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在法兰西的后花园徜徉——卢瓦尔河畔城堡之旅

日期:2013-08-21 13:28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杜 雪      

卢瓦尔河(La Loire)是法国境内最长的河流,发源于中央高地,由南向北流贯巴黎盆地和法国西部,绵延1013公里后最终在布列塔尼半岛注入大西洋。该河流中下游地区的卢瓦尔河谷起于卢瓦雷省的叙利,止于曼恩—卢瓦尔省的沙洛讷,长达260公里,总面积约800平方公里。历史上这片广阔的河谷曾居住过十多代法国王室,沿岸遍布数百座宫殿古堡,被誉为法兰西的后花园。这里曾经是法兰西文艺复兴的摇篮,并进而将法国文化推向空前的繁荣。

2000年12月,“叙利到沙洛讷间的卢瓦尔河流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目前法国世界遗产中最大、最活跃的文化景观。

卢瓦尔河被称为欧洲最后一条原始河流。千百年来,她在这片大地上独舞,创造出了河谷中的小岛、沙滩以及原始人类居住的洞穴。虽然从中世纪起人们就开始利用大河、治理大河,并沿河生息繁衍,但令人惊讶的是卢瓦尔河的主要河道、众多支流、沙滩、湿地及沿岸森林依旧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状态。

重要的地理位置、优越的自然环境以及便利的水运交通致使卢瓦尔河谷自古就是多方争夺的地盘。3000年前,凯尔特人在河谷沿岸栖居繁衍,留下了古村落和用具。公元前60年,凯撒大帝征服了高卢地区的凯尔特人,建立起一座座罗马城市。罗马帝国衰微后,日耳曼人加快了向罗马帝国侵袭的步伐。4至5世纪,西哥特人、勃艮第人、法兰克人等部族入侵,分占高卢地区。直到一百年后,法兰克人的首领查理大帝横扫西欧,才将卢瓦尔河谷地区纳入他建立的加洛林王朝的版图。843年,《凡尔登条约》的签订把国土分为东西中三个部分,西法兰克日后逐渐演变为法兰西王国。也正是从那时起,卢瓦尔河谷再没脱离过法国的疆土。查理大帝统治后期,外族入侵频繁,尤以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维京人侵袭为最,他们沿着北方及西部边境推进,在卢瓦尔河谷大肆攻掠,势不可挡。

由于要反抗维京人的入侵,加上分散的封建政治势力的形成,一些贵族开始在河谷沿岸修筑防御城堡。早期的城堡均为木结构的简单建筑,称为“土岗—城廓式”城堡。城堡周围通常挖有深深的护城壕沟,城堡就建在挖沟时堆积而成的土堆高地上,最后再用厚实的尖木条栅栏将护城壕沟围得严严实实。遗憾的是,这些简单的城堡后来都被毁坏而消失了。

由于长期的权利斗争,加上北方维京人的野蛮掠夺,加洛林王朝渐渐无力统治整个国家,导致西法兰克产生了数百个由公爵和伯爵统治的独立公国和伯国。加洛林王朝倒台后,掌管塞纳河和卢瓦尔河中游部分土地的于格•卡佩接手王位,建立起卡佩王朝。

卡佩王朝初年,封建割据势力依旧很大,国王的权力极为有限。大封建主形式上承认法国国王为宗主,实际上完全独立,俨然为自己领地内的君主,并不服从国王的管辖。当时,从河谷东北端的奥尔良往西,到安茹首府昂热,中间经过布洛瓦以及曾做过首都的图尔,整个河谷由东向西分成四大段,分别被安茹家族、卡佩家族、瓦洛家族和波旁家族所控制。而其中雄心勃勃的安茹大贵族是当时最强有力的一支能跟王室抗衡的力量,他们在卡佩王朝属下的布洛瓦城与王室争夺河谷中段都兰地区的控制权。    安茹家族利用图尔城以西的丰特莱修道院作为联合西部贵族对抗法国王室的一个基地,将势力扩张到西部的布列塔尼和诺曼底,之后安茹伯爵又通过联姻的方式娶了英国王位的女继承人,从而进入英国王室。1154年,他们的儿子接过英国王位,是为亨利二世,即历史上著名的“金雀花王朝”的创始者。

随着河谷地区的木结构城堡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防御上的要求,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城堡在设计上有了进一步的改善。骑士们受到拜占庭帝国高大城墙和坚固要塞的启发,利用石块修筑更大、更坚固、更复杂的石制城堡。石制城堡一般是利用石制幕墙代替原先围住城廓的尖木条栅栏,幕墙由切割成块的石头逐层砌成,在幕墙的顶端有间隔地留下空隙,形成带枪眼的城垛。沿着幕墙每隔二三十米有一正方型的防御塔楼,方便弓箭手射箭保卫城堡。图尔城外的朗热城堡是最早的方形石制城堡,由安茹贵族所修建。

