,还涌现出《新亭泪》、《晋宫寒月》、《秋风辞》、《江上行》等经典名剧。

莆仙戏社团自古便形成了一套传统民俗,其崇奉雷海青为戏神,亦称“田公元帅”。每逢演出时,必请戏神“清棚”,演员唱“哩啰嗹”咒语,也叫诵锣。雷海青原是唐明皇的御用乐师,相传唐明皇曾送一班宫廷戏班给在莆田的江梅妃弟弟江国舅,后雷海青因掷琵琶退敌,以身殉国,莆田艺人慕其节义,奉之为戏神。

莆田县戏班子弟有个习俗,每年除夕到离城30里外的壶公山凌云殿聚会,由各戏班各代艺人备置祭礼自由参加。祭祀既毕,在殿上“弄大仙”,随以祭食聚餐,欢叙通宵。此时,年老的艺人若生活困难,由徒弟集资接济,所以,师徒关系非常密切,授艺毫不保留。

莆仙戏是莆仙人千百年来世代传承特独的艺术表演形式,它涉及戏剧学、音乐学、艺术学、文化学、宗教学、历史学、民俗学诸多领域,作为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研究中国戏剧史、文化史、社会史、古汉语的活化石。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郭汉城曾评价:“莆仙戏的价值等同于中国文化、中国戏剧的价值。”正说明了莆仙戏独特、多元的文化、艺术、社会价值,是研究中国古代语言、音乐、戏曲、宗教以及民俗等原始形态的活标本。

如今,由于城市化、外来文化和现代生活节奏和方式的影响,莆仙戏的生存和发展面临严峻的挑战。特别是名老艺人的相继辞世和新生代莆仙戏艺人的缺乏,使传承成为棘手问题。为此,莆田市人民政府和莆仙戏团体制定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有效保护规划,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莆仙戏这一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弘扬。2006年4月,莆田市人民政府出台《保护与繁荣莆仙戏艺术的决定》;2007年3月,福建省政协委员会提出《抢救莆仙戏传统艺术》的议案,莆田市相应作出《关于抢救和保护莆仙戏名老艺人的实施方案》。

政府与社会各界同心协力扶持莆仙戏的传承工作,已确认莆仙戏团体143个,具有法人资格,成员近7000人;确认莆仙戏代表性传承人,其中国家级3人,福建省级10人,市级53人。另外,在加强莆仙戏研究和莆仙戏专著出版工作、场所建设、传播展示等方面也开展了大量工作。

莆仙戏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式与文化空间,与莆仙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无处不融,体现了莆仙人独特的审美价值和精神向往。莆仙戏以顽强的艺术生命力扎根于民间生活的土壤,深刻地影响着莆仙族群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影响着这一方民众的文化、修养与道德。其功用已超越戏剧的本身,升华为一种精神的载体。

福建省人民政府于2005年10月公布莆仙戏为福建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于2006年5月公布莆仙戏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7年6月莆仙戏被莆田市人民政府列入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2009年10月,莆仙戏清唱曲《妈祖女神应笑慰》被遴选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音像作品,搭载“神舟七号”飞船向太空播放。                           (责编/志山)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