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工业文明,挥之不去的历史记忆——英国工业遗产之旅

日期:2013-08-26 14:15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樊满江      

近代大工业于18世纪最后30年在英国发端,漫长的工业化时代和繁荣的工业文明留下了丰富的历史遗迹。这些遗迹反映了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沧桑历程,见证了工业文明对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的变迁产生的巨大影响。然而在新技术革命的冲击下,它们正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既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也意味着一种文明的衰落。

在世界历史上,西欧首先完成了工业化。作为工业文明的直接受益者,它们对工业遗迹的保护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英国在世界遗产名录上的五处工业旧址——铁桥峡谷、布莱纳文工业景观、德文特河谷纱厂、新拉纳克、索尔泰尔,每一处都具有不同的重要性,或是因为对自然资源的利用,或是因为对新的动力来源及各种发现、发明或新的制造工序的采用,或是因为其企业管理、社会经济组织方式、城镇规划的革新和进步。通过它们人们可以追溯18世纪至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进程中的主要发展阶段。 

这五处工业遗产的历史围绕着铁和纺织品的生产及由此发展起来的社会而展开。然而,这段历史进程产生的影响绝非仅限于英伦列岛,而是远播到地球上更遥远的角落,为随后的法国新城、美国工业城镇的建设带来了灵感,受影响者和效仿者不计其数。 

铁桥峡谷:工业革命的发祥地 

铁桥峡谷位于英格兰西部什罗普郡,是18世纪世界最重要的工业中心之一,由于其在矿业、铁器制造和机械工程方面的革新,被誉为工业革命的发祥地。这里汇集了采矿区、铸造厂、工厂、车间和仓库,密布着巷道、轨道、坡道、运河和铁路编织而成的古老运输网络,18—19世纪的钢铁厂厂长住宅、工人宿舍及各类公共设施点缀着峡谷森林。1986年铁桥峡谷入选世界遗产名录,成为第一例以工业遗产为主题的世界文化遗产。

铁桥峡谷拥有丰富的炭、矿石、粘土和石灰石等资源,英国第一长河塞文河将峡谷与布里斯托港及外部世界联系起来。峡谷居民头脑灵活,早在中世纪就已开始利用炭和石灰石。16世纪上半叶居民们开始造铁,1605年,峡谷甚至出现了原始的马拉火车。

真正奠定铁桥峡谷在工业革命中的地位的还要归功于阿伯拉罕·达比一世的成功试验。1709年,这位来自布里斯托的制铁人在峡谷完善了用焦炭熔解铁矿石的流程,创造出一套产量更高且相对廉价的制铁工艺。这项重要的技术革新给铁桥峡谷带来空前繁荣,首个铁车轮、铁轨、蒸汽汽缸和船舶,首个铁架建筑物、高架渠和桥梁陆续在此诞生。

1777~1781年,达尔比一世的孙子达比三世在峡谷的特尔福德新城,建造了一座横跨塞文河的拱形铁桥,铁桥跨度达30.5米,高15.84米,宽5.48米,全部用铁浇铸,开创了用铁筑桥的先河。铁桥连接起了包括科尔布鲁克代尔、梅德里和科尔波特在内的工业区,成为当时工业革命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塞文河峡谷也由此更名为铁桥峡谷。1802年,一位名叫理查特·特拉维斯克的工程师在科尔布鲁克代尔铁工厂内制造出世界上第一架蒸汽火车头。

塞文河在这场工业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为各种原材料和工业制成品往来的主要运输通道。1794年建成的干草斜坡, 将高于山坡70米的科尔波特和什罗普郡运河,以及广阔的内陆河道系统连接起来。1862年,塞文河谷铁路在南岸开通。

随着工业的不断发展,大工业化所造成的噪音和污染等后果不可避免地产生。早在18世纪,峡谷一带就被河岸上众多工厂产生的烟雾和噪音所笼罩。然而当时的人们视之为工业革命的巨大成就和象征,无数的艺术家、画家慕名而来,讴歌铁桥和铁桥峡谷工业区,菲利普·卢瑟伯格反响巨大的绘画作品《科尔布鲁克代尔之夜》便创作于这一时期。

