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保护与管理 >

周萨神庙 从废墟中重新站立

日期:2015-08-14 10:24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xwj      

▲周萨神庙西南角现状

在吴哥古迹不尽的砖石建筑中,无数寺庙在雨林遮天蔽日的婆娑树冠间隐没,

湿热气候经年累月地蚕食着吴哥王朝显赫时期留下来的雕梁画栋,

门楣上女神柔美的面貌在时间的肢解下变得面目全非。

周萨神庙在这片古迹中并不突出,甚至目前尚未找到有关它的历史记述。

1998年,这座吴哥古迹中损坏最严重的小型寺庙被中国援柬工作队选中,由此开启了它的新生。

出吴哥王城东门,在胜利门外南侧不远处,就是周萨神庙。在当地语言里,“Say”是一个高棉人的名,而“Chau”是 “王”的意思,“Tevoda”则指称“神仙”,然而“Say王”具体是谁,或是一种误传,尚不得而知。

神庙围墙内占地面积约1650平方米,由东、南、西、北四座入口楼门、中央圣殿和南、北两座藏经殿七座石质单体建筑组成。建筑群以圣殿的中心主塔为构图中心,对称布局,主次分明。各单体建筑的墙面和基座均布满雕刻,特别是圣殿主塔部分的34尊仙女雕像,栩栩如生,表现了高棉艺术的高超水平。建筑群东入口楼门外有30米长的高架甬道。周萨神庙的东侧约200米处有暹粒河由北向南流过,神坛向东长112米、平均宽5.5米的神道,可达暹粒河西岸。神道两侧有排列整齐的石柱,并各有一个方形储水池。而在河的东岸同一轴线上,有一座耶跋摩七世在位期间建造的医院,再前面是建于公元10世纪的茶胶寺。在北入口楼门外15米处的横轴线上,有一座宽4.26米,残长5.39米,高0.3米(一层砂石)的平台。

小神庙,大损坏

20世纪初,法国考古队看到周萨神庙时,“整个寺庙几乎被香蕉树淹没了”、“建筑的基座和部分墙体被塌落的石块和杂土所覆盖”、“许多建筑像座坟头”,遗址内遍布荆棘与灌木,祠堂塔、东楼门和北楼门上都长了大树。

周萨神庙是吴哥古迹中损坏最严重的一座建筑之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侯卫东甚至用“一地废墟”来形容他第一次看到周萨神庙的情形:在总共7座主体建筑和两座附属建筑中,除西楼门在上世纪50年代经法国远东学院维修,现保存较好之外,其余8座建筑均已倒塌或部分倒塌了。主体建筑中的两座藏经殿和两座楼门的屋顶和墙体均已坍塌,仅存下来的基座,也出现了严重的结构变形;祠堂塔的塔檐坍塌过半,仅存西半部的2—3层,四个抱厦的基座、屋顶、山花、门楣和门柱等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形和坍塌,尤以南抱厦的损坏情况最为严重。

▲建筑主体归安

此外,现存建筑及散置在寺庙内外的砂岩石块上布满了苔藓和地衣,许多砂岩构件风化破碎。殿堂内的神像均已无存,祠堂塔的地宫被挖开,壁龛被捣毁。周萨神庙倒塌下来的砂岩构件,保存比较完整的约有4000余件。这些构件有的散置在寺庙内外,有的埋在地下,还有一部分被丢弃在寺庙前面的暹粒河中。修复的难度不言而喻。从材料方面来看,周萨神庙虽然是以砂岩为主料的石结构建筑,但用料偏小是它的薄弱环节,例如南、北两座藏经殿的墙体厚度仅有40厘米,采用的是砂岩和角砾岩两种材料混砌的做法,表层是砂岩,里层用的角砾岩,而且角砾岩又是用小块碎石拼凑起来的,没用黏合剂,整体性极差。而周萨神庙的地基恶化了这种情况,大部分建筑出现了不均匀沉陷,甚至连围墙都下沉了。同时,周萨神庙采用悬臂式的叠涩结构,拱顶、拱门和塔都是用石块逐层叠压而成的,属于水平结合的构造。当地基沉陷、材料腐朽或者树根的活动等外力出现时,石块之间就会出现裂缝,承受力降低导致大面积部件的脱落直到最后的倒塌。周萨神庙排水不畅,维修前整个建筑几乎浸泡在水中,许多殿堂的地基被扭曲,建筑物出现裂缝和崩塌,尤为严重的是,当潮湿的水汽伸进岩石后,强度降低并长出大量的霉菌和苔藓,严重腐蚀了浮雕花纹,加速了石刻艺术的毁坏。此外,吴哥地区地下水位在旱季和雨季的巨大变化和超量开采也是加速周萨神庙毁坏的重要原因之一。

