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非遗 > 节庆 >

科隆狂欢节的今与古

日期:2013-08-20 16:05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xwj      

在狂欢节的科隆城,每一个人都是风景

2月16日,星期四。

这一天被称为“女人狂欢节”,是狂欢节街头狂欢的正式开始。来科隆参加狂欢节,一定要打扮一番,如若仍是平日的装束,那么,你将会成为街头的异类。

上午10点,顶着料峭春寒,穿上汉服扮成“中国仕女”的我与“火影忍者”好友刚一出门,便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如好莱坞电影一般,科隆城在一夜之间,被奇幻世界的人物占领!一群手拉手的“魔法小精灵”们在“花仙子”老师的带领下过马路;自动提款机前,“青蛙”、“小红帽”和“印第安酋长”有序安静地排队等待着取钱的“超人”;“穿长靴的猫”坐在街边的咖啡座上与“姜饼人”一起吃早餐……乘上有轨电车,坐在帅气“猫王”旁边的空座上,与对面漂亮的“美洲豹”相视一笑。电车的车门就像舞台的幕布,每一次到站时开启,都会有不同的角色登场。

到了市中心,不需问路,跟着行人走就好。因为,所有人的目的地只有一个——老市场的钟楼。在这一天的 11点11分11秒,钟楼将会敲响宣告狂欢节街头狂欢开始的钟声。

穿过如潮的人流到钟楼脚下,却需要有充足的体力“挤”过去。在国人中,身材算是中等偏上的我,这一程也“挤”得一路凶险:被一群陌生的“海盗”劫去合影,不小心踩到了“女巫”的扫把,被几只人高马大的“鹅”挡住去路,低头看路却一脑袋撞到了“人鱼公主”的啤酒杯上……. 短短的百米路程,却让我这位“端庄”的“中国仕女”挤散了头发.

跌跌撞撞来到钟楼脚下的广场,旁边的街道将会是狂欢节开幕游行的始发站。德国人的严谨与秩序即便在狂欢节,也会处处体现。道路两旁虽然里外三层都站满了人,却并不混乱,最前排的多是小朋友和年长的老人。中间站满了女士,而男士们通常会站在第三排以后。因为前排的游人,大都是提前一两小时就排在路边了,所以迟到的后来者,是不会被允许“加塞儿”的。

钟声响起,人群开始沸腾。一队18世纪的绿衣骑士骑着骏马缓步从钟楼旁的拱门走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一辆被包装成一艘渔船的花车,车上几位18世纪淑女装扮的姑娘们,手捧糖果和鲜花向道路两边的人们抛洒。管弦乐队跟在花车之后,与前面骑士同时代的装扮。与之相隔20米,第二组的游行队伍由一辆装饰成城堡的花车开道,“城堡”里站满了身着戎装的小朋友们,他们把手中的糖果撒向路边的人群,一脸的认真。相继而来的花车队伍,各有自己独特的主题。从野马江湖的蒙古军团到现代朋克,这支延绵数公里的游行队伍拉开了狂欢节街头狂欢的序幕。

小朋友们在狂欢节上无论是如何的扮相,都是最可爱的。这些精心装扮成“小精灵”、“小动物”、“小丑”的洋娃娃们拿着足有他们半身高的袋子望眼欲穿地等在那里。等到游行的花车一来,他们一边奋力的喊着科隆狂欢节独有的口号“kamaila(给糖果)!”一边张开袋子,接住花车上抛洒下来的糖果。当然,这不仅仅是孩子们的专利,路人们无论长幼,都会奋力的喊着,伸手去接飞下来的巧克力和糖。接这些洒下糖果的是需要技巧的,我身旁的一位女士,就身手十分敏捷,每次伸手都不落空。而我们这些“新手”只能靠运气,而且要小心不被大块的巧克力砸到。因为抛洒下来的巧克力,有十足的分量!

