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宫岛:日本广岛神灵居住的岛屿

日期:2013-08-26 11:22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杨沐春涓      

夜色笼罩着宁静的濑户内海,银河号游轮在海面上缓缓行进。游轮桅杆上的电光直直地射到100米外的飘浮物上,它晕晕乎乎地随着海浪若隐若现,节奏悠扬地兀自唱着自己的欢歌。月光夹杂着电光,流金碎影般泼洒着,让那一方成为仿若灵光乍现的聚光台。甲板上人群在骚动,听到有人雀跃地惊呼:看到了!我也凝望过去,牢牢地将目光锁定在那里,宫岛世界文化遗产的象征物——朱红色的大鸟居。

岛屿的集结地

我是带着莫名的伤感和惊恐的沉重踏入广岛的。两种不太好的情绪都和预先埋伏的各种信息关系密切。没办法,这些东西过于沉重地存在于这个城市的上空,最后落到每个关注它的人的心上。

广岛市面向瀬户内海上的广岛湾,有6条蓝色的河流流经市内,从直升机上俯瞰,会情不自禁地冒出“水城”的赞美。其实广岛是雍容而美艳的。这由它的历史、传统、文化和独特的地理风光来展露。虽是位于西日本,广岛县却有着属于日本地形特征的山、海、岛屿、谷地、平原和盆地等复杂多变的地貌,必然让视觉愉悦,让旅行者的心理大大满足。而气候上,也是两极分化般地冲撞着,既有像北方一样的飞雪严寒,也有像南国一样的温暖之地,被称为“日本的缩影”,恰当不过了。

说到起源,可以追溯到六世纪末至七世纪初,当时,广岛分为安艺国和备后国两部分,各自作为山阳的陆路运输和濑户内海水陆运输的交通要冲,曾经繁荣一时。直到战国时代,诸侯毛利辉之把居城定在广岛市城内,才将此地命名为“广岛”,意思是宽广的三角洲里分布着许多岛屿,形象地比喻了广岛所包含的疆域,并沿用至今。之后的广岛,似乎和“不太平”挂上了钩,历经战事的分分合合与蹂躏。江户时代,广岛被分为东部的福山藩和西部的广岛藩,后因废藩立县才将两藩合而为一,名为广岛县。1876年,形成了今天的广岛县疆域。然而原子弹几乎是在一瞬间,将这座美丽的城市夷为平地,县内的其他城市也在很大程度上遭受了战火破坏。

众多的岛屿中,宫岛是广岛县乃至日本国当之无愧的名岛,也是位于宫岛町的严岛的爱称。这个岛屿在日本的名气有多大,是我在乘船前往途中获悉的,它与宫城县的松岛、京都府的天桥立齐名,并列为日本三景,整个岛屿已被指定为日本的历史古迹。

弘法大师空海、英国皇太子踏足宫岛早已成为可圈可点的历史。而我循着他们的脚步,也无比神往地上岸来了。轮渡上,我的视线一直交错在濑户内海清澈的水域和对面轮廓柔和的墨绿山峦间,思绪是一只白鸽,天马行空地向着依稀可见的海岛游弋。 

宫岛的精灵守卫者

宫岛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这里供奉着日本人崇拜的三个海洋女神:市杵岛姬、湍津姬、田心姬。相传,她们是太阳神——天照大神用十拳剑化成。海神什么样还没看到,我先遇到了另外一种神灵——野生鹿。相比起那已被塑成青铜雕像,静默无语的海神来说,这些个满街追着游人窜的野生梅花鹿,可是让我开了眼界。

上岛后,我即跟上人流顺着海滨小道向世界遗产地严岛神社的方向而去。边走边举起相机拍摄旷阔的海景以及道旁的店铺,忽然,一只秃尾巴的野生鹿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镜头里,没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又有两只钻了进来。我赶紧察看实际情形,不得了了,这街上晃荡着数十只野生梅花鹿,有的,正欲进入店铺里讨食吃;有的,在一旁瞪着大眼睛警觉地歇息;有的,正在拦截路人,“抢劫”他们手里的物品……

看得入神,全然没顾及到“危险”正向我逼近。咚,一个鹿头突然伸到我的腰部,因为是突袭,我毫无心理准备,吓得魂飞魄散。可这梅花鹿,似乎是向我表达好感,憋足了劲儿地往我身上贴、噌。继续前行,鹿们不时陪伴左右。学生们拍照时,它们也主人翁似地近前霸占个好位置,让人哭笑不得。我很奇怪,这些鹿走到神社门口处就停止不前了,里面也再没有见其踪影,似乎很明事地让我专心致志地欣赏这座建了1400年的世界文化遗产。

