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行走在印度文明的故乡——古吉拉特行

日期:2013-08-26 10:10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秦洪明      

清明时节,我踏上古吉拉特的旅途。悠久、深邃、谜一般的印度文明在其发祥地之一的古吉拉特会留下怎样的痕迹?号称地下宫殿的王后井是怎样的景象?发生过多次踩踏事件的卡里庙朝圣场景真的那么壮观吗?我满怀疑团与渴望,巴不得一下子能赶到那儿看个究竟,好奇的心比飞机飞得还快。

残缺的美丽

从艾哈迈达巴德出发向西北行43公里,汽车进入一个不起眼的小村镇,停在一块稍显空旷的土路旁。周围静悄悄的,土路旁站着几个过路村民,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几个长着东亚面孔的老外。还没来得及弄清这是何处,司机便指着前面一块石碑告诉我:“太阳神庙到了。”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莫德拉。

莫德拉以其拥有的古老太阳神庙而著称。在来这儿之前,我对印度太阳神庙知之甚少,只知道印度共有三座太阳神庙。按照修建的时间排列依次为:查漠克什米尔的马尔坦德神庙,兴建于约公元490—555年;古吉拉特邦的莫德拉神庙,兴建于1026年;奥里萨邦的科纳拉克神庙,又称黑塔,兴建于公元13世纪。相传在雅利安人进入古印度前,印度土著居民把太阳神当作至高无上的主神来崇拜。然而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后,建立了种姓等级制度,太阳神也被湿婆和毗湿奴所取代。不过这种说法越来越站不住脚,且不说这些太阳神庙的兴建时间比雅利安人进入印度的时间晚了两千多年,就连历史上是否有雅利安入侵也存有争议。

莫德拉太阳神庙由三个主建筑群组成。分别是供奉太阳神雕像的古达殿(Guda Mandap)、宗教集会与议事用的大厅塞卜哈殿(Sabha Mandap)和阶梯式蓄水池(Stepped Tank)。莫德拉这三个独立的组成部分坐落在同一轴线上,面向太阳升起的东方。阶梯式蓄水池的主要功能是积蓄天然雨水,给前来朝圣的信徒净身所用。水池约有100平方米,池壁四周有108座小型精美的神龛雕刻,分别供奉着毗湿奴、象头神、湿婆、天花女神锡塔拉马塔等,但众多的雕像已残缺不全,或少臂,或断腿,有的神龛内部已空无一物。位于阿富汗的穆斯林加兹尼王朝入侵印度后,大肆破坏印度教建筑,太阳神庙连同这座水池已伤痕累累。与水池西侧台阶相连的是塞卜哈殿,朝东的正门入口有巨大的拱形华丽雕刻石柱,四面无门。52个雕刻精美的石柱支撑着硕大的石雕穹顶。石柱及天花板藻井上刻有史诗《罗摩衍那》的故事场景,由于穆斯林的破坏,很多画面难以辨认。与塞卜哈殿毗邻的就是该建筑群主殿古达殿。古达殿为莲花底座,象征着生命的生生不息。底座之上,雕刻着众多的凡世生活画面,从人出生、婚嫁到死亡各个不同的生活阶段,也刻有很多性爱场面及史诗《摩诃婆罗多》的战争故事。在寺庙雕刻的凡世生活之上,四周环绕着象征十二个月的十二座太阳神及其七匹马拉战车雕刻,时刻巡视并主宰着整个世界。太阳神雕刻之上,是祥云袅袅的天国净地。值得一提的是,古达殿内曾供奉着主神太阳神,太阳神额头上曾镶有一颗巨大的钻石。当年,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那一天清晨,第一缕阳光会平射进幽深的古达殿大厅,照到太阳神额头那颗硕大的钻石上,那一刻,钻石会发出璀璨的光芒,整个大殿金碧辉煌。可惜,那颗钻石早已被入侵的穆斯林掠走,留下一个残缺的空壳,游客只能从那些刀削斧砍后满是伤痕的雕像以及导游充满伤感与遗憾的解说里去追寻、想象那曾经有过的完美的辉煌。

