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东方明珠——槟城乔治市

日期:2013-10-10 17:20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辰生      

与马六甲联名作为“马六甲海峡历史古城” 同登世界遗产名录的乔治市,位于马六甲海峡西北口的槟城岛上。比起马六甲来,槟城是个大码头,人口和经济地位都远胜马六甲。就历史文化而言,槟城虽然不如马六甲那样具有六百年深厚的层层积淀,但就浓郁的东南亚风情而言,展现在美食、建筑和热带景观上,槟城似乎又略胜一筹。

和马六甲同登世界遗产名录的乔治市,位于槟城岛上,也是槟城州的首府。槟城岛位于马六甲海峡西北口,距马来半岛西海岸仅3公里。虽然是个海岛,但槟城交通极为便利,不但有海港、空港,而且还有一座长达13.5公里的跨海大桥把槟城岛和马来半岛上的威斯利省连接在一起。从南部新加坡、吉隆坡和从北部曼谷来的旅行者可以乘火车在槟城岛对岸的巴特沃司下车,然后或乘轮渡,或驶过槟威大桥,来到这个有东方明珠美誉的槟城岛。

槟城马来语是Pinang,意为槟榔树。在郑和航海时代,槟城岛被称为槟榔屿。槟城岛原本归属马来吉打苏丹。18世纪中叶,为了对付暹罗的入侵,吉打苏丹请求英国帮助。英国东印度公司这时正寻机在马来群岛占据一块立足之地,以便能加入到诱人的香料贸易之中。1786年,东印度公司船长弗朗西斯·莱特以提供军事保护为条件,将槟城岛从吉打苏丹手中租借出来,成为英国在东南亚的第一块殖民地。莱特把在槟城登陆的地点命名为乔治市,以纪念当时的英王乔治三世,他本人则被尊为槟城的创立者。

吉打苏丹不知道的是,莱特允诺的军事保护未曾得到东印度公司的认可。因此在暹罗攻打吉打时,英国并未如约驰援。这时吉打苏丹再想收回槟城已不可得,只能被迫接受英国王的一笔酬金而永久失去了槟城。向吉打苏丹支付酬金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现在每年仍要向吉打州支付1万林吉特(马来西亚货币单位)的酬金。

租到槟城的莱特满心欢喜,这位通晓暹罗语和马来语的殖民者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欧洲人的船只可以轻易在此停靠。这里有大量的木材、淡水和粮食,还可以供应锡、胡椒、槟榔、藤茎和燕窝;澳门的船只将乐于在此停泊,而且所有经过海峡的船只在这里就如同在马六甲一样容易获得补给……”莱特在岛的东北角兴建了康沃里斯堡,后来发展成远近闻名的贸易据点。但乔治市是在一片沼泽地上开拓出来的,建城伊始,疟疾横行,槟城岛也赢得了“白人坟墓”的恶名。莱特本人也因染疟疾于1794年死在岛上。

在发展槟城贸易的同时,英国人也在设想将此岛建成一个东方的海军基地。尽管投入很大,但是由于缺少能工巧匠和建筑材料,岛上的木材质量又不高,再加上从欧洲运来的钢铁器材不能及时运到,槟城最终未能发展成为海军和造船中心。不过,英国的移民和产业政策还是成功的。英国积极招募周边地区的华人、印度人、马来人和印尼的土著移民来此,引种香料、胡椒、槟榔、稻米等作物。不像荷兰人统治的马六甲,英国人鼓励外来移民开垦岛内土地专门用于种植业,并给予他们土地所有权。

乔治市的布局起初并没有一个整体规划,莱特当初只是设想把最老的几条街划定为商业区。19世纪初由于大批移民蜂拥而入,城市再度扩大,又增加了不少新的道路。到1800年,乔治市已发展成方圆近5英里,人口达12000人的规模。

华人向马来半岛较大规模的移民,始自1786年莱特占领槟城。约在1790年,莱特报告说,吉打的华人甲必丹辜礼欢带领整船整船的华人来槟城定居。辜礼欢后来被任命为槟城首位华人甲必丹。他依傍英国人的势力做了酒税承包人,一跃成为一方富甲。清末民初的复古顽人顾鸿铭就是他的孙子。

