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尼国家公园

www.saadanipark.org

简介

萨达尼国家公园位于巴加莫约、潘加尼和桑给巴尔历史三角的中心,占地1100平方公里,是坦桑尼亚境内唯一一个位于海边的野生动物避难所。这里毗邻海边,气候炎热、潮湿,繁茂的水生和陆生动植物群共同构成了独特而迷人的文化景观。这里有大约30种大型哺乳动物和各种爬行动物和鸟类。除各种鱼类(超过40种)之外,附近海域还会出现绿海龟、座头鲸和海豚的身影。 

根据2005年刊登的公告,公园本身即构成了一个受保护的生态系统,其中包括前萨达尼野生动物保护区、前姆夸贾牧场、瓦米河和Zaraninge森林。许多村庄坐落于公园的边界区域。在被纳入国家公园之前,zaraninge森林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负责管理,该基金会旨在保护坦桑尼亚境内最后存在的其中一处沿海雨林的超高植物多样性。

历史与文化          

萨达尼村曾经是东非重要的港口城镇和奴隶交易中心。现在,这里是一个斯瓦西里小渔村,共有约800个居民,大多以捕鱼为生。毗邻公园的其他村庄则以耕种尤其是种植椰子为生。 

在经历了葡萄牙和阿拉伯的统治期之后,随着18和19世纪时世界各地对象牙和奴隶的需求的增加,该地区也获得了重要的地位。实际上,萨达尼村与巴加莫约和潘加尼等城镇一样,是作为新兴的交易中心而兴起的,它们共同将桑给巴尔与始于塔波拉的漫长商贸之路串联在了一起。19世纪末,Bwana Heri bin Juma统治萨达尼。在口头流传的故事版本中,他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萨达尼村创建者和英雄,因为他粉碎了桑给巴尔人尝试占领萨达尼的一切企图,并于1882年打败了苏丹的军队。1886年,萨达尼成为德国的保护地。两年后,沿海地区的人们组织起来,在Abushiri bin Salim al Harth和Bwana Heri的领导下,反抗德国的统治。1889年6月6日,德国轰炸并占领了萨达尼。德国人将Bwana Heri视作为可敬的敌人,并让其重建萨达尼。

19世纪末,萨达尼和巴加莫约的骆驼对商贸易开始没落,而达累斯萨拉姆却迅速崛起,成为该沿海地区最为重要的交易中心。大米、糖和椰干等出口至桑给巴尔和印度洋的沿海地区商业生产,在德国入侵后即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咖啡、棉花和剑麻等供应欧洲市场的经济作物的种植。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萨达尼成为英国的保护地,并建立起多个剑麻、木棉花、腰果种植园和畜牧场。石屋遗址仍然向人们证明了先前的繁盛。现在,您仍可在萨达尼看到老旧的德国boma(总督府)和多处坟墓。

稀树草原

萨达尼国家公园的潮湿稀树草原可区分为三个易于辨认的类型;有高度不超过2米的草本植被和零散分布的棕榈树的高茎草草原 (tall grass savanna);矮草牧场(大多位于前剑麻种植园)和泥土特别粗糙的黑棉土草原。

此外,不同程度的树木植被都能予以区分:萨达尼特有、带有长刺且占据公园大量土地的Acacia Zanzibarica。

野牛生活在高茎草草原上,其体重最高可达850千克,在萨达尼国家公园中还可看到许多大羚羊群。普通的非洲大羚羊在公园内到处可见。这些体重最高可达270千克的食草动物的尾巴上有白色的圆环,很好辨认。小苇羚在萨达尼国家公园的分布密度非常大,但这些体型中等(45千克)的食草动物在高高的草丛的掩护下,很难被人们所发现。疣猪也是公园内随处可见的动物,有时甚至会进到萨达尼村中去。由于村民大多是伊斯兰教信徒,因此,疣猪知道它们不会受到伤害。   

世界上最高的动物,即坦桑尼亚的国家象征:长颈鹿,在萨达尼国家公园中数目庞大,其舌头上拥有特殊的胼胝板,便于其吃食多刺的金合欢树树叶。

大群的白须角马生活在矮草草原上。它们是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被放养在该地区的。其他引入物种还有斑马和伊兰羚羊。

尽管很罕见,但在萨达尼,仍然能够看到非洲最大型的食肉动物,狮子。夜晚,您还能听见鬣狗的叫声,并且有可能与香猫、豪猪和麝香猫不期而遇。在公园范围内可看到的其他物种还有羚羊、非洲灌丛野猪、黄狒狒或绒猴。

河流与海洋

从东向西,萨达尼国家公园的水域从富含珊瑚礁的开放性海域变为淡盐水生态系统(特有红树林、盐田和裸盐区)。在更深入内陆的地方,除大量临时形成的河流和坝堤以外,瓦米河则是最为重要的淡水水源。