井底洞天

古吉拉特有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地下宫殿,也叫台阶井,就是说人要一步一步地沿着台阶走到地下,才能品尝到“美味大餐”。

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Patan的王后井,据说那口井修了二十多年,其工程规模可以与阿格拉的泰姬陵媲美。不过司机先把我们带到艾哈迈达巴德郊区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停下车,司机热情地告诉我们:这里是Adalaj井。据说古吉拉特的台阶井很多,司机大概是想让我们在欣赏“王后”之前先看看“丫环”吧。   

我们找到入口,迎面是一道印度教传统风格的石门,大门的顶部与地面持平,门框、门柱雕有精美的神话故事和花卉图案。起初,我以为这就是井的全部。等走下台阶,左边又出现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洞口,平视过去,对面是一排排石头砌成的殿堂,殿堂之间有两米间的空隙隔开,空隙上面与地面空气相通,所以井下并不感觉气闷。沿台阶逐级下行,才发现整个井分为5层,站在每一层的第一级台阶平视,对面都是结构相同的殿堂。殿堂两侧石壁都设有神龛,有的供奉毗湿奴,有的供奉湿婆或象鼻神,还有一些供奉着长生树。不时能看到点燃的蜡烛和缠绕的花环,说明现在还有人来这里祈祷求福。

走到井底,可以看到有两口井:前面的井壁为八角形的塔楼,后者为圆形石壁。为了安全,八角形井的井口已被铁丝网封闭。不过,从井底仰望,炽亮的光线从八角形的天空射进井内,井壁从下而上由暗渐亮,井壁石柱显得格外凝重、壮观。这是一个独特的井底洞天的景观,井下,殿堂层层叠叠,石雕镂刻栩栩如生。殿堂平台之上,人们可以祭祀拜神,喝茶纳凉,讲经说道,修身养性,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世外桃源;井外,狗吠鸡鸣,车轮轰响,小商贩注视着每一个过往行人,盘算着他们口袋里的卢比如何流到自己的腰包。大概是虔诚的信徒不堪这世俗的嘈杂,才把集宗教祭祀与生活实用于一体的宫殿修到地下,而且修得如此巍然壮观。不然只为取一点水而修建如此豪华的宫殿,无论如何也是解释不通的。

领略了Adalaj台阶井的风采,我对王后井多了一份期待。中午11点半左右,我们赶到了Patan。不出所料,王后井的规模与气势远非Adalaj台阶井所能比拟。只是王后井除了那口水井外,其他部分几乎是露天的。它坐西朝东,长64米,高20米,宽阔的通向井底的台阶有27米长。

王后井建于1022—1063年,传说这口井是索兰奇王朝的比马德瓦一世王后乌达亚马瑅为纪念死去的丈夫而修建的。王后井分6层,与Adalaj台阶井类似,每一层平视都有石块砌成的殿堂。王后井除了规模宏大、气势雄伟之外,井壁与井内石柱上雕刻格外精美。据说王后井刚建成时有雕塑800多座,但现在只留存下来400座左右。雕塑的人物与故事大都出自《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两部史诗,其中毗湿奴及其化身最多。

这里开放不久,还没有专业的翻译。看着石壁上数不清的精美雕塑却不知道其中隐藏着怎样的奥秘,心里十分焦急。我趴在井口向里望了半天,迷茫中感觉到现今的印度正如这精美壮观而深藏不露的水井,从井口望去,看到的是它的局部,纵然深入井底,面对众多精美的雕塑,也茫然不知所云;而印度人看世界则如同从井底向外看,外面的世界就是井底洞天。

重温唐僧足迹

参观完王后台阶井,我问司机周围还什么地方值得一看,司机笑笑说:“咱们去Vadnagar吧。”

