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之旅 >

哈瓦那:定格在历史长河中的加勒比之都

日期:2015-08-11 17:09      来源:世界遗产网      撰文: 田恬      

历史造就的文化遗产

曾在墨西哥坎昆与古巴隔海相望,遗憾未能到访。第二年我就决定飞向这蔚蓝的加勒比,揭开古巴的神秘面纱。古巴,位于加勒比海的西北部,是西印度群岛中最大的岛国,早在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就意识到它重要的战略地位,在古巴北部半岛建立了港口城市——哈瓦那。占据了这个狭窄的港口,就等于占据了墨西哥湾通向大西洋的大门,随后哈瓦那成为西班牙掠夺者驶向欧洲的船只停靠点,也成了加勒比地区的主要造船中心。

如今哈瓦那成为古巴政治、经济、文化和旅游的中心,是西印度群岛中最大的城市。美国著名小说家海明威曾经在哈瓦那生活了22年,他称赞哈瓦那的美丽仅次于威尼斯和巴黎,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


↑人潮退去的大教堂广场,在蓝色天幕下显得流畅动人

一座城市丰富的底蕴往往来自沧桑的历史。从15世纪哥伦布首次登陆古巴至今的500多年间,哈瓦那经历了帝国殖民、海盗入侵、独立战争、美国政治干预与经济封锁,每段历史进程都为哈瓦那增添了独特的元素与文化建筑瑰宝。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哈瓦那的老城区和整个军事防御体系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16—17世纪,法国与荷兰海盗曾多次进攻哈瓦那,为此西班牙殖民者修建了古巴第一座堡垒——拉富埃尔萨城堡。这也是美洲现存的最古老的殖民堡垒,整个城堡建筑呈方形,四周城墙高达20多米,顶部塔楼内安放了一座名为“哈瓦那”的印第安少女铜像,据说哈瓦那城就是因此而得名。仰望着那沧桑的城墙,不难想象它曾经的辉煌与威严。

↑哈瓦那港湾入口处的莫罗城堡,城堡里的灯塔是哈瓦那的标志性建筑

之后我来到了由西班牙统治者修建的另一防御工事——莫罗城堡。这座庄严雄伟的古堡如同一只雄鹰傲视着开阔的海港,见证了哈瓦那屡遭欧洲列强侵略的历史。如今莫罗城堡只剩下断壁残垣,但这里依然保留着沿袭了300多年的关城礼炮仪式。等到夜幕降临,身着白色制服的卫兵列队步入城堡的高地,在进行一番简短而庄重的仪式后,奏响古老的礼炮并关闭厚重的城门。没想到当年防止海盗偷袭的这个举动能够沿袭下来,成为一个极具特色的旅游项目。同莫罗城堡一起守卫着哈瓦那湾入口的还有拉庞塔堡,它建于16世纪末,坚固而墩实,墙厚近3米。

英法七年战争期间,英国曾一度占领古巴,西班牙用佛罗里达的大部分领土换回了对古巴的统治。西班牙国王拉洛斯三世提议建立一座新的堡垒以提高哈瓦那的防御能力,因此坐落于哈瓦那湾入口处东侧的拉卡巴尼亚堡垒建成。西班牙统治者面对海湾竖起两堵高大结实的城墙,而朝内一侧则有深达12米的壕沟,吊桥则是通向古堡的主要入口。城墙内光是炮台的上升高度就达到60米。随后它在防御上取代了旁边的莫罗堡垒。古巴独立战争期间,拉卡巴尼亚堡垒是关押爱国者的地方,如今已成为古巴的一座兵营及军事博物馆。

↑哈瓦那原名“新广场”的旧广场,在殖民地时代,这是哈瓦那最富有的居民的住宅区,处决、游行、斗牛和节庆都在此举行,富人们从阳台都可看到

这几座防御工事,在建筑位置和形式设计上都具有很高的建筑学价值,并在世界防御历史上享有极高的声誉。由于其建造的牢固性,使得哈瓦那老城区在之后动荡的战争和革命中免遭破坏。今天哈瓦那整个城市建设发展对老城区的影响甚微,没有过度的外商投资与高速的经济建设,时光仿佛在哈瓦那老城停滞,建筑年久失修,显得萧条没落又独一无二。“颓废着美丽”是我对哈瓦那最深的感触。

姿态万千的建筑风格

如果说防御工事显得庄严威武,那么哈瓦那老城区建筑要用姿态万千来形容。这里保留着从新古典主义到巴洛克建筑艺术的上千座风格各异而又和谐的建筑群。这些古建筑布局整齐,外观富于表现力,从而使哈瓦那旧城的非凡样貌展现得淋漓尽致。哈瓦那老城区建筑物主要集中在兵器广场、大教堂广场、圣弗朗西斯广场和老广场附近。而居民区则在广场与广场之间有序地排列开来。

来此之前,我打印了《孤独星球》上所标识的一条“景观路线”,这条路线覆盖了大多数老城的历史遗迹。进入老城,教堂、小广场、历史人物雕像、喷泉、古堡等巴洛克式建筑和狭窄的街道处处可见。穿过热闹的街巷,我来到了兵器广场。兵器广场作为古巴权威与力量的所在有着400年历史,是哈瓦那历史最悠久的广场。

↑古巴国会大厦,它具有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外观类似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