最初城堡的形式多为正方形,称为“方塔堡”或“主塔城堡”。这种据点型的塔楼由于四角承受力不够,很容易被进攻者利用而遭破坏。12世纪时城堡的设计者借鉴了拜占庭和阿拉伯人的建筑技术,建造起的圆形或半圆形塔楼,同时,他们又将具有领主居所和最后阵地双重功能的城堡主塔改建成圆形或多角形,并与附属建筑和角堡连接,扩大为相互呼应的城堡群,这种城堡布局不给敌人展现任何平面,受力点分散,更有利于防御。

12世纪末,英王亨利二世之子“狮心王”理查德和法兰西国王菲利浦二世在卢瓦尔河谷对峙,不久“狮心王”过世,菲利浦二世占领了都兰和安茹地区,卢瓦尔河谷得到了短暂的平静。

英法“百年战争”后期,查理七世被赶到其家族在卢瓦尔河谷都兰地区的领地上避难,驻守在希侬城堡,依靠当地的忠实臣民和堡垒抵抗。当时卢瓦尔河以北除奥尔良外的法国半壁江山已大都沦于英军铁蹄之下。

从查理七世开始,瓦卢瓦王朝的九位国王在卢瓦尔河谷沿岸开始了史无前例的筑堡热潮。这一时期,法国的宫廷在卢瓦尔河谷的众城堡间不断移动,其中布洛瓦城堡曾做过七代君王的寝宫,图尔也因此做为法国首都长达80年之久。

百年战争之后,路易十一通过政治手段成功征服法国大贵族,大体上实现了法国的统一。直到1494年,查理八世开始入侵意大利,但以失败告终。在战争中虽未尝到什么甜头的查理八世,带回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清风。他在卢瓦尔河畔的昂布瓦兹城堡修建起第一个意大利式的花园。他的后继者也步其后尘,都钟情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精美艺术。

1515年的法国天下太平,美好的文艺复兴时代揭开了河谷崭新的一页。这一年,一位刚刚二十出头就登上王位的年轻国王在河谷展示了他对于文艺复兴风潮的极大热情和高超的艺术造诣。他就是法国文艺复兴运动的领头人物——弗朗索瓦一世。

从气势恢宏的香波堡、典雅的布洛瓦城堡,到气宇轩昂的昂布瓦兹城堡,弗朗索瓦一世一生中共兴建、扩建了八座城堡,象征着国王的火蝾螈纹章印记在河谷随处可见。

与中世纪传统而又严肃的宗教建筑相比,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主要建筑是世俗的。由于弗朗索瓦一世时代宫廷舞会、竞技、狩猎等相继不停,艺术作品的风格明显带有享乐、明快、优雅而稍显轻佻的痕迹。在王侯宅邸的设计中,建筑师毫不掩饰对于完美比例的追求,图案大多采用左右对称的形式,细微之处,满是起伏有致的浅浮雕。远远望去,那些大大小小的塔楼、宽大的屋顶、林林总总的烟囱、旋转的楼梯、饰有两根十字型直棂的矩形窗户,一切让城堡看起来和谐匀称而又唯美创新。

被称为水上梦园的香波堡是卢瓦尔河畔最具王者风范的城堡,也是河谷第一座不具备战略意义的王宫建筑。当时弗朗索瓦一世的宫廷主要建在昂布瓦兹堡和布洛瓦堡,但他一直梦想着在卢瓦尔河的南岸,自己经常狩猎的索洛涅森林中建造一座更为宏伟壮丽的宫殿。最终,这个梦想在三十年后随着香波堡的建成而实现了。

历史上,关于香波堡到底是何人参与设计和建造的已无从知晓,人们只知道弗朗索瓦一世曾从意大利邀请来了他极为崇拜的伟大天才达·芬奇,并且为他提供“一切可以让他最大地发挥自己所有天才的条件”。达·芬奇在昂布瓦兹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三年,在这期间弗朗索瓦一世曾与他讨论了自己对香波堡的设想和蓝图,但直到达·芬奇去世后,香波堡才正式开工。主堡工程动用了上千名工匠,耗时30年之久。