Vadnagar称得上古吉拉特西北部的历史名城,古时为阿难也補罗国的首府,相传佛祖释伽摩尼曾在此传道。到达后,我们先来到一座古老的湿婆庙,庙里几位信徒或坐或卧正闲聊着什么,看见我们进来就攀谈起来。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时,一位信徒告诉我:7世纪时,中国有位叫Hiu-en-Tsiang的学者到过这里。听到玄奘曾在此留下足迹的消息,我即刻产生了兴趣。司机告诉我们:最近在一个叫Taranga的小山丘上发现了一处佛教遗址,出土的文物年代跨度从公元2世纪至7世纪不等,就是根据这位中国僧人的记载发掘出来的。我们立即决定去看那个遗址。

汽车拐了几个弯儿,来到一个坐落于小山丘上的村子。进村不久,在一条狭窄的土路两旁,我们看到了用木杆围起来的遗址现场。小路北侧已发掘完毕,出土的文物以照片的形式展示在画板上,较著名的是长有胡须的佛陀、古猴端着月牙形石盘向佛陀供奉蜂蜜的雕塑等。土路南侧,山丘厚厚的土层被挖开,露出古寺庙建筑遗迹的一个角。这里的考古发掘尚未结束,更多文物将会出土,向人们讲述昔日的辉煌文明。我怀疑脚下的土路也埋藏着佛教遗址,因为土路南北的遗址应该是连通的,遗址里或许还藏有更多的古时善男信女们用过的器皿。玄奘曾将Vadnagar的佛事活动记为“伽蓝十余所,僧徒减千人”。我凝视着脚下的土路,这里玄奘或许也曾走过。他是否会想到1400多年后会有中国人重温他的足迹? 

山不在高

古吉拉特东北部有座山叫Pavagadh Hill,最高峰海拔550米,跟中国的名川大山相比,实在不堪一提。可是因为山上有座卡里庙,全印的朝圣者纷纷不远千里来这里朝圣。

卡里是主神湿婆的老婆,也是湿婆前妻帕瓦蒂的化身。天国的守卫者斯嘎达,也是卡里与湿婆的儿子,受众神派遣前去消灭罪大恶极的魔鬼帕克塔比加。帕克塔比加魔力巨大,能自我复活与繁殖,只要自己的血液粘到大地,便能立即复活出成千上万的帕克塔比加。因此,斯嘎达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他。卡里为了帮助儿子,以恐怖女神形象进入三界。她手持剁刀,头披散发,多头多臂,口吐长舌,赤身裸体。在与恶魔的战斗中,她砍掉了帕克塔比加的头颅。当帕克塔比加试图流血到大地并复活的时候,卡里用她长长的舌头及时吸干了恶魔的血,最终彻底战胜了帕克塔比加。这一胜利使卡里欣喜若狂,她戴上花环,疯狂地跳起舞蹈并四处奔跑,途中凡是她所看见的生命均被她砍死,无一幸免。为了控制卡里并使她冷静下来,湿婆大神化成一具尸体挡住了卡里的去路。卡里看到湿婆的尸体,以为是自己杀死了丈夫,于是她双脚踏住湿婆的尸体,运用魔力使湿婆复活。这时,湿婆又化做一个孩子,向卡里哭叫并寻求母爱。孩子的哭叫声唤醒了卡里身体内的母爱,她终于回归冷静,展现出她仁慈、怜悯的母亲形象。

卡里在印度备受尊重与喜爱,其原因不只是她是湿婆的老婆,也在于她拥有行善除恶、本领高强的特质。卡里被印度人尊称为母亲神。我们来到位于Pavagadh时,正赶上春季朝圣高峰时节。Pavagadh山虽不算高,却十分陡峭。我们乘车来到半山腰,又换乘电缆车直奔主峰。原以为缆车可以直达卡里庙,等下了缆车才知道还要步行250级台阶。绝大多数信徒是徒步爬山朝圣,登山台阶甬道挤满了人,而且越走人越多,行进的速度也越慢。依山修建的石阶越来越陡,石阶上朝圣的人们挤在一起,汗流浃背,人群不时传来唱颂神灵的呼喊,时而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我们挤在人肉组成的长龙里,忍耐着各种异味,还要时刻防止突如其来的恐慌与踩踏。这里几年前曾发生过惨烈的踩踏事件,死伤惨重。

