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申遗 >

一路艰辛一路歌——吕平回首赤水丹霞申遗路

日期:2013-08-21 12:59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雪涌 戴志刚      

在赤水,记者采访到赤水丹霞世界自然遗产申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市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副局长、旅游开发投资公司总经理吕平。这是一位极有个性和能力、富有魄力和魅力,也是亲历亲为赤水丹霞申遗全过程的政府官员。随着吕平激情洋溢的谈吐,记者于激动和振奋中重温赤水人申遗的一路艰辛,共享赤水人心路上的欢歌。

赤水丹霞正式启动申报到成功接近三年,国家层面正式批准申报是两年。

2006年在上任赤水市旅游局长之前,全市所有好的景区好的风景我都走遍了,因为我曾经在报社和旅游乡镇当过主要领导,所以对赤水的遗产资源心里很清楚。在其位,谋其政。于是,我提出近期赤水旅游发展的三个目标:一、要申报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二、要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三、赤水丹霞要力争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前两个目标在2008年已全部实现。

赤水丹霞是青年早期丹霞地貌的典型代表,面积达1200多平方公里,是全国面积最大、发育最壮观的丹霞地貌。中山大学地理系教授、丹霞地貌学家黄进教授评价赤水:“其发育之典型,色彩之鲜艳,面积之大,堪称‘华夏之冠’”,所以有“赤水丹霞冠华夏”的美称。

其时,由湖南建设厅牵头5省9个风景区联合提名申报的“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已经运作一年了。当时我认为,赤水丹霞资源禀赋这么好,为什么不加入申报行列呢?以“中国丹霞”名义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没有赤水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参加这次申报。

于是,我开始向赤水市委、政府主要领导汇报,得到了领导们的肯定和支持后,开始争取省建设厅的支持,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建设厅对我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实际上,省建设厅的批评是有道理的。赤水早在1994年就已经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但发展得太慢,管理也差。特别是2004年,还要把赤水的几个景区委托给外来的旅游公司经营,在建设厅本已明确表示景区是国家的资源,只能特许经营,不能转让。为此,建设厅大为恼火,那几年省建设厅与赤水市的关系很不融洽。

所以,当我和分管副市长向建设厅领导汇报申报请求时,得到的是否定和批评。最后,我请我们书记、市长再去请示,并再次向厅里诚恳表示将收回景区经营权,我们一定改正。我们的真诚感动了省建设厅。当时厅里牵头申遗的“南方喀斯特”正处于关键阶段,所以要求我们赤水丹霞相关的申报准备工作可以先做起来。

2007年上半年,省建设厅把赤水的申报请求上报建设部。当时城建司司领导正好来贵州验收景区环境整治的情况,发现赤水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没有管理机构,还把经营权委托给别的公司,特别批评指出“赤水是一流的资源、二流的管理、三流的利用”,“连管理机构都没有,还申报什么世界遗产”,而且马上就在中央台新闻联播通报批评赤水,甚至亮黄牌,要取消赤水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牌子。

省领导、遵义市领导看到相关报道后,严厉责问我们是什么情况,“搞的什么名堂”。当我把相关问题作了情况汇报后,省领导当即批示马上成立管理机构。于是,仅仅两个多月,赤水市风景名胜管理局(正县级单位)在2008年初正式挂牌成立。

但是,一直到2008年5月,建设部同意赤水丹霞申报自然遗产的文件还没下来。当时中国丹霞申遗的文本即将全部完备就绪——对接相关工作已刻不容缓。省建设厅李光荣厅长亲自带队直奔湖南建设厅协调。“中国丹霞”联合申遗协调工作由湖南建设厅牵头。几经沟通和争取,湖南建设厅领导及申遗办都认可赤水的重要丹霞资源价值,但表示很困难,因为目前的5省9地全部申遗入选已经是难度极大,赤水再加进来恐怕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所以其他省也肯定会有意见。最后,他们提出必须要有建设部的批复文件才可以加进来。

事不宜迟,我们兵分两路。李厅长和赤水市委穆书记等领导直飞北京去建设部申请批复,我赶到广州找申遗专家组组长彭华教授。彭华也是不敢答应。他建议,正在申报的中国丹霞地貌属于东南温润地区低海拔丹霞,而赤水属于西南高海拔丹霞,可以和西北干旱地区丹霞一起,等待以后第二批的申报。但我明白,就目前的国际申遗形势,很难想象将来会有第二批中国丹霞的申遗。所以,我们是坚定信念,一定争取赤水丹霞加入申遗。

2008年6月2日,建设部同意赤水加入“中国丹霞”申报系列的文件下发,湖南建设厅刚开始甚至不相信。而彭华也认为7月份申报文本就要上报建设部,赤水如果加进来,全部文本就得重新编制,但从时间上看一个月根本搞不完。我们却心里有数:贵州有一个申报“南方喀斯特”成熟的专家组,对申报自然遗产程序轻车熟路,正好可以做赤水文本。我们马上落实并请来贵州专家组,协助彭华将申报文本按时重新编制完成。

8月份,申报文本上报建设部并进行讨论。之前,各丹霞申遗地是按照加入的先后排序的。贵州专家组提出,应该按丹霞地质地貌形成的先后顺序进行科学的排序,编成一个完整的“中国丹霞”故事,这样才会更利于得到国际上的认可。此提议受到反对,争论了两天没有结果。最后,申遗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王智光说再争无益,就按科学排序。因为赤水丹霞属于青年早期的典型代表,这样就从最后一位进入排到了第一位。

