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申遗 >

七三一旧址:日军侵华罪行的见证

日期:2015-08-12 11:34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金成民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以下简称七三一旧址)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唯一保存完整的细菌武器研发和生产基地,是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非人道、反人类罪行的历史见证。1945 年,七三一部队在溃逃前夕,自行炸毁了用于细菌实验和人体实验的大部分建筑和设施,目前共有23 处旧址被保存下来。2012 年11 月,七三一旧址成功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难以湮没的历史

细菌战是日本帝国主义推行侵略政策的产物。1933年,日军在哈尔滨市南岗区建立细菌战基地,即“石井部队”,化名为“加茂部队”,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石井四郎任部队长。1936 年春季,“石井部队”在平房设营驻扎。1938 年6 月,日本关东军颁布第1539号命令,将石井部队营区、日本空军8372部队营区和平房镇共120平方公里范围化为军事特别地;同年9月,“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大部分人员、设备迁至平房本部。至此,一座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战研究基地正式建成,成为日军策划、组织和实施细菌战的核心机构。

1941年,关东军司令下令全军所属部队及机关都采用番号时,“石井部队”正式改称为“满洲第七三一部队”。在1939— 1942 年的三年时间里,七三一部队成为日本细菌武器研究中心和细菌战策划指挥的大本营。

↑20世纪40年代初建设中的七三一部队平房核心区

↑被炸毁的锅炉房

↑残留的铁路专用线

七三一部队的战争犯罪行为主要是人体实验和细菌战。人体实验是七三一部队反人类的一项犯罪恶行,他们违反国际公约,通过“特别移送”手段获取“人体实验材料”,对不同年龄、性别、国别、肤色的人群进行真空、冻伤、霍乱、结核、炭疽、梅毒等细菌感染和活体解剖等实验。据档案资料记载,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实验的种类多达31种,手段残忍,令人发指,严重践踏人权和生命尊严。

从1940年以后,七三一部队开始联合南方细菌部队先后在中国的吉林、江西、浙江、内蒙古、广东和云南等地制造细菌战,将大量染有细菌的食品、粮食和动物投入城市和村庄,使大量无辜的儿童、妇女、平民,以及家畜、野生动物和山川河流等自然资源遭受污染,造成大面积的霍乱和鼠疫流行。云南省档案馆《日军侵华罪行实录》中记载了七三一部队在云南保山县制造的霍乱灾难:“(1942年)5月12日开始,霍乱在城乡大流行,沿滇缅公路继续蔓延…… 5月中旬至6月,为霍乱大流行高峰期,染病者,上吐下泻,腿转筋,朝发夕死,几天之内各村寨几无幸免之家。一些村子两天内死亡六七十人,有当日埋别人,而次日被人埋者……惨死者不计其数,死尸遗弃路边沟壑,无人料理。”史料表明,当年七三一部队所研制的细菌危害极大,每0.24克纯细菌足可污染4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水源,而731部队所造的纯细菌是以吨计算的,其危害足以毁灭整个人类。

规模庞大的旧址遗存

1945年8月,七三一部队炸毁大部分建筑、设施之后便全部溃逃。其炸毁后的建筑设施作为日军侵华罪证、细菌战罪证便永久地保留下来,形成了现在七三一旧址的基本格局。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属近现代重要史迹,遗存年代为1936—1945年。现有旧址23处,重点保护区面积24.8万平方米,开放面积14.8万平方米。

↑冻伤实验室旧址

现有旧址按展示区域可分为五大类:一是核心展示区,包括本部、南门卫兵所、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结核菌实验室、冻伤实验室、铁路专用线、细菌弹组装储存室、锅炉房、瓦斯实验室、瓦斯地下储藏室、黄鼠饲养室、小动物地下饲养室、病毒实验室和地下通道旧址;二是特殊武器研制厂旧址展示区,主要是特殊武器研制厂旧址所在重点保护区;三是动物繁育室旧址展示区,主要是动物繁育室旧址所在重点保护区;四是宿舍区旧址展示区,包括15栋宿舍建筑及相关街区配套设施;五是分布于集中展示区外的展示单元,包括航空指挥所、给水塔、焚尸炉、动物焚烧炉、城子沟野外实验场和细菌弹壳制造厂遗址展示单元。

↑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遗址

七三一旧址遗存完整,规模庞大,真实地记录了七三一部队进行细菌实验和细菌战的全过程,史实清楚,证据确凿。七三一旧址是日本侵华历史的罪证,也是侵华日军销毁罪证的罪证,还是大批中外抗日志士、无辜公众在此罹难的纪念地。七三一旧址是残酷的战争留给我们的特殊记忆,是警示世人热爱和平、反思战争最真实、最具说服力的实物例证。

人类反思的路标

二战结束初期,大部分七三一旧址被工厂和居民修复利用。1983年,成立专业管理机构——“哈尔滨日本细菌工厂罪证展览馆”,即现在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陆续将被占用的旧址收回,并迁移了旧址区内非原有建筑。其中本部旧址收回后被用作陈列展览使用,其他旧址修复后基本保存原有格局。

现有档案保存的七三一部队核心建筑区航拍、细菌实验、人体解剖以及培训结业等合影照片,人体实验、各种细菌实验报告,“特别移送”文件,是证明七三一部队性质与行为的有力证据。馆藏文物细菌培养箱、石井式滤水器、实验器皿、细菌弹残片等,多为战后在旧址废墟中采集或旧址发掘出土,是细菌武器实验生产的见证。保存在中国、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各大档案馆的实验报告、证言笔录、大量的原始档案、历史文献、旧址勘测与挖掘报告等,反映了七三一旧址信息的真实性。

↑七三一旧址展览馆展示的特殊武器与设备,依次分别为感冻针、注射针头、测量仪、背负式自动喷雾器。

如2001年、2007年,美国国家档案馆分批次解密了近10万页的日本帝国主义政府战争罪行的资料,其中就有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炭疽菌、鼻疽菌和鼠疫菌实验的报告书,三份报告长达1522页,里面详细记录了实验数据、彩色解剖图及人体器官感染和病变的情况,真实再现了七三一部队进行活体实验的犯罪事实。

从世界范围看,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和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都是战争对人类造成巨大伤害、产生深远影响、具有突出普遍意义的遗址。同为人类历史上战争对人类摧残的最重要历史遗迹,中国七三一旧址是日本违背国际公法,违背人类文明准则,有计划、系统地进行活人实验,并将细菌武器应用于战争,对被侵略国家的人和自然环境造成巨大而长久损害的历史见证。

七三一旧址作为二战纪念性遗产,其存在应成为人类反思的路标,反思科学研究的意义、价值和作用;反思战争对人性的扭曲和人类尊严的践踏。今天,我们保存、保护规模庞大的七三一旧址,也是站在维护历史、尊重人权的基点上,弘扬世界人民热爱和平、追求和平的共同精神。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用国际语言推动长征路线申遗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