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知识 > 农业遗产 >

环球特色农业文化遗产巡礼

日期:2013-08-22 14:02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岳桦      

在浙江西南部青田县的龙现村,房前屋后的水塘与稻田间随处可见一尾尾自由游弋的鱼儿。稻田中养鱼在这里有案可考的历史已有近1200年了。稻鱼共生,鱼为水稻提供肥料,疏松土壤,吃掉害虫和水田中的杂草,水稻则为鱼提供了遮荫和食物。两者互利而共生,并为农民带来了了双重收获。

像青田村这样的特色农耕方式在全球不胜枚举。菲律宾伊富高高山稻作梯田、伊朗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南美安第斯山的高原农业、非洲肯尼亚—坦桑尼亚马赛人游牧方式、欧洲的葡萄种植园……千百年来,农业工作者在土地上创造并维系着多样化的生态景观与农业文化传统,赋予了土地生机与活力,给人类留下了丰富的农业文化遗产。

作为文化遗产的一个分支,农业遗产未必能像古迹遗址那样承载着普世文化价值,也没有名城古镇所蕴含的人文历史,甚至不像工业遗产那样记录着一段急剧的变革历程,但农业遗产关乎人类的生存,关乎人类的未来。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启动了一项针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的动态保护和适应性管理计划,拟在全球建立100—150个不同类型农业文化遗产地保护网络,促进对农业遗产的国际认定,并通过使用政策支持、能力构建和对环境服务的资金支持进行动态保护。该计划于2009年正式实施,截至2012年9月,已有11个国家的19项农业系统被纳入GIAHS保护试点名单。其中,中国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江西万年稻作系统,贵州从江侗乡稻鱼鸭系统,内蒙古敖汉旱作系统,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普洱古茶园与茶文化系统共6项成功入选。    以下列举的特色农业遗产地,是全球十大农业文化遗产类型的典范,有的属于GIAHS候选地,有的已列入试点,还有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它们代表了全球多样化的传统耕作技术和特色的农业文化。

                                                  

Philippines  Ifugao Rice Terraces 

菲律宾 伊富高稻作梯田 

伊富高稻作梯田是菲律宾唯一现存的高原山地生态系统,为当地原住民伊富高人所独创。梯田位于吕宋北部伊富高省巴纳韦镇附近,有机稻作的生产已有2000多年历史。在海拔1525米梯田顶部公共管理的林地上,大约有264个本地植物品种,绝大多数为当地特有种。梯田形成了一串独特的微小分水岭,是整个山地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些分水岭起着过滤雨水的作用,一年到头以饱和状态灌溉着稻田。除了粮食生产以外,伊富高稻作梯田还保护了重要的农业生物多样性以及与之相联系的自然景观,其美学价值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1995年,伊富高省的5块梯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成为第一个入选名录的农业文化景观。然而,近年遗产地的无序开发,灌溉系统被忽视,害虫侵害等因素影响,使得伊富高近30%的梯田被毁弃,该遗产地一度被“降格”列入濒危名单。在寻找和归纳梯田退化原因时,专家特别研究这一地区农作周期和习俗,并依据这些重要信息,将保护措施与自然循环和乡民们古老的生活习俗相协调。此外,提高公众意识的宣传活动在保护与管理计划中起着同等重要的作用。地方政府动员熟悉乡土知识的人行动起来,以便使得传统的建造梯田墙和兴修水利灌溉工程的方法能获得新生,确保传统知识能够持续不断地传承给年轻的下一代。2005年,伊富高梯田成为全球首批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试点地,当地的“哈德圣歌吟诵”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由于保护措施得力,今年7月,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决定将该遗产地从濒危名单中移除。

 

Vanuatu  Taro Based Homegardens 

瓦努阿图 芋头种植园圃 

太平洋地区的芋头种植园圃分布非常广泛。瓦努阿图是一个面积相对比较大的美拉尼西亚岛国,为森林和厚厚的灌木丛植被所覆盖,拥有湿热的热带气候。当地的文化传统和农业系统保障了基本食品的供应,并使这个小国的经济即使在遭遇外部经济震荡和飓风等自然灾害的时候,也能保持韧性。依照传统,人们在种植园中种植多种作物和水果:品种繁多的芋头、山药、甘薯、木薯、面包树、大米、甘蔗、菠萝、木瓜、番石榴等。根茎作物、香料及坚果等为家庭提供了收入。保持传统园圃种植的农业生物多样性,既有利于岛屿气候,也对减灾和自给自足至关重要。