在日本,神的使者不止是狐狸,还有鹿。它们被指定为国家天然纪念物,人人奉为神灵。 

多么不可多得的灵鹿!它们一直忠诚地看守着历史悠久的宫岛,使得这里的一切充满了迷惑的神秘感,让人不由自主地敬畏。

石鸟居,木鸟居

继续前行,步道的尽头先冒出一坐石制鸟居。它古朴、厚重地矗立在海岸道边,沿途有一大排石灯笼列阵,尽管临近的海水不断地传来哗哗的响动,这里的气氛还是略显清静、肃穆。仔细打量这座门似的建筑,怎么看都觉得似曾相识,虽然是日本敬奉海神的神社建筑物,却颇似中国的牌坊建筑。

简洁的木架结构,建造成如门一样的型状,其实真就有门的概念。这扇门,在日本人的眼里,代表着神域和人世俗域的交界处,跨过鸟居就意味进入了神域。站在陆地上看鸟居的样子,有一种凌空欲飞的架势,特别是随着海水一涌一荡的飘忽劲儿,很让人有种神思飘摇、心境如空的境界。据说那下面扎进海里的四根柱子是从中国运来的,因为当时日本没有那么粗壮的树木,是用宫岛最出名的,做糕点的机器换来的。2根最粗大的柱子由500〜600年树龄的天然楠木制成,完全运用日本传统建筑技术,依靠自然的重力矗立在那里,让人很是折服。

有个古老的习俗,是从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说是,当人在稻荷大社许愿,如果愿望能够达成,就必须捐一座鸟居来还愿。纳闷其中的缘故,导游解释道:稻荷信仰原来是农业社会时期的信仰,后来发展到在日本国的各行各业都受到欢迎。凡是跟现代人的利益相关的,稻荷大神都会帮到人们心想事成。难怪早先在京都伏见稻荷大社见到的还愿鸟居,多到形成长长的隧道,在途中还一分为二,场面壮观得让人张口结舌。

在海上建造这么个醒目的标志,真是绝妙的奇想!我猜想这也许和日本的传统文化有关,果不其然,从前日本人到严岛神社参拜海神时,要从海上开始,鸟居正是为了欢迎海中诸神驾临岛上而设立,所以鸟居只是神社的一个入口。它耸立在社殿前的海面上,16米的高度,大约60吨的重量,仿若一个出类拔萃的引导员。

神社共潮生,严岛似桃源

来到世界遗产严岛神社的入口处,我迫不急待地就要迈上那长长的、伸展的朱红色回廊,却先被一旁的水池子吸引了。七八个大竹勺在一帮游人的手上传递,原来进入神社之前,必须要洗净双手,算是对神社祭奉的海洋女神的一种尊重吧。

神社是日本人的精神图腾。从寝殿的庄严华丽的建筑风格上,就可以看出日本人对这里的厚爱与重视。听导游介绍:神殿已列为国宝,大部分建于12世纪,以总神社为中心,周围建造了21栋建筑物。各种建筑物以一条近300米的朱红色回廊作为连接通道,将正殿围在当中,每一段间隔,必定搭配雕梁画柱,非一般地华丽而优雅,回廊尽处设有宝物馆,展出“平家纳经”等国宝文物。

眼前不时冒出一个个小建筑来,它们分布在回廊的不同方位,在朱红色的柱子和神灯的缝隙间露出面貌来。正殿、币殿、拜殿、拔殿、高舞台、平舞台和乐房等,一个又一个,不特意去记,还真弄不明白。听说,这里每年都举行不少盛会,规模较大的有玉取祭、镇大祭、管弦祭等。这些建筑物的整体布局相当考究,从广岛那边望过来,它们就像一只隐蔽在莽莽山峦中的展翅飞翔的大鸟,另来者眼界大开,赞叹之声不由得就要呼之欲出了。

神社的创建没有明确的记载,但一般都认为是在推古天皇即位元年(593年)时,由左伯鞍职所创建。古时被尊奉为“海上守护神”。后屡经火灾,屡次重建,现在的建筑为公元1241年再建的。至于严岛神社首次被列入日本历史,则是在811年(弘仁2年)时,以“伊都岐岛神”的名称被日本古代史书《日本后记》收录,列名在名神社(镇座年代久远、来历正常且很灵验的神社类型)的名单内。