香波堡位于布洛瓦东北方,穿过卢瓦尔河南岸一望无际的森林,这座优雅的城堡就坐落在森林中央一大片平整如毯的草坪上。它那充满超现实的意境,压倒一切的气势顷刻间展露无遗。从空中鸟瞰,长长的灰白色城墙围起一座庞大的四方城池,围墙的背后巨大的城堡主体陡然而起,宫殿围绕中间的方形主堡展开。主堡的四个顶点分布着圆形塔楼,通过两个长廊和楼梯与外厅的四座角堡衔接,擎起数不清的塔楼、天窗和雕像,错落有致、华美至极,相互相依却又争先恐后升腾至天际,如梦亦如幻。

这座融合了卢瓦尔河法式建筑与意大利文艺复兴两种风格的宏伟建筑,凸显了年轻国王的冒险精神。城堡拥有440个房间、84处楼梯、365个装饰烟囱和800个尖塔,每一件都精雕细刻,美轮美奂。城堡内最令人称奇的是那座大理石双舷梯,从外观看这座装饰建筑只是一件有着两组独立而又相互交错的栏杆,但其内部的旋梯大有奥妙,它可以让两个人同时相对上下却不会碰面。人们都在猜想,除了天才的达芬奇,谁又能设计出这样的杰作?

遗憾的是香波堡建成后不久,法国就爆发了长达三十年的宗教战争,王室被迫离开卢瓦尔河谷回到巴黎。城堡绝大多数时间是空置的,弗朗索瓦一世在此停留的时间累计不超过八周,而后来耗巨资改建城堡的路易十四也不过待了150天。

15、16世纪,当法国王室在卢瓦尔河谷兴师动众建造城堡、宫殿的时候,河谷的中西部地区出现了一批由财阀家族建造的私人宫殿,无论是建筑设计还是内部装潢都可以称得上是当时最为摩登的新风格,在美学方面也比法国王室的宫廷城堡更有品位。

这些金融家和财务大臣之中最著名的要数在宫廷做财库总管的吉尔·贝特洛,他利用各种手段和大笔金钱买下了初建于11世纪,但在英法百年战争时毁于一旦的浪漫之宫阿泽·勒·丽多堡废墟,并沿着临近城堡的安德尔河逐块收购土地,迫使国王准许他在上面重建城堡。随后,吉尔·贝特洛为了突出他的贵族气质对城堡进行了全面改建,将法式的传统魅力和意大利的严谨布局结合在一起。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之后阿泽·勒·丽多城堡依然不改其典雅秀丽的气质。

另一位掌管诺曼底地区财税大权的托马斯·波黑尔,则买下了位于歇尔河岸边建于中世纪的圆塔城堡。他在1515年至1521年间,为建造一座全新的府邸将原来的城堡破坏,重建了一座左右两翼分跨在歇尔河两岸、中间由五孔廊桥相连的舍农索城堡。

由于这些新兴城堡的主人有着非凡的财富,使得国王感到极为不安,尤其是刚刚继位的弗朗索瓦一世更视他们为眼中钉。当他从意大利战败回来,债台高筑的他无力偿还从金融家手中借贷的战争巨款,便利用手中的权利,硬性宣判这些为皇室掌管了几十年财务的金融家玩忽职守、贪污舞弊,把这些“罪犯”的全部财产充公。1528年,国王将贝特洛家族的阿泽·勒·丽多堡没收,并送给了他的好友、警卫队队长安托内·拉凡。吉尔·贝特洛被迫逃难,同年死于流亡地。而舍农索城堡的命运恰恰相反,因为波黑尔的儿子没有还清积欠国王的债务,舍农索城堡被弗朗索瓦一世查封。

1547年,弗朗索瓦一世之子亨利二世继位后将舍农索城堡送给了自己的情妇戴安娜·德·普瓦婕。他们狂热的忘年爱情使得国王弃王后凯瑟琳于不顾,长期流连于舍农索堡。戴安娜入住以后,希望能把城堡延伸至河对岸,于是她请来了名师,以意大利佛罗伦萨的跨河大桥维奇奥为灵感,设计了优美的跨河长廊。然而国王一死,凯瑟琳马上提出用自己的居所肖蒙堡与之对换,将戴安娜赶走。来自意大利美第奇家族的凯瑟琳王后有着与生俱来的审美品位,她在原先戴安娜建造的长桥基础上又加盖了两层长廊,于是露天的长桥变成了人们今天所见的桥型大厅。

直到18世纪法国大革命,卢瓦尔河谷的城堡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资产阶级手中,摆脱了法国政治与宗教斗争的卢瓦尔河谷终于稳定下来。这条倒映着城堡、塔楼、公园和喷泉的河谷养育了众多的诗人和文学家,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成了河谷的常客。他们留恋这里,歌颂这里,在作品中赋予它爱情的新意。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