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透过文化以提高生活质量

日期:2013-08-26 09:49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岳桦 杜雪      

韩国文化院坐落在北京光华路使馆区的一座四层大楼里,一扇古朴的木门将访客迎进了充满韩国文化气息的展示大厅。韩国驻华文化院前身为韩国大使馆文化新闻处,是韩国政府宣传韩国国家形象和文化艺术,促进文化产业合作的机构。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颁布之际,韩国驻华大使馆公使参赞兼文化院院长金翼兼先生就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话题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

文化:让生活更丰富美满

《世界遗产》:韩国是一个非常注重保护传统文化的国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韩国政府就建立了保护文化遗产(韩语称“文化财”)的法律体系,这样做的动力和目的是什么?

金翼兼: 韩国在很久以前就认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和对未来的价值,为了有效保存和发展文化遗产付出了很多努力。我国的经济起飞始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朴正熙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还推动了文化的重建。这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做法。

我们经历过日本的殖民统治和1950年的战争,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受到了严重破坏。在经济发展的初始阶段,政府就认识到文化财的重要性,十分重视文化在经济发展中发挥的作用。当时总统聘请了多位经济顾问,还特别聘请了文化财方面的专家,常常和他们探讨如何利用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来恢复韩国的民族精神,激发人民勤劳工作。1962年实施的《文化财保护法》,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

《世界遗产》:文化院网站上有这样一句话很醒目:“透过文化以提高生活质量的国家”。如何来理解文化的这种作用?

金翼兼:经济发展之初,人民对文化的需求很少,但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文化方面的需求会不断增加。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经历。我认为文化有很多作用,其中最基本的作用就是让人民的生活更美满、更丰富。物质生活富裕起来了,人们自然会向往文化活动,如去看表演、看展览,去旅游等。因此在巩固传统文化的同时,我们还要开发、创造让民众欣赏的新的文化内容,这就是我们提出的“透过文化来提高生活质量”。这是文化作用的第一个重点。

第二个重点是要仔细考察21世纪文化的新变化。我觉得进入21世纪以来,文化方面产生了三个重大变化。首先,19、20世纪,各国政治、经济快速发展,文化的作用被经济增长所掩盖,被忽视了。进入21世纪以来,文化反过来成为引导政治经济发展的因素,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最近很多人说文化的力量象征着真正的国力。其次,东方文化重新崛起,越来越受到重视和关注。第三,文化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除了能让人民生活更丰富、更美满之外,在国力发展过程中还直接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完备的管理:保护传统文化的基石

《世界遗产》: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韩国政府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并取得了怎样的成效?

 金翼兼: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通过拥有传统技艺的传承人或团体表现出来,所以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是以保护相应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为核心的。

20世纪60年代,为推动《文化财保护法》的实施,我国政府除了将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文化遗产进行修复工作外,还实施了一项重大举措,就是每年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文化遗产表演大会。在我们各道(类似中国的省)政府的主持之下,举行地方层次的选拔大会。各地方的文化财都能在选拔大会上得以展示,优胜者可获得机会参加全国性的比赛。全国性的比赛规模很大,在能够容纳二三万名观众的体育场举行,总统也会亲自出席和颁奖。在法律制度和具体措施的推动下, 70年代以后韩国逐步建立了系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

在管理层级上,非物质文化遗产分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地方政府(道/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两种。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技艺的个人或团体被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或传承团体。以宗庙祭礼乐为开端,自1964年到现在我国已确立了国家级非遗125项,确定技能传承者183名;道/市级非遗387项,传承人427人。

《世界遗产》:1993年,韩国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制度的提案,并得到采纳。韩国的保护制度具有哪些特点?

金翼兼:在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下属的文化财厅是文化遗产的管理机构。该厅负责组建的文化财委员会由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以及专门从事传统文化工作的艺术家组成,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提供咨询审议的机构。

与其他国家仅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做法不同,韩国的保护制度对传承人、传承教育助教、进修生和奖学金学员进行了分级。个人和团体传承人系由地方政府推荐,经专家评议后由文化财委员会批准确定。传承教育助教由文化财委员会从优秀的进修生中选出。进修生须接受3年以上的传承教育,他们和奖学金学员一样由传承人推荐选出。选拔的步骤通常为先由地方政府推荐,随后文化财委员会审查,有关结果要公示30天以上,最后才能确定。这个制度比较完备、系统,受到了各国专家的肯定。

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政府除提供制度和经济上的支持外,还通过建立及经营传授教育馆、将原始资料进行数字化处理等方式,努力使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加贴近民众。

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也还有需要改进之处。我曾在西欧一些国家的小山村里看到不少博物馆,里面展示着乡村的历史、习俗以及当地特产等。展馆虽小,价值却很大。在韩国的大城市及历史文化遗产较多的地区,都建有各类博物馆,甚至是国家级的博物馆,但除此之外,散布在全国各地包括风俗习惯在内的文化财展示空间还很不够。

文化传统:如何在继承中发展

《世界遗产》:博物馆给大众提供了展示传统文化、追寻历史记忆的空间,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正价值还在于“活”的传承,也就是让它“活”在我们的生活中。您如何看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这二者的关系?在全球化的时代,又如何突出民族文化的独特性?