回廊的外围就是海水,走在桥上,似乎是走在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叶小舟上,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不知不觉就从心底里浮了上来,犹如人世间龙宫城的再现。人们鱼贯一般从我的身前走过,追寻此地的人,原来如此之多。

哗哗的掌声把我引向一个高舞台,这里正在进行日本传统戏剧能剧的表演。炫目的华服随着咚咚的鼓声伴奏不停地旋转、舞动,这既是音乐、舞蹈和文学的艺术,又是雕刻、印染、和编织的展示,不知不觉就被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吸引住了。在日语里“能剧”意为 “有情节的艺能”,广义而言,包括“能”与“狂言”两项。两者相伴演出,是一道发展起来且密不可分的。但在许多方面它们又大相径庭,前者是极具宗教意味的假面悲剧,后者则是十分世俗化的滑稽科白剧。由于道具和化妆的原因,能剧的表演者几乎都看不清真面目,但我从他们的动作和声音中,感受到了神秘的呼唤和力量。

古旧的千叠阁和混搭的五重塔

商店街被游客塞得满满当当,穿过人来人往的通道,我拐到一处僻静的地段,眼前是一座外表看上去十分暗旧的古建筑丰国神社,和严岛神社艳丽的颜色相比,这个古建筑有点不堪一提,如果不是打理得很干净,还有专门的人看守收门票,我一定会觉得那是要被当地人遗弃的一个古建筑,哪逞想这里竟是日本国一个颇有价值的老古董,日本人视其为值得珍藏的历史见证。

进口处,按照要求,我脱掉鞋子。踏上木制的台阶,眼前展现出一个四面通透的超大的空间来。几大排伫立的木柱支撑起这个全木制结构,不由自主地会抬头仰望,屋顶的建筑结构全部由木材搭建,细密地木条编织,仿似蜂巢,最醒目的是那些挂在大木掾子上日本不同时代奉纳的画像和书法,有的地方过于密集,显得不堪负重,木框的边缘上都可以找寻到年代的记载和来历,虽然有些已经模糊不清,而大大的“磊”字和“肃静”,是这里最该保有的一种心绪。

当初,日本的武将丰臣秀吉营造这里的时候,也恐怕难以想象后人是怎样凭吊这里的,这些源自桃山时代(公元1568~1598年)的遗物,无不勾起连绵的往事回顾。1587年,统一了日本的武将丰臣秀吉为了供奉阵亡的将士,为他们诵读经文,而命令并着手建造了大经堂。经堂的总面积差不多与857张榻榻米的总合相同,后人们即称作为千叠阁。不过,这项工程半途而废了,丰臣秀吉的去世,使得工程戛然终止,当时未完成的状态一直保持到现在,不过,这到并没有削弱它对后世存在的意义。

印象深刻的还有几个大木勺子。上面仍是刻满了黑色的字,它们靠在木壁旁,在传递着一种打倒敌人、召唤幸福的情绪和安息。面向海域的一侧,原木柱子将海景分割成了大窗扇一般的景色,绿树花草透着初秋的清凉,蔚蓝色的海水波光荡漾,远处船影流动,在广岛火柴盒般密集的建筑丛林背景映衬下显得鲜活生动。我选了一个角度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风景,心情也倏然开朗、娴静了起来。人说宫岛是隐喻护佑的所在,人们朝圣一般踏上岛屿,就是为了寻求生命和心灵的和谐与平安吧。

从千叠阁出来,神社左侧的山岗上有建于应永十四年(公元1470年)大愿寺的五重塔,一眼就看出建筑风格十足地混搭,唐朝式样和日本式样相结合,高度为27.6米的塔身很明显是个唯美建筑,以前内部供奉着佛像,明亮的朱红色和俏丽的姿影,在这宫岛上也算是一个值得记忆的去处了。

自从中国的佛教传播到日本以来,本地的神就与佛结合发展成为“神佛习合”。宫岛也从很早以前就形成了神社与寺院互相紧密融合的独特文化,岛内数量众多的神社佛阁讲述着这些交融的历史……

傍晚,我告别宫岛,返回广岛。朱红色的神殿终于还是被留在了那片古老的海域,继续行驶着它世世代代的职责——为日本的万物生灵祈祷平安,而从岛上感受到的一切,被我满满地载运了回来,总是有一只朱红色的大鸟在脑海中翩然起舞,凌空欲飞……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