与槟城有关的华人,最有名的当属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从1905年开始,孙中山开始在马来半岛多个城市活动,宣传革命思想并组织同盟会。但是这一过程并不顺利,孙中山既要躲避清廷鹰犬的追缉,又遭许多地方的政府拒绝入境。1906年在一次筹款宴会上,槟城一些富绅和保守商人当面指责他“无父无君”,大逆不道。但孙中山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了下来,并于1910年将同盟会南洋总部从新加坡迁到槟城,槟城遂成为华侨革命的大本营。这年10月13日,孙中山在乔治市召开集会,发表演说,即席募得大批款项,并决议发动广州革命。这次会议史称“庇能会议”(庇能为槟城的旧译),由此促成了当年的广州起义,其中英勇捐躯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就有四名来自槟城。孙中山在槟城的事迹还包括倡议设立阅书报社和《光华日报》,报社旧址现已建成孙中山纪念馆。2007年上映的电影《夜,明》,讲述的就是孙中山在槟城的故事,全片在槟城取景拍摄。

今天的槟城州,是马来西亚唯一一个华人人口占多数的州,也是马来西亚人口密度最高的一个州。很多当地人,包括一些非华裔人口,都操客家方言。因为中学里均有华文教育,所以操普通话的人也越来越多。自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槟城州的首席部长一直都由华裔担任。除华人、马来人、印度人以外,槟城还居住着少量的犹太人、亚美尼亚人和德国人。一些英国人和日本人在退休之后也选择了在槟城安家。

比起马六甲来,槟城是个大码头,人口和经济地位都远胜马六甲。就历史文化而言,槟城虽然不如马六甲那样具有六百年深厚的层层积淀,但就浓郁的东南亚风情而言,展现在美食、建筑和热带景观上,槟城似乎又略胜一筹。

槟城号称马来西亚美食之都,是名副其实的美食天堂。这里最具特色的是又美味又廉价的街头食肆,曾被2004年《时代》周刊评为拥有亚洲最佳的街食。如同其处于亚洲文化交叉地带的地理位置,槟城各色小吃也反映了中式、娘惹和印度餐饮与马来餐的融合,同时又受到北部泰国餐的强烈影响。槟城饮食不吝啬咖喱,肉、鱼、禽、蔬菜、面食都可以做成咖喱风味。马来西亚咖喱的主要成分是姜黄、椰奶、辣椒和虾酱,而泰国咖喱则混入了青柠和香茅,所以味道清香扑鼻。至于印度咖喱,动辄要用上三十多种香料,色泽有红、绿、黄之分,有的还添加了奶制品。地道的槟城啰喏(果蔬沙拉)要用生芒果、菠萝、莲雾、炸鱿鱼等,配以虾酱、辣椒、青柠汁混合成的酱汁。其他如叻沙(娘惹米粉汤面)、沙爹、蚝煎、肉骨茶、椰浆饭等,单是听听名字就叫人垂涎不止。

槟城的建筑反映了英国文明170多年的存在和中式、印度、穆斯林风格的并存。市政厅、张弼士祖屋和印度甲必丹清真寺都是这些风格的代表性建筑。这些建筑或依偎在绝美的海滩旁,或掩映在硕大无朋的榕树下,再配之以婆娑多姿的各种棕榈,无怪乎让《印度支那》、《安娜与国王》、《色·戒》等电影的导演们都选择槟城作为外景拍摄地。

由于政府实施了数十年的房屋出租限价法令,使得老房产的主人无力或不愿翻新这些房子,这无意中却让这些历史建筑幸存下来,槟城也因而成为东南亚地区战前建筑保有最多的城市。店屋式建筑连成一片,展现出浓郁的南洋风格,同时透着生活气息。

上世纪90年代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区域主管发现了乔治市的古迹和文化遗产的价值,于是建议槟城州政府重新检讨城市规划,划定区域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名录。1995年,槟城州政府圈定了乔治市内4.58平方公里的区域作为“文化遗产”区,并出台《古迹保护指南》对市区开发做出某些限制。2003年,经遗产委员会专家重新鉴定,政府把原来的“文化遗产”区再度缩小至1.88平方公里,涵盖了200多个建筑。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遗产时,马来西亚联邦政府认为乔治市应与马六甲古城联名作为“马六甲海峡历史古城”一并提出申请。其间好事多磨,又由于马六甲申请拖延、联合教科文组织文件格式更换等曲折,直至2008年7月7日,其申请才最终获得批准。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