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大美星球影像——摄影家王琛的生态视野和他的航拍世界

日期:2013-11-05 09:55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刘艳丽      

刚从四川回到北京,就接到办公室电话,说一本《地球密码》的书到了,随后同事打电话过来说,王琛的《地球密码》很震撼,你得看看。

《地球密码》?这个书名倒是不错,有创意。可是,王琛是谁?他在哪儿呢?王琛在深圳。是深圳企业家摄影协会新上任的执行主席。深圳是创意精神之都,深圳企业家大都具有开拓创新的精神。《地球密码》的书名出在深圳这个地方就不奇怪了。我笑一笑,摇了摇头。

深圳,这个改革开放前沿阵地,企业家是这个都市的基本细胞。随便在街上一走,就能找出几个企业家来,这支持了国家始终将改革开放及新方向的试验区放在深圳。企业家是深圳的骄傲,可是,深圳不是文化沙漠吗?大家都这么说。

“琛”是珍宝的意思。见到王琛之前,我做了7年的生态教育工作,跑过我国的大部分自然保护区,见过很多对大自然充满热情的人。但是,我仍然无法想象,如果一个人总在高空,如上帝之眼般俯视地球生态面貌,他会怎样看待这个地球呢?”

王琛出身于印刷行业,最初他在新华彩印厂做编辑工作,后来经商成了一名企业家。2003年,偶然的一次机会,王琛搭乘空军飞机,在高空之上,俯视横断山脉。古老苍茫的山脉壮阔冷峻,充满威严。地球大生态之美让王琛心里一动。

“不过那时对自然的认识是比较初级的,拍高山,河流。只追求图片美。其他没有太多的想法。”

2007年,王琛在非洲航拍大迁徙,他花了大价钱。当飞机一起飞,看到脚下万千生灵,王琛的心猛地被触动:“野生环境下的那种生灵涂炭,”王琛说,“让人深切感受到环境是什么,它是生命的依托。生命在那一刻显得无比飘零,它离不开环境。”

现代社会的环境巨变也很快引起了王琛的注意。

每次航拍前,王琛都要做功课,跟当地人聊。当地人总是跟他提到:你看这个地方,以前猎豹有多少只,现在没有啦。那个地方以前鸟有多少只,现在也没啦,它的食物少了,所以它也消失了。在很多地方,他都听到这种话。

在高空之上,王琛感受着环境的变化,观察到物种命运的变迁,“心里老想着这个东西,觉得是不是整个环境都出问题了?”这些疑问在他的心里沉淀,并转化为画面。

5月,甘肃酒泉湿地,机翼投影在湿地绿色的水域中,沙漠中绿洲的美丽与脆弱让人动容。

6月,柬埔寨吴哥窟,资源的耗尽使得璀璨古文明衰落,只留下空空的城池。

7月,清晨的阳光照进横断山脉,古老苍茫的山脉壮阔无边,勾起人类久远文明的回忆和神话起源。

8月,尼泊尔特赖地区,丰饶的农业文明使得人类定居,这悠久文明结束游牧狩猎的动荡生活。

9月,肯尼亚动物大迁徙,浩浩荡荡的队伍穿过草原,跟随降雨云,追随雨水,谱写千万年的生存法则。

数年坚持航拍并非易事。王琛在追梦,也在寻找答案。接下来的一件事激发了王琛的行动。

2008年深圳企业家摄影协会成立4周年,王琛和企业家王石一起去王石担任会长的阿拉善SEE生态联盟,王石在那里投了资金种树。

“王石一路把阿拉善的思想灌输给我,他说,北京的沙尘暴是因为阿拉善刮起的沙,吹到北京去了,他要去阿拉善种树,挡住风沙。”

他们也航拍了阿拉善。

“当王石在飞机上站起来,看着地上他种的树,他一下子愣了。他说我要疯了,没法弄了,我花了一个多亿,两个亿,种那么多树,可是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小树那么一点点,飞机一起来,看见的只有大沙漠。在大自然面前,我们人类实在太渺小了。”

王琛的感触也很深。“靠我们这点人,这么一点微薄之力,付出的一切都太渺小了。要维护地球的大环境,需要每个人去关注和付出。”

从阿拉善回来后,王琛就整理出版了《地球表情》。

“我就是以这种形式,通过一种新摄影艺术的表现和文化,使人感觉到需要保护地球。然后从2008年开始准备,一出来就获奖,2008年我又开了两次飞机,去南极再去印度洋。 因为我这个人喜欢跑,所以跑了以后,也拍了很多关于地球环境的片子,出了《地球温度》。”

《地球表情》出来后好评如潮,当年就获得了中国摄影金像奖,之后,王琛又整理出版了《地球温度》《地球密码》一系列画册。《地球温度》2011年在美国荣获印刷届奥斯卡大奖“Benny Award(班尼奖)”。《地球温度》卖了200万,全部捐给阿拉善SEE生态协会。

“你的这些作品都是航拍?”

“对,在上空看到的世界它是一个整体的,这很重要。你明白整体与局部的关系,那你看到的世界就不一样。”王琛说道。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