金翼兼:我认为,文化遗产的价值体现要经过三个发展阶段,即保存、融合和创造。不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有形文化遗产,若只谈遗产本身,则不足以显示其价值。只有与时代的发展结合起来,才能突出文化遗产的价值。这里的前提是,要尽可能完整地保存传统文化,这是最关键也是最基础的工作。在此基础之上,融合一些现代的、多元的文化因素,进行创新尝试是非常必要的。这样的尝试若赢得了民众的积极反响,对推广本国文化十分有益。即使大众对一些尝试没有兴趣,也不必担心。所以,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要不断进行尝试。

我们文化院最近在大门的窗上装饰了一个新标志,这个标志借用韩国传统门窗装饰纹样的元素,进行了现代设计。这就是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的一个尝试。同样的设计理念还可以应用推广到其他产品上,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如此将经济和文化结合起来,就能把传统与现实很自然地联系起来了。

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每个国家对待多元文化应该持包容态度。在过去的19、20世纪,文化往往是单方面推进的。但是到了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对多元的社会文化若没有包容态度,这个国家是没有办法发展的。以前我们的生产体系是少品种大批量生产,现在则变成了多品种小批量生产。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实际上是工业经济、文化建设及环境保护的结合。挖掘东方文化的价值,提升传统文化的人文价值及经济价值,是我们今后工作的重点。

《世界遗产》: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遗产名录》以及我们的日常生活都能关注到,一些传统的技艺正面临后继无人的状况。韩国是如何吸引年轻人自觉并积极参与保护传统文化的?

金翼兼:年轻人的特点就是有一点自我意识。勉强灌输的方式,他们并不接受。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当时年轻人的观念就是如此。大学六七十个俱乐部中,大约五六个是与传统艺术有关的。与其他流行的社团相比,参加传统艺术社团的人并不多,但一些与生活相关的文化传统还是逐渐受到学生的欢迎。以传统音乐为例,我们有一所国立国乐院,是继承新罗时代由皇室设立专门表演韩国皇宫音乐的机构,距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了。在日本殖民时期,皇宫音乐机构一度衰退。1948年大韩民国政府成立后,这个机构改为国立国乐院,并逐步恢复功能,现如今已成为保存韩国传统音乐最为重要的机构。如今韩国已有20多所大学设立了国乐系,专门教育和研究国乐。我们还设有国立国乐高中,培养年轻人的国乐素养。此外,韩国在国语教学方面也十分重视民俗和传统的教育。所以,通过普及教育来培养年轻人关注传统文化是保护传统文化的最好方式。

《世界遗产》:我们认为,国际间的交流对于各民族文化遗产的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贵国驻华文化院在与中国开展合作中,文化遗产领域有着怎样的交流与合作?

金翼兼:文化院要推动的工作很多。驻华文化院于2007年3月22日设立,距今已有4年的历史。设立文化院最主要的目的是通过文化交流与合作,推动韩中两国关系健康发展。近几年,中韩民间就文化遗产问题曾发生过一些争执,比如2005年韩国就江陵端午祭习俗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一些人对此有误解。其实我们申遗的重点是韩国江陵地区端午节进行祭祀的风俗习惯,并不在意端午节是哪一个国家的节日。江陵端午祭从形式和内容上都与中国的端午节文化存在着差异,具有很强的文化保存价值,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批通过了这一申请。

在过去4年中我们开展了很多活动,最让我高兴的是中国人民加深了对韩国文化、韩国人和韩国的理解。我作为中间人非常自豪。韩国人最讲究、最重视的就是“和平”精神以及共同体的建设,这是一种共同繁荣、共同发展的观念。虽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立场,但是东亚国家大体上就是在和平共处基础上共同发展、共同繁荣起来的。我希望通过文化院的活动能够让更多的中国民众感受到韩国人民对中国的热情,感受到我们对东亚共同繁荣与和平的愿望。为此文化院也将继续努力。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