之所以被称为“女人狂欢节”,是因为当晚是“妇女解放时间”。平日端庄素雅的德国女性,在这一天犹如火山喷发一样,尽情渲泄自己的感情。据说她们可以成群结队地冲进市政大厅,闯入市长办公室,坐在市长办公椅上宣布接管市政权。这一天,女士们会带着剪刀出门,看上了哪位男士,就会跑去剪他的领带。在那天,你要是戴着名牌领带,可就不要上街了。

 大教堂前 ,小酒馆中

参加狂欢节的外地游客们来到科隆,最先要到的地方一定是科隆大教堂。不是因为它会在狂欢节期间举办活动,而是因为这座伟大建筑的魅力不容忽视。它在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记得第一次见到科隆大教堂时,这迷人的大教堂壮观到让我屏起呼吸来欣赏。仅是视觉的震撼便对它的伟大肃然起敬,那是语言无法形容的震撼,让我足足在教堂里呆坐了两个小时。也许是我太爱这座教堂了,每次来到科隆,都要拜倒在它脚下,坐在神龛前感受它的神圣,享受透过彩玻璃窗投来的斑斓阳光,它的每一寸,都是艺术!

从大教堂到莱茵河边,一路上的许多餐厅和酒吧都有着近百年的历史。在狂欢节的晚上,有多场官方舞会举办。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更喜欢流连在这古老的酒吧街上。

 提起德国人,不得不提起他们的啤酒文化。口味醇香的“Kölsch”是用莱茵河水酿造的科隆啤酒。“Kölsch”的招牌,挂在每一家店面门口。而且当你每经过一个热闹的店面,都能听到里面欢乐的歌声,人们不会坐在那里干喝酒,而是通常举杯齐唱狂欢节主题歌曲“alaaf colonia”(科隆万岁)。它的旋律十分上口,即使是第一次听到的我,也能很快地跟着哼唱最好听的几句:“alaaf colonia~”。

德国人的晚间派对,是会从午夜开到凌晨的,早上七八点钟才是告别时间。为了感受老酒吧里的狂欢节派对,我与好友决定一家一家地走。先是走进一家半地下的酒窖里,只见一队讲英文的“火鸡”们排队站在吧台前,等着“瓢虫”酒保斟酒。在这奇幻世界的“派对”里,每个人手里都会拿着一杯啤酒,与投缘的人一起边喝边跳边聊。一边看一只带着“吻我,我是王子”标牌的“青蛙”轻盈地随着音乐跳舞,一边听一个话唠“中世纪农夫”没完没了地对我讲述他所理解的中国。一杯酒喝完,别过这家,到下一家去喝第二杯。

第二家是位于地上的古老建筑,还未进入就听到里面震天的音乐声。这次是被一只带着银色领结的粉红色“兔子”邀舞。“兔子”热心地教我狂欢节的舞步,告诉我他所经历过的有趣故事。一曲结束,与“兔子”挥别,转继走进位于莱茵河边的第三家酒吧。选择这家酒吧的原因,是被它里面人们手拉手挥舞起的手臂以及齐声高唱的歌声吸引的。进门时需要打开随身的手提包,让把守在门边的两位黑衣大汉检查违禁物品,之后才被获准进入。里面人头攒动,人们以吧台为中心围成圈子,与播放的音乐一边高歌一边跳舞。一位“印第安姐姐”伸手邀请我们加入。被她的快乐的笑容所感染,我们很快的就融入到了狂欢的旋律中,在此时的酒吧里,没有陌生人。不管你来自哪里,只要有笑容和真诚,你就会获得欢乐的心情和真心的友情。后来这位“印第安姐姐”还给我寄来了当晚大家狂欢的照片。 

科隆狂欢节的历史,如这个城市一般长

早在数百年前,就相继有学者探寻狂欢节的根源。最终,他们从古罗马时期的宗教祭祀中找到了它的雏形,但那时的狂欢节有着与我们在科隆感受的气氛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罗马帝国会在春季祭祀农神期间,取消社会等级制度之分,贵族与平民不再有身份的高低贵贱。不同于其他宗教节日的刻板,人们会在这不受束缚的一天内载歌载舞,铺设盛宴,朵颐欢庆。与之相似的,还有同是在春天庆祝的迪欧尼索斯酒神节。两个节日的主题是表达对诸神的崇拜与赞誉,但同时也为迎接春天,祈祷丰收而欢庆。这被公认为是狂欢节最初的意义。

本文所说的科隆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城市,位于德国中西部。公元前37年,罗马帝王奥古斯都的女婿阿格里皮在此地建城,该城有“北方的罗马”之称,因居莱茵河南岸要地,此城遂成罗马帝国军事要塞。后因该城为罗马皇后克罗尼娅的出生地,于公元50年,它被正式命名为科隆(Colonia)。