经历了20世纪上半期工业的衰退后,从1968年开始,铁桥峡谷开始进行大面积的修复和重建,形成了一个由7个工业纪念地和主题博物馆、285个保护性工业建筑构成的工业革命遗址纪念地,占地达10平方公里。作为历史的见证,峡谷一带至今保留着最初的样子:重建的工业小镇留有当年用焦炭炼铁的熔炉,包括煤矿、铁路和工人住宅在内的早期工业区遗址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甚至连路灯也是当时铁制的煤气灯,完全再现了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风貌。峡谷每年吸引着30万游客前来观光游览,由此带动了该地区第三产业的发展。

布莱纳文工业景观:钢铁工业兴衰的见证

布莱纳文位于南威尔士东北部的产煤区,19世纪曾经主导着整个世界的煤、铁产量,是铁桥的后继者。遍布各处的矿场、采石场、原始的铁路运输系统、熔炉及工人生活区和社区基础设施无不述说着曾经的辉煌。这里的工业历史分成两部分:炼铁时代和炼钢时代。

布莱纳文的工业传统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这一地区还在使用原始的马拉车作为矿物运输工具。布莱纳文周围到处是偏僻的荒野,几乎没有供矿工及家属们生活的设施。两个事件奠定了布莱纳文在工业革命中的重要地位。

1787~1789年,托马斯•希尔和本杰明•普拉特租用了布莱纳文峡谷的大片土地,修建起威尔士第一批特制多熔炉炼铁厂。工厂首次使用蒸汽引擎代替水力风箱鼓风,这项重要的技术革新,使该炼铁厂成为大批量炼铁的先锋,从而开启了布莱纳文作为英国主要工业中心的历史。

炼铁厂的熔炉靠山而建。山的一侧被炸掉,形成平坦的一面,砖石砌成的熔炉紧贴着山体,这使得炼铁过程中所需要的矿石、燃料和石灰石能迅速地从山上进入熔炉。而熔化后的铁水直接被灌注在位于三座熔炉前的浇铸车间的沙模中。1839年詹姆斯•阿西维尔发明了水力塔——或称液压升降机,使得原料运送更加迅捷。

第二件使布莱纳文声名鹊起的事件发生在1878年。这一年,吉尔克里斯特•托马斯利用磷矿石创新了炼钢工艺,为大规模炼钢铺平了道路。

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持续领先的铁、钢生产技术成就了布莱纳文。工业区另一突出的特点是它的社区文化:橄榄球俱乐部,贸易行会,唱诗班,教育和宗教活动,工匠技校——威尔士第一所由雇主修建,供其雇工的孩子们学艺的学校,这些文化传统一直保持到今天。

布莱纳文工业衰落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该工业区在20世纪初期还继续使用,直至60年代才彻底停产。如今满目疮痍的工业区,与北部壮丽的威尔士群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一片被人类大刀阔斧改造过的土地,随处可见挖空的矿井、矿渣堆和废弃的熔炉。当地居民曾经为这些工业废弃物感到耻辱,直到2000年该地区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人们才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自豪感。

德文特河谷纱厂:纺织机械化的诞生

位于苏格兰中部的德文特河谷纱厂标志着工厂体系在英国得以确立,其发展和成功归功于几个重要因素:工业化规模生产,对德文特河及其支流水力资源的利用,以及家族工厂及家长制管理方式的推动。

德文特河谷工业起源于位于克劳姆弗德的棉花纺织工厂。1769年,理查德·阿克莱特,一位来自普雷斯顿的裁缝的儿子发明了棉花备料及纺织机械化的操作方式。这一发明使得纺织生产第一次可以持续进行。1771年,阿克莱特又陆续在克劳姆弗德建起先进的利用水力做动力的棉花生产厂。德文特河谷,这个乡村风格的地方第一次有了大规模的工业制造。