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爬到了山顶。进入庙门前,我学着印度人的样子,摸了一下门框上方的图腾。庙中央神龛里一片漆黑,看不清里面卡里的形象。工作人员不停地催促行走着的人流,没有时间停留凝视、祈祷,人们只能边走边祷告,将鲜花撒在卡里像前的圣牛身上或神龛前的基座上,然后鱼贯而出。

下山的时候,我突发奇想,崇拜母亲神是不是比设立母亲节更有效果?可是印度既有母亲节又有那么多女性神,可现实社会中女性的地位为什么总也提高不了呢?唉,又是一个搞不懂的谜!

历史之谜

关于印度的历史,学术界有一种共识:印度现代文明的基础是雅利安人建立的。雅利安人自欧洲、中亚入侵印度后,为与当地土著人相隔离,创建了种姓等级制度,同时创立了以湿婆、毗湿奴为至高无上神灵的宗教信仰体系,并由此演化成今天的印度文化与习俗。但这一观点越来越受到挑战,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上世纪70年代发掘出来的哈拉帕古文明遗址。古吉拉特的莱梯就是该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此行我们专程前往莱梯,去探寻古印度文明的源头。

在莱梯,我们先参观了哈拉帕文明莱梯遗址博物馆。这里陈列着大量图片与实物,展示了古印度河流域哈拉帕文明的先进程度。从用过的器皿看,其制作工艺已相当发达,印象最深是一款装饰品,细小的穿线孔需借助放大镜才能看清楚。哈拉帕文明腹地位于现在的巴基斯坦,分布于印度河两岸。莱梯遗址是这一文明的边缘地带。但从另一角度,这一边缘地带恰恰说明了该文明的发达程度。因为莱梯建有精美的出海码头,城市生活区、产业区及出海港口展示了哈拉帕文明已将贸易做到了中亚、非洲甚至更远。

我们来到遗址现场,负责遗址保护与开发的小夫妻领着我们逐一参观。遗址向我们展示了当时城市生活的原貌:生活区有先进的下水道设施、生活用水再净化设施;工业区有金属提炼设施、制陶窑炉等;贸易区则设有宽大的港口。小夫妻向我们特地介绍了该文明遗址揭示的另一种意义:等级制度在那个时候已经很完善。佐证一:不同族群的生活区不同,高种姓或高等级人群生活在地势较高的位置,低种姓或低等级族群生活在靠近海边较低也较危险的位置。佐证二:出土的文物精美程度不同,从地势较高的区域出土的文物普遍较精美,而从地势较低区域出土的文物则完全不同。

莱梯文明遗址的意义在于,流传至今的现代印度文明是由外来的雅利安人创建的还是由印度土著人建立的?按照莱梯遗址的展示,答案应该是后者。因为按照传统观点,雅利安人入侵印度是公元前1500年左右。而莱梯遗址的时间是公元前2200年左右,如果印度文明特别是种姓等级制度是雅利安人所为,又如何解释莱梯文明?况且雅利安入侵印度目前还找不到任何证据加以佐证,这一假设是西方人仅仅根据雅利安人进入印度不可能早于圣经上所讲的洪水时间。依据圣经记载,世界创建于公元前4004年,洪水爆发时间为公元前2448年。因此,雅利安人不可能于洪水爆发之前进入印度。这种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别小看这个历史争论,因为有了莱梯文明,原来一心想走分离主义路线的泰米尔人、马哈拉人认识到自己才是印度文明的始祖,文化向心力增强,印度这个种族多样化的国度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统一。当然,这或许只是笔者的妄断,印度文明史对大多数人来说仍然是个谜。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