兵器广场规模不算大,中央是一个小型公园,四周环绕着高高的棕榈树,树荫下矗立着卡洛斯·曼纽尔·塞斯佩蒂的雕像,他是1868年古巴第一次独立战争的领导者。广场东北角是特姆普莱特神庙,庙前有一棵木棉树,据说1777年哥伦布遗骨曾埋葬在木棉树下,后转移到大教堂。哈瓦那历史博物馆位于兵器广场西面,建于1776年,曾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总督府以及古巴独立后的总统住宅,1902年古巴共和国在此宣告成立。历史博物馆的中心是一个庭院,门前是一个宽敞的凉廊。精美的装饰,大理石的台阶,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这座博物馆是哈瓦那最具代表性的巴洛克建筑之一。

在我的印象中,兵器广场是哈瓦那最具代表性的广场,对比哈瓦那整个城区,这里的建筑保存完好,气势恢宏。而大教堂广场,又给我留下了不同的印象,这里充满复杂的繁忙与简单的魅惑。

矗立在大教堂广场上的圣克里斯托瓦尔大教堂,是古巴最古老的大教堂,也是哈瓦那最美丽的教堂。这座教堂融合了欧洲巴洛克和美洲风格,正面呈波浪形,两边建有两个“为石头谱出的音乐”的钟楼。这座教堂是为纪念哥伦布而建的,里面曾经安睡着哥伦布的遗骨,后被送回西班牙存放。

↑哈瓦那著名的“国旗森林”,当年古巴政府为了阻挡美国政府的电子政治宣传横幅而建立

风情万种的混血文化

领略哈瓦那的魅力,除了建筑,便是那里的人文风情以及生活中所散发的文化气息,比如音乐与舞蹈,又比如文学与美酒。这些是我对古巴文化最初的印象。

古巴诗人尼古拉斯·纪廉曾写到:混血、混血,一切都被同化……16世纪以来,西班牙殖民文化的登陆与影响,加上本土印第安人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还有非洲和加勒比地区劳役流动以及19世纪华工的到来,让哈瓦那文化风格集诸民族之大成而又独具特色。在古巴,混血文化是最值得探究的人文话题。问古巴人“哈瓦那”在辞源学上的解释,他们往往会这么回答:“黑白混合女人、朗姆酒、Salsa舞、欢乐和无穷尽的聚会。”

↑站在阳台上张望的老妇人。阳台上晾着的布单飘起,别样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我很喜欢拉丁音乐,印象最深的是那首经典的古巴歌曲《关达纳美拉》,它在徐缓的节奏中唱出加勒比海的棕榈情境。而今徜徉在哈瓦那街头,从街边的小店、街头弹唱的年轻人,甚至是飞驰而过的老爷车音响中传出的都是《跳舞》。虽听不懂歌词,但轻快的节奏传递出热力四射的讯息。回到民宿,哼唱着向主人询问,才知道这首歌曲拥有让古巴人引以为豪的元素,乐队、作词人、MTV中的舞者,甚至街头场景均出自古巴。如今当我再听到这首歌,脑海里就能浮现哈瓦那人的印象:艰苦的条件下不向生活低头,热情地拥抱生活,尽情地在音乐中挥洒着汗水。


↑著名古巴电影《草莓与巧克力》取景地La Guarida餐厅

在哈瓦那,找寻一个优秀的拉丁舞教练并不是难事,音乐和舞蹈的协调性似乎早已融入他们的血液中,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自然优美。我的莎尔莎舞老师Lucas不仅让我很快投入舞蹈状态,也让我了解了莎尔莎舞的起源。他说,哈瓦那港口船队的停泊,依靠木钉将船船相连,此时的西班牙水手、非洲来的奴隶把乡愁融入钉子敲打的声音,魔术般演绎成轻快的节奏。而被贩卖到此耕种甘蔗田的奴隶,也把非洲鼓乐以及崇拜多神的非洲祭祀典礼带入古巴,非洲音乐和西班牙音乐完美融合,成为今日古巴音乐文化的主要推动力。

有了音乐怎能缺了小酒?来到哈瓦那,还有一件事对我至关重要,就是追寻海明威的脚步,坐在他喜欢的小酒馆里来一杯莫吉托。美国大作家海明威1939年至1960年间在古巴定居,他在这里迎来了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完成了巨作《 老人与海》和《丧钟为谁而鸣》。当记者问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感受时,他说:“我很高兴,因为我成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普通古巴人。”


↑EL Floridita酒馆里面的海明威铜像

海明威热爱饮酒,到古巴真是来对了地儿,由朗姆酒调制而成的莫吉托让他欲罢不能。当然,它也成为我每餐必点的美酒。海明威最喜欢的“五分钱酒馆”,位于哈瓦那大教堂广场一角。从门口的人群就可以看出,来这里品尝一杯莫吉托已经成为哈瓦那的流行旅游文化。当我穿梭于小酒馆的各个房间,欣赏着房间里密密麻麻的名人照片与游客签名时,服务员大爷拉住我,要求同我合影。他还为我拍照,告诉我拍照最佳角度在哪里,告别时为我送上飞吻,让我完全享受到一个热情似火的哈瓦那。让人如何不想念?


↑古巴著名饮品莫吉托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突尼斯七大世界文化遗产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