很快,阿克莱特的棉纺厂被大量效仿,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在英国大部分地区涌现。尽管英国立法禁止技术输出,但其他国家如德国和美国也相继建立了同样的棉纺厂。这一时期,工厂的防火方法得到不断改进,由起初给木料部件涂上灰泥或金属表层, 发展到用砖和铁建造车间。

1840年以后,大规模生产造成的污染,以及水资源短缺带来的生产限制使克劳姆弗德工业区的生产转入低谷。19世纪下半叶,阿克莱特家族除了克劳姆弗德工厂和马森附近的工厂外,卖出了他们大部分的棉纺厂股份,部分工业区转为他用。直到1979年,阿克莱特家族又重新购回了这些工厂,并致力于恢复工厂的原貌。目前,所有建于18世纪90年代的重要建筑都完好地保存下来。1783年建造的马森工厂,至今依旧运营。

历史上由于德文特河谷以农业经济为主导,相比之下,工厂对劳动力缺乏足够的吸引力。为吸引并留住那些尽忠职守的劳动者,18世纪70年代初,阿克莱特在克劳姆弗德工厂附近建造起新的社区。社区中工厂与村庄共存,学校、教堂等社区设施一应俱全,排列有序的工人住宅还带有猪圈,以便家庭能够部分自给自足。这些社区被拥有企业的家族严格管理,但按当时的标准来看却很慷慨。现代工厂管理制度的建立促就了早期现代化工业城市的诞生。

 20世纪,社会经济发生各种变化,纺织工业逐渐衰落,但德文特河谷地区原有工业结构的保存程度令人惊讶。在伯尔泊,工业革命时代的遗产包括早期的铁路,一条控制进入工厂水流量的马蹄形堰,以及为整个社区进行食物供应的斯特拉特农场。在克劳姆弗德,工厂的主体建筑保存完好,保留下来的还有阿克莱特为自己修建的两座房屋——洛克府和威勒斯利堡,以及村庄和学校。我们从建于18世纪90年代的朗米尔礼拜日学校、日间学校, 建于1826年的专业技术学校中,不难看出该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进程。

新拉纳克:现代工业社区的先行者

拥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和田园般秀丽风光的新拉纳克位于南拉纳克郡,是德文特河谷工业区的后继者。它拥有规划整齐的住宅区、教育区和其他社区建筑,工厂依社区而建。新拉纳克宣称拥有18世纪英伦各岛中最宽敞的多层式工业厂房。车间以阿克莱特的马森工厂为模型,增设了高耸的梯塔和威尼斯风格的三分式窗户。与德文特河谷工业区的层式住宅不同的是,新拉纳克的家庭大多居住公寓式住宅,延续了苏格兰城市住宅的传统。

作为现代工业社区的先行者,新拉纳克是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18世纪70年代初期,它的创建者大卫•戴尔和他的女婿罗伯特•欧文首次提出现代工业社区的概念,并在新拉纳克开始了一系列激进的教育和工厂管理的实践。

大卫•戴尔,一位富有的商人,在18世纪中后期的苏格兰商界和金融界名声显赫。1785~1795年间,他在新拉纳克建立起四座棉花纺织车间和众多的工人、经理住宅。其中,第四车间建于1791~1793年,因早期劳工中孤儿占了大多数,在建厂初期,部分车间还充当了宿舍和餐厅,戴尔创办的新式八年制学校也设置于此。1883年,第四车间毁于一场大火。

罗伯特·欧文在英国的社会主义历史上占有十分特殊地位。他首先领悟到,在帮助工人阶级改造社会的进程中,工业革命和教育至关重要。从1800年到1825年间,欧文创建了一种全新工业化社区的模式。

欧文将工厂所获利润部分用于提高员工的生活水平。他在村子里筹建了学校,即有名的“新和谐公社”,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所婴儿学校和夜校。他重视历史、地理、阅读、写作和数学的学习,同时还特别强调音乐、艺术与自然,学校不允许体罚学生。另外,公社缩短了工作时间,实行免费医疗,向工人提供廉价的食物和家庭用品。