 

Peru  Andean Agriculture System

秘鲁 安第斯山高原农业系统

安第斯山脉中部地区是马铃薯的主要源产地。在秘鲁南部距离马丘比丘不远的库斯科和普诺河谷,艾马拉人(Aymara)和盖丘亚族人(Quechua)世代驯化的作物品种多达177种。尽管这里海拔4000多米,灿烂的印加文明和丰富的农业宝藏一直延续并得到发展。

这一遗产最让人称奇的特征是用于控制土地退化的梯田系统。在陡峭的坡地和不同海拔高度上建造梯田进行耕作,这里可以发现三种主要的农业系统:玉米主要种植在2500—3500米低海拔地区,马铃薯主要种植在3500—3900米中海拔地区,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主要用作牧场,但也可以种植高海拔作物。在的的喀喀湖周围的高原上,农民们在其农田的周围挖掘沟渠。当这些沟渠放满水后,阳光的照射使水温上升。当夜间温度下降时,水就释放出温暖的蒸汽来预防马铃薯及其他作物遭受霜冻危害。不过,由于水污染、不可靠的土地权属和集体所有权体制瓦解,以及男人们离家外出去寻找挣钱机会等原因,这一系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地作物品种的储存和分发问题,也对这一具有独特意义的环境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Mexico  Milpa-Solar Systems

墨西哥 栽培地—种植园系统

墨西哥人自称为“玉米人”。中美洲地区是世界上主要的农作物培植和农业进化区域。在丛林中开垦的传统栽培地(Milpa)交互种植三种主要作物:玉米、豆类和菜瓜,此外还收获有用的稗草。他们的种植园(Solar)是主要的物产出产处,同时又是享乐与实验之地。千百年来,中美洲农民挑选并交换植物的种子,改良并创造新的地方品种。栽培地—种植园系统确保了小地域粮食作物的高产与多样,它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玉米基因库意义重大。

 

Kenya / Tanzania  The Maasai Pastoral System

肯尼亚/坦桑尼亚 马赛草原游牧系统

马赛人主要分布在肯尼亚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的草原地带。一千多年来,他们在这一地区形成并维持着一个高度灵活、可持续的移动牲畜饲养系统。在这里,人、散养的牛群与自然和谐共生。对牲畜、草原、水、森林和其他自然资源进行统一管理的习俗和善待自然的传统智慧,以及深厚的文化传统共同创造和维护了非洲最具标志的景观之一,即丰富的野生动物。这一系统将继续确保马赛的文化延续和80多万肯尼亚人的生计。

 

Tanzania  The Last Hunter-Gatherer

坦桑尼亚 最后的狩猎—采集者

生活在坦桑尼亚中北部的哈扎部落,至今居住在森林中,依靠传统的狩猎与采集方式为生,被称为非洲最后的狩猎—采集者。哈扎人依据季节和环境的变化猎取食物,男人主要猎获动物和摘取蜂蜜、猴面包果,女人采集块茎食物、浆果等。蜂蜜是哈扎人非常重要的食物。在采蜜鸟的引导下,哈扎狩猎者找到野生蜂巢,用烟雾驱赶蜜蜂后获取蜂蜜和幼虫,采蜜鸟则获得蜂蜡和蜜蜂。哈扎人对蜂蜜的依赖关系,或许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有着绵长而内涵丰富的历史。

 

Algeria/Tunisia/Morocco  Oases of the Maghreb

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 马格里布的绿洲农业

马格里布地区的绿洲,是在极为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充满生机的绿岛。这里多样性显著,生产高度集约。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复杂而精密的灌溉结构在当地传统的资源管理机构支持下,确保了相当公平的水资源分配,成为绿洲长期得以维持的关键因素。 

这些农业系统中的植被群落以椰枣为主,间作树木和其他作物。水果、蔬菜、粮食、饲料、药用和芳香植物之多样,令人惊叹。椰枣叶子可以遮阴,降低了环境温度,为撒哈拉地区提供了最好的居住点和重要的休闲娱乐场所。绿洲的生产系统、灌溉系统与传统文化在不同地方随着环境条件的不同而有差异。在大陆性气候地区、山区以及沿海地区,各自的绿洲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构成了典型的农业文化遗产系统。