落潮时,海岸线最多可后退100米,这就为当地居民和野生动物形成了一个便捷的通道。这些海滩是达累斯萨拉姆北部唯一的海龟产卵地。最为常见的龟种是绿海龟,即硬壳海龟中最大的一种。除海滩上的偷蛋者以外,海龟还会受到商业渔业和水污染的威胁。公园的海区已扩展到Mafui沙洲,这里色彩斑斓的珊瑚礁是许多鱼类的重要繁殖地。

常绿的红树属树木生长在交界地带,其高度恰好高于平均海平面。这些耐盐的潮滩林为许多鸟类、蝙蝠、猴子、河马和爬行动物提供了休息和繁殖的场所。许多鱼类,如斑节虾,还将卵产在这些受保护的栖息地上。但是,人们对这种耐盐性红树林木材的高需求导致了过度砍伐,进而使得保护这些树林的重要性得以进一步提高。在萨达尼国家公园,瓦米河沿岸生长了大片的红树林。这里是大河马群的观测地点和尼罗鳄的栖息地,同时也是观察翠鸟、鱼鹰和多种涉禽等鸟类的绝佳地点。

树林与灌木林

不甚出名的海岸林具有很高的生物多样性,许多植物仅生长在这片地区(特产植物)。树林在保护土壤免受侵蚀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因而起到调节水循环的作用。除Zaraninge和Kwamsisi这两大片树林之外,许多较小片的树林和灌木林还是动物们的重要栖息地。这些树林和灌木林易于受到非法采伐、木炭生产和农业扩张的危害。
在萨达尼,大象相对比较害羞,它们白天经常会隐藏在公园的密林之中。人们还曾在茂密的灌木和树林(灌木丛)中发现过美洲豹。这些罕见的动物主要在夜间活动,而且可能就住在靠近人类的地方。其他引人注目且大多生活在密林中的动物,有扭角林羚以及苏尼羚羊和小羚羊等体型较小的羚羊。在这些树木的树冠之中,生活着与其他猴子几乎一样且主要靠吃树叶为生的疣猴、严格夜行的丛猴以及多种以食用水果为生的鸟类、昆虫和蝴蝶。

旅行信息

公路

萨达尼国家公园大体上位于巴加莫约以北45公里处。在大桥(目前尚在建设中)建成后,从达累斯萨拉姆出发穿过瓦米河,途经巴加莫约即可轻松到达公园。但目前,游客必须取道查林泽-姆萨塔公路,驾车行驶200公里才能到达公园。

若从北方,游客可从坦噶城出发乘坐渡船(75公里/3小时)横穿潘加尼河。桑给巴尔岛位于距公园约40公里的地方。

达累斯萨拉姆与萨达尼村之间以及坦噶与姆夸贾村之间每日有一班巴士来回。

飞机

飞机可安排从姆夸贾或萨达尼机场起飞。

注意:雨季时(三月至四月),公路上泥泞不堪,可能很难驾车到达公园的南部。所以建议在出行前查询公路通畅情况。

住宿

萨达尼村附近和姆夸贾公园总部设有多处TANAPA休息室和茅屋。公园内还有许多宿营营地,比如在瓦米河沿岸(kinyonga)、Tengwe和海滨营地。 公园内外还有其他私有的住宿设施,如萨达尼野生动物园客栈、KISAMPA和观景帐篷。

公园规则和规章

由于地处坦桑尼亚沿海地区,而且该地区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利益冲突,因此,萨达尼国家公园的存续面临着诸多威胁。最为严重的当属偷猎和公园周边人口逐步增加所引起的土地需求增大。您的行为可能与偷猎者设陷的举动具有同样危害。
公园不允许越野驾驶,因为这样做会对这些敏感生态系统中脆弱的土壤和植物造成伤害,并可能会在重要的繁殖期间打扰到多个物种。您可通过遵守我们以下的一般规则和规章来帮助保护萨达尼国家公园和其独有特征:

  • 限速50公里每小时。此举可保护您和野生动物的安全。
  • 不允许夜间行车(下午7时至次日上午6时)
  • 不要偏离既定道路/轨道。
  • 不得骚扰、喂食野生动物或对其造成妨碍。
  • 在临近任何动物时,切勿下车/站在车上/将身体伸出车外
  • 绿海龟已濒临绝种,而且其繁殖地点非常有限。切勿打扰海滩上的成年、幼年绿海龟或龟巢。
  • 珊瑚礁是敏感的海生生物栖息场所。请勿破坏脆弱的珊瑚礁或在其上行走。
  • 请将公园内的任何植物、动物、颅骨、骨头、岩石或任何物品留在原处。
  • 切勿将任何动物、植物和/或任何物品带入公园
  • 请在经审定的地点野餐。
  • 请勿乱丢垃圾:随身带走或妥善处置。
  • 为免引起灌木起火,请在车内的烟灰缸内熄灭您的香烟
  • 除获授权的营地外,不得生火
  • 请谨记,公园的开放时间为上午6时至下午6时。
  • 进入公园,风险自负

萨达尼国家公园管理层和工作人员欢迎您的到来,并祝您度过一段轻松美好的时光。

 

 

Fisherman at Saadani

 

Waterbuck

 

Two giraffes

 

Elephant

 

Three Zebras

 

Group of waterbu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