欧文对工厂管理以及社区生活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改善工作条件,强调工作协作,并成立了多个合作社团。在新拉纳克,我们可以找到贸易联合会、合作制和福利国家的源头。于此同时,欧文也取得了商业方面的巨大成功,1820年,新拉纳克成为苏格兰最大的棉花生产中心,雇佣劳工多达2500名。欧文着力打造的理想社区模式,对整个19世纪及之后的工业化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世纪更迭,这一世界遗产的原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为了更好地将社区传给子孙后代,1974年,新拉纳克建立了保存信托基金,同时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整修。废弃的一号车间被改建成一座酒店,被拆掉的二层顶楼又重新修复,一座三层楼的阳台进行了重建,还有一些修缮计划正在规划中……

索尔泰尔:高效生产与社会关怀

建于1851~1876年的索尔泰尔,坐落在英格兰西约克郡的布莱德福特地区,名字源于它的缔造者——提图斯•索尔特爵士和穿城而过的艾尔河。其独特性在于它将高效率的生产和社会关怀结合在了一起。精心设计的整体规划,威严且统一的建筑风格——从厂房到救济院……如画般风景莫不如此。

索尔泰尔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型工业住宅区。主体部分是拥有“工业宫殿”美誉的索尔特工厂。工厂以蒸汽为动力,是那个时代最先进、最大的纺织厂,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序——从分类到完工,都在连成一体的厂房里完成。其他区域则建有紧凑的劳工住宅楼、物品分配处、公共建筑及广场。索尔泰尔代表了从克劳姆弗德起源、经新拉纳克发展的工厂体系的顶峰时期,在这一时期,人们在享受工业化带来的种种好处的同时,也开始关注它给环境和人类带来的负面效应。

1824年,提图斯•索尔特爵士开始参与他父亲以布莱德福特为基地的羊毛生意,很快便成为城里有名的工厂主。

19世纪中叶,布莱德福特成为欧洲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然而超过200座的工厂烟囱又使它成为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848年,索尔特当选为布莱德福特市市长,减少城市污染及对市民健康的损害成为他的职责。但他的这一努力遭到了来自工业家同行们的抵制。于是,索尔特决定首先将他的工厂搬迁到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

他挑选了一块空地来实现自己的理想。这块空地包括了艾尔河、利兹和利物浦运河,以及米德兰德铁路。河流为他提供了冲洗羊毛原料的清柔河水,运河和铁路则构成将产品运往全国及国际港口的运输网络。

索尔特希望为他的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提供他们所需的一切健康、卫生、教育、文化、精神和道德完善方面的设施。从l851年到1876年的25年间,索尔特在1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创建起一座典范城镇,拥有22条街道,分布着厂房,公共食堂,工人及工头不同等级的住房,医疗机构,学校,图书馆,礼拜堂,救济院,物品分配处,还有一座景色迷人的公园。1853年在他50岁生日的时候,又建成一座拥有14座锅炉的大纺织厂,4个蒸汽机带动1200架纺织机,每天生产近3万米布匹。发展迅速的索尔泰尔被誉为西约克郡的乌托邦,和距离几里外的贫困区形成强烈对比。

1892年索尔特停止了自己的生意,索尔泰尔随即开始衰落。大约1个世纪之后,一个和索尔特有着同样理想的资本家约翰逊买下了索尔泰尔,目的只有一个——恢复其昔日兴盛的面貌。如今人们看到的就是经过整修后的新索尔泰尔。820栋住宅呈网格状分布在工厂附近,学校和研究所建在左边,教堂高出工厂,十分醒目。新索尔泰尔现有居民4000多人,住宅区中设有医院、俱乐部、学校、大型公园,在成排的住房和跨河公园之间建有服务区。漫步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这里的街景依旧。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