 

Iran  Qanat Irrigation Systems 

伊朗 坎儿井灌溉系统

坎儿井系统源于公元前800年,是干旱、半干旱地区一种独特的灌溉方法。坎儿井对于那些恶劣环境下文明的形成颇有贡献。利用重力作用,与蓄水层连接的地下水渠将不同地层的水收集起来,坎儿井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水分的蒸发损失,并确保了对有限水资源的有效使用。坎儿井的水质量很高,为社区共有,按循环交替的原则来分配。打造和维护坎儿井需要有技巧的工匠,需要社区成员齐心协力。农民们选择耕种在用水方面互补的作物,因此为了保护坎儿井系统,有必要在可持续的基础上保护与之相关的农业生物多样性。

 

America  Little Colorado River Watershed 

美国 亚利桑那州小科罗拉多河分水岭 

科罗拉多高原上的农业种植文化传统不间断地延续了至少4200年。那伐鹤(Navajo)、祖尼(Zuni)、阿帕奇(Apache)等印第安人部落培植了大量品种的农作物。这一地区尽管干燥,但生态具有多样性,多种传统的水和土地利用方式对其景观产生了很大影响。种植者数个世纪连续耕种同一块田地或梯田,对海拔3350—4000米的干燥气候有了很好的适应。传统的生态知识至少以6种当地语言和3种欧洲语言口头相传。这一地区除了耕种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前的各种庄稼,居民们还保留了西班牙、巴斯克和美国移民的传统。这些农业社区开发了一种多元文化食品系统,跨文化交流和相互支持相当广泛。

 

India  Saffron Heritage of Kashmir 

印度 克什米尔地区藏红花文化系统

藏红花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香料,也是珍贵的药材,产于世界很少一些地区,主要分布在伊朗、西班牙和克什米尔地区。印度藏红花大都产自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这一地区群山环绕、河湖众多、土壤干湿适度,藏红花在该地区的种植历史可追溯至16世纪。数世纪以来,将近17000户农民一直守护和管理着这片传统土地。在克什米尔的潘波尔地区,种植藏红花的土地面积超过3200公顷。

藏红花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只在秋天开花,且花期短暂,人们必须抢在阳光普照花朵之前把花朵采摘下来。每朵花的六片紫色花瓣中心只有3根深红色的细花丝,需用手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摘剥下来,晾晒并制成干花丝后再进入市场。据统计,7.5万朵花只能产出约1英磅的藏红花。如今,克什米尔地区居民同时要应对水资源匮乏和市场起伏的严酷挑战。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试点项目正尝试帮助当地改进生产和市场营销技术,以此来保护传统藏红花遗产系统的可持续发展。

 

Italy  Lemon Gardens

意大利 柠檬园

意大利半岛南部的柠檬园别具特色地展示了一个完整地理区域的农业景观。柠檬藤架、栗子树挡风篱、带隔离墙的梯田,还有狭窄的人行道共同构成了一个多层庭园系统,并且数世纪以来保护着这些品种多样的柠檬。

早在16世纪,当柠檬治愈坏血病的药用价值被发现后,地中海上的船只是拿黄金来交换柠檬的。柠檬在市场上获利颇丰,半岛上的居民们克服了地形和环境上的限制,开始种植各种品种的柠檬。这些柠檬园甚至占据了最陡的坡地,同时它们还保护着土壤、涵养着水分,当然还创造了一道受古今游客赞叹不已的美丽海岸风景。

 

Netherlands  Polder or Dyke Systems

荷兰 圩田 

荷兰传统的圩田自12世纪即开始形成。那时人们通过排干河口三角洲的沼泽地来获取耕地。在这一过程中,排干的泥炭开始氧化,因此土壤平面高度开始降低,降至河水平面甚至更低。数世纪以来,农民为使农业系统适应低海拔的土壤并应对偶发的洪水,发明了新的方式来进行自我组织,以便将海水和河水逼出耕地以外,并由此造就了成百上千排水风车的壮观景观,后来又利用水泵站将水从圩田排到河海中。