当时属于罗马帝国辖地的科隆,在考古学的研究中发现了公元3世纪的面具,可见当时面具已是当地的文化之一,被用于节庆亦毋庸置疑。这些居住在莱茵河左岸的德意志人,除了在春季祭祀农神和庆祝酒神节等罗马节日外,还保留着在春天伊始,为冬天的结束和向驱逐走冬日邪魔的神灵致谢而狂欢的传统。这是科隆狂欢节所特有的意义。

后来,天主教徒们也接受了这种异教徒的风俗,只是意义变成了赶在禁止食肉、娱乐、婚配等一切喜庆活动的封斋节前,尽情地欢宴畅饮、化装游行,狂欢一场。狂欢节“carnival”来自拉丁语:“carne  vale” ,意思就是“告别肉食”。

 

从假面舞会到穿城游行,狂欢节几个世纪的变迁

进入中世纪,科隆狂欢节的欢庆形式是从传统中保留下来的假面舞会。人们会带着一个夸张的面具出席。从假面舞会发展至现今的穿城游行,科隆狂欢节的欢庆形式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变迁。

1736年,第一场“舞池”活动在科隆市中心的一幢贵族别墅中举办。它不仅要求与会者佩戴优雅的面具,而且提出要穿着异于平常,充满想象力的华服。这一创新形式大受人们的欢迎。随即,“舞池”活动成为科隆上流社会庆祝狂欢节的主要欢庆方式,大大增强了人们对节日的参与性,人们可以借创意装扮来表达个性,这也是狂欢节自由性的体现,是人们都各自打扮成非现实人物的创意根源。人们自由的创意装扮是科隆狂欢节的最大特点之一。

1794年,科隆市被法国革命军占领。法国人在沦陷区的条例中规定,允许居民们保留狂欢节这一当地原有的风俗。即使是在其之后短期占领科隆、以严酷著称的普鲁士人,也没有干预科隆人庆祝狂欢节的传统。  

1823年,“科隆节庆管理委员会”成立,同年2月10日,科隆人举办了他们的第一次“玫瑰星期一”大游行。这次大游行中,不仅首次出现了名为“狂欢节王子加冕”的主题活动,而且还组织结集了游行仪仗队“红色火焰”。

    科隆节庆管理委员会对于狂欢节的欢庆形式不设限制,不仅使狂欢节在其后来的演变中越来越有组织性,而且衍生出了多种主题。1860年,第一届的“幽灵游行”在狂欢节星期六的日落时分举行。1902年,仪仗队为当年的选出的“农夫”与“少女”护航。1906年,有了“王子”仪仗队,而且从这一年起,凡是参加游行社团,都需制作出主题鲜明的创意游行花车。

“王子”、“农民”和“少女”这三种形象至今仍是狂欢节的标志。他们通过全城海选得出,之后要经过一年的各种才艺培训。最首要的就是要会说标准的科隆当地方言,因为他们将在整个狂欢节期间,出席各种重大的活动演讲并表演,发言时必须要讲地道科隆方言。在海选中会产生三名男子来扮演成人版的“王子、农民和少女”人物,也会选出三名儿童来分别扮演这三位标志人物,需要解释的是,虽然人物之一是“少女”,但是因为历史原因,在当时创造出的人物形象时女人无法登台,所以成人版的“少女”人物是一直由男人来扮演的,这个传统保留至今,有区别的是儿童版的“少女”是由女童来扮演的。

在每年一月初,当年选出来的“王子、农民和少女”会到市政厅和市长见面,在那里举行盛大仪式,宣布从当天开始,整个城市的领导权由“王子”获得,直到狂欢节结束。“王子登基大典”的开始也意味着科隆陷入全城狂欢。在“玫瑰星期一”的花车游行中,“王子”的花车是规模最大的,而且永远都是最后一辆,意味着花车游行的结束。

     科隆狂欢节与威尼斯狂欢节和巴西里约热内卢狂欢节并称为世界三大狂欢节,现今的科隆狂欢节早已没有了最初的宗教意义,成为了一个全民参与的娱乐性欢庆活动。目前,科隆已经有160多个狂欢节社团、家乡协会、城区共同体。它们组织大约500场活动、舞会和游行来庆祝这个城市最疯狂的节日。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