挤进申遗文本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赤水自2007年启动申遗以来,我们先后请了美国、加拿大、新西兰、英国、澳大利亚等12位IUCN的专家前来赤水进行考察,赤水的遗产价值得到了专家的一致肯定。我们明白,赤水的资源是一流的,所有的努力都建立在这种信心上。

2009年2月,自然遗产预备名单审查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国丹霞”项目进入国家层面最终敲定的时刻。由于遗产申报点太多,必须要有删减。保留谁、去掉谁,成为关键。说实在的,谁的心里都担心得要命。于是,各申报遗产地在争取入围的过程中展开了激烈竞争。没办法,建设部只好召开党组会议来确定申报名单:一个省一个申报遗产地。最后,中国丹霞申遗文本经国务院领导签字后作为国家层面正式报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我忘不了,当最终名单公布后,从名单上撤下来的申报地的书记和县长都哭了。自2005年启动近5年来,各地、县(市)为了申报世界遗产,单在环境整治过程中,投入少则几百万,多则上亿元。一下子从申报名单中撤掉,地方领导感到实在无颜见江东父老。

幸运的是,赤水最终进入了国家层面的申报序列。但是,我们面临的形势很不乐观。9月份IUCN的专家就要来验收考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我们必须要让景区内的网线全部入地,标识标牌重新设置,影响环境的民居重新安置,水电站要拆除,等等,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

让我欣慰和庆幸的是,穆嵘坤书记年龄不大,魄力很大,他顶着压力,统一思想,一个字:“干”。市委迅速组织相关专家编制环境整治方案,遵义市、省委政府明确批复,大力支持。当每年1000多万利润的水电站要拆掉,153位职工写下反对书并按了手印,还组织到政府上访。穆书记认真听取群众的意见,分头落实群众的困难,在遵义市、省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使水电站职工的利益没有一点损失,从而保证了相关工作顺利进展。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

2009年7月,当6个提名点进行分别验收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赤水是要拖后腿的。9月份大家再来看时,赤水已经大变样。期间,省申遗办领导驻扎赤水全力指导赤水申遗各项工作。建设部左小平处长说,真没想到赤水能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环境治理得这么好。我说,为了吃生态饭,我们把今后十年的事提前做了。

IUCN专家第一站先来赤水考察。我们在北京机场迎接的时候,安排摄影记者将其头像拍下来,传回赤水。然后包专机从北京将他们接过来。当专家们来到赤水时,看到自己巨幅头像和长长的欢迎队伍时,竖起大拇指:“中国人很棒,了不起!”让他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中国式的热情。

可以说,我们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但都一个坎一个坎地坚持了下来,一直到迈进巴西世界遗产大会的会场。在审议“中国丹霞”项目时,国际专家强调最好只保留3~4个遗产地。但是经过我们内部的有效沟通,团结一致,向国际专家多次雄辩争取,“中国丹霞”终于在2010年8月2日表决通过,成为中国第八个世界自然遗产。赤水也终于迎来了不眠之夜。

几年来,压力很大,向各级领导汇报争取支持非常艰难;阻力很大,一直有很多质疑的声音需要面对。更何况,申遗成不成功是国际上说了算,这当中各种可能性都有,风险很大。在不断出现的严峻挑战和巨大压力面前,我有一段时间甚至有过放弃的打算。但是,还是咬牙坚持到了成功。

应该强调的是,“中国丹霞”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此类举措在世遗申报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以后恐怕也不会有。我的体会是,审议和表决的过程,我们看到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祖国在国际舞台的话语权在增强。当然,IUCN的主席至今对我们坚持保留六个提名地的做法仍旧有意见。正因为此,我们一定要按照国际规则将我们的自然遗产地保护好、利用好,将我们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兑现。

对于遗产地,我们一定要坚定保护的决心,一旦开发过度将后患无穷。目前,赤水丹霞世界自然遗产管理局已经成立。赤水丹霞景区的保护修编规划也已经重新编制,水监测、空气质量监测、森林防火监测、植被病虫害、地质灾害监测等均进行了科学规划。一定要把人类的遗产世世代代保护利用下去,形成长效机制,即便领导换了,这种良性循环的体制也要延续。

在观光区除了步道和卫生间等必须的基础设施,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建,全方位保护;在缓冲区适当提供人们观光的需要,像赤水大瀑布、佛光岩、竹海等全都在核心区边缘;而供人们吃喝玩乐的休闲场所全都建在市区里。这些措施,完全符合北京大学世界遗产中心主任谢凝高教授提出的“在山上玩,在山下住”的自然遗产保护发展理念。

赤水是世界级的大公园,其生物多样性、植被覆盖、瀑布的形态,都至真完美;其丹霞地貌、竹海、桫椤王国,是无比珍贵的自然遗产。如今,我们最担心的是怕我们的规划理念、思路、标准跟不上。赤水一定要发展成为国家级的生态城市、国际休闲旅游城市,这也是我们选择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通过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过程,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同时使赤水市30万人民在遗产保护理念上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可以预见,今后赤水生态、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将大大得益于赤水丹霞世界自然遗产。2012年,赤水到重庆、泸州的高速公路开通;2013年,赤水到遵义、贵阳的高速公路开通。届时,赤水将迎来跨越式发展的新时期。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