圩田的开发形成了今天炭泥土壤上的菜地和养牛场,孕育了丰饶的动植物群落,这一系统的背景是升高的河海平面,不断降低的地平面,以及对土地的多重利用,如城镇化、娱乐、旅游、自然和文化保护区等,还有干预性的农业政策。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人各方之间相互密集谈判,构成了圩田治理的场景。此类组织中最古老的如“水利委员会”,有向全体公民提供免于水患的保护责任。圩田管理的制度性文化实际上是荷兰国家认同的重要方面。1999年,位于荷兰西北部的贝姆斯特圩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链接  全球典型农业文化遗产类型

Ⅰ 以水稻为基础的农业系统                 

此类型包括与林业用途相结合的梯田系统,较为典型的有菲律宾的伊富高稻作梯田系统,马达加斯加贝齐雷欧、贝塔富和马纳纳拉地区的与林草相结合的稻作梯田。这一类型还包括稻鱼共生系统,以及位于东亚和喜马拉雅山脉的森林—土地—水资源综合利用系统。

Ⅱ 以玉米/块根作物为基础的农业系统                           

这一类型由阿兹特克人和位于安第斯山脉的印加人共同发展起来,以玉米和块根作物为基础的农业系统为代表,如位于墨西哥的查那巴斯系统,位于秘鲁和玻利维亚的的喀喀湖周围的Waru-Waru系统。该类型具有独特的小气候和水土资源管理特点,采用了大量能够适应气候变化的农作物品种,并与农林复合系统相结合,具有丰富的本土知识。 

 Ⅲ 以芋头为基础的农业体系                                         

此类农业系统所包含的森林、果园等具有高层树冠和低层作物结合共生的特点。农民从低层作物中获得早期收成,从而得到多样化的农产品,并使土地和劳动力得到有效利用。这一农业系统主要分布在热带雨林地区,如巴布亚新几内亚、瓦努阿图、所罗门群岛等太平洋岛国,具有独特的地方遗传资源。

 Ⅳ 游牧与半游牧系统

在恶劣、严酷的自然环境中,通过迁移和改变畜群结构来利用牧草、水、盐和森林等资源,具有丰富的动物遗传多样性和独特的文化景观。这些系统包括高原、热带和亚热带旱地以及寒地系统,例如在拉达克、青藏高原、蒙古和也门的部分地区的以牦牛为基础的草原管理系统,在东非马赛以牛和混合畜群为基础的牧场系统,以及在西伯利亚冻原和温带森林地区萨米人和涅涅茨人以驯鹿为基础的管理系统。

 Ⅴ 狩猎—采集系统

这一系统的农业实践非常独特,例如乍得的野生稻收获和非洲中东部地区林区居民收获蜂蜜的方式。

 Ⅵ 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                     

这些系统是人类在干旱地区进行农业实践的结果,具有较高的物种多样性。例如,地下水资源管理系统坎儿井,使得伊朗、阿富汗等中亚国家拥有专业化、多元化的农业生产系统及其相应的庭园系统,同时在地下水道中可以饲养当地特有的盲鱼品种。这一类型还包括北非和撒哈拉沙漠地区的绿洲农业系统;传统的谷地和湿地管理系统,例如乍得湖、尼日尔河流域以及内陆三角洲的浮水稻系统;喀麦隆的巴米来科族(Bamileke)、马里的多贡族(Dogon)和塞内加尔的迪奥拉族(Diola)的独特农业生产系统。

 Ⅶ 部落农业遗产系统

此类系统存在于自上而下有坡度的农业耕地中,对土壤和水管理技术吸收了部落特有知识和种植技术。

 Ⅷ 高附加值和香料作物系统

此类系统的特点是对高附加值及香料种植农场的管理。这些田地仅用于种值独特的作物,运用轮作技术和收割技术,需要精细的手工作业。如伊朗、阿富汗、印度克什米尔的藏红花种植。

 Ⅸ 多层庭园系统           

庭园系统中包括野生和栽培的乔木、灌木和草本植物,有食物、药材、装饰品等多种用途,并且可能与农林复合、轮歇地、狩猎—采集或者牲畜饲养相结合。例如,中国、印度、加勒比海地区、亚马孙河流域以及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岛等地的庭园系统。

 Ⅹ 低地系统                           

此类农业系统是通过对三角洲地区的沼泽地进行排水来制造耕地,相关土壤与水的管理技术富有特色。高出地平面的海洋及河流提升了田地的水平高度,因而对土地的利用也是形式多样。典型的有荷兰堤坝系统,印度喀拉拉邦的湿地,孟加拉及南亚的浮动花园。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