▲石构件拼对

7年,重起一座庙

无须讳言,就吴哥古迹的保护而言,中国是后来者,也正如某些国外专家所说:中国的古建筑是以木结构为主的,对以巨石为主的吴哥建筑不熟悉,缺乏维修保护吴哥的经验。对中国来说,修复如此复杂的周萨神庙的确是一个新课题,无论是维修原则,或是具体的维修方法。我国对周萨神庙的修缮工程是从1998年开始的,工作程序分为前期研究和施工两个阶段,1998—1999年为前期研究阶段,主要工作有考古调查、工程地质勘察、建筑残损情况调查、制定维修计划和施工的准备等项工作,完成了“吴哥遗迹周萨神庙考古报告”“周萨神庙岩土工程勘察报告”“周萨神庙建筑材料工程性能研究报告”“周萨神庙岩土工程勘察报告”“周萨神庙建筑材料工程性能研究报告”“周萨神庙测绘工作技术报告”“周萨神庙复原设计论说”等,在此基础上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柬埔寨吴哥管理局提交了“周萨神庙修复工程前期研究报告”和“周萨神庙南藏经殿、甬道及十字平台维修工程设计说明书”两份文件。1999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原则批准了周萨神庙的维修计划,同意开工。

2000年4月动工,2007年6月竣工,历时7年。

周萨神庙的修复,借鉴了许多国家的成功经验,特别是法国专家创造的原物重建法的经验。“原物重建法”是近百年来吴哥古迹保护的一种有效方法,他们主持维修的女王宫、班提色玛寺、蟠龙寺等建筑至今仍备受各国专家的推崇。特别是第一次采用“原物重建”工程的女王宫,“摇身一变成为吴哥的珍珠”。他们选中女王宫进行“原物重建”工程的理由,除了看中其艺术价值外,也因为它掉落的石块确定能全部找到。采用“原物重建”的基本条件,是必须有足够的建筑物本身塌落且保存基本尚好的构件存在,或者说以原始构件为基础,依据建筑结构予以重建或修复的方法,方可称之为“原物重建”。

周萨神庙基本具备了这些条件,寺庙周围散置的4000余件砂岩构件,都是周萨神庙各个单体建筑塌落下来的,经过耐心的拼对,大部分构件都能组合成型,并能确定它原来所在的位置。

▲周萨神庙北塔门修复前后对比

但在具体做法上,中国专家又有新的发展。周萨神庙维修工程遵循的基本原则是“抢险加固、遗址保护、重点修复”。有人曾说,“高棉的那些庙不用水泥,也没有地基。全是骨牌堆的城堡。”周萨神庙的维修注意到尽可能对基础进行加强的技术环节,但没有采用以水泥作为基底与土地隔开的做法,也没有在墙的后面用水泥加固。此外,在基底上加筑了一层厚约30厘米的三合土垫层,并将原来的角砾岩基础深度增加了60— 90厘米,并将基础石块之间缝隙灌浆了水泥砂浆,防止基座内砂土的流失。

经过近7年的维修保护,周萨神庙的险情得以排除,塌落的构件大多都已归安复位,残损的构件做了修补加固,寺庙的环境进行了初步治理,一组濒危的建筑从废墟中站立了起来,恢复了青春活力。对于周萨神庙的维修方法,柬埔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也给予充分的肯定。柬埔寨文化部的一位官员说:“中国把散置难看的构件拼对成型,修旧如旧,像古代的一座庙宇的做法,是保护吴哥第一的好方法。”

 

周萨神庙的年代问题

由于目前尚未发现有关周萨神庙的历史记述,神庙中也没遗留下铭刻等文字记录,所以有关神庙的年代及建筑者等问题的结论都是现代研究的结果。根据法国学者的研究,周萨神庙的建筑风格与吴哥寺、托玛侬神庙、班提色玛寺等基本一致,而后者均为苏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II),即公元1113—1150年在位期间开始建造的,所以周萨神庙也可能属于这一时期的作品。更有研究者根据周萨神庙的高架甬道的形制与风格和两侧的水池布局的特点同建筑于11世纪中期的巴方寺相类似,而进一步提出周萨神庙应建于11世纪中期的看法。但目前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建于12世纪上半叶。

由于周萨神庙是印度教寺庙,阇耶跋摩七世时期信奉佛教,可能捣毁了印度教神像,而阇耶跋摩八世改奉婆罗门教时,又捣毁了佛像。祠堂塔和南楼门山花上被凿毁的雕像和被埋在地下的许多无头雕像,可能都是宗教变革时毁坏的。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