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遗产知识 > 世界遗产 >

1972—2012:世界遗产40周年大事记

日期:2013-08-26 15:39      来源:《世界遗产》      撰文:岳桦      

1960年1月,埃及政府在努比亚地区启动阿斯旺高坝水利工程,致使努比亚遗址遭受堰塞湖淹没威胁。“神庙还是面包?在伟大的历史遗产与生活在其中的现代人利益中做出选择,真的不容易。任何必须为此做出决定的人都无不感到遗憾,无不因此自责……这些即将消失的文物并不仅仅属于拥有它们的国家,全世界都希望它们能永垂不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时任总干事比托里诺·维罗内塞的上述评论,揭示了发展中国家在平衡物质与精神需求上的两难抉择。他籍此向国际社会发出联合拯救努比亚文物的正式呼吁。

“努比亚行动”动员了50多个国家的专家和资金力量,拆卸了六组纪念物遗址并在新址重新组装,工程持续20年。努比亚行动不仅取得了巨大的技术成就,还开创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先例:整合国际资源以保护文化遗产,进而催生了《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的问世。 

1972  公约缔结

《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公约》(简称《世界遗产公约》)于1972年11月16日正式通过。 

1975  公约生效

依照国际惯例,公约必须有20个缔约国签署后才能生效。1973年美国第一个签署公约,1974年又有9个国家签署,到1975年9月达到了20个国家,《世界遗产公约》正式生效。 

1978 《世界遗产公约操作指南》颁布

《世界遗产公约操作指南》草案在1977年第一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提出,1978年第二届会议正式颁布了第一个版本。世界遗产委员会制定了登陆“世界遗产名录”的价值标准,通过操作指南来执行相关管理工作,并籍此设定一些原则来监控和掌握名录中的遗产状况。随后,操作指南几次修订,目前最新版本于2011年11月颁布。 

1992  文化景观的设立

1992年,“文化景观”被世界遗产正式采纳设立,《世界遗产公约》成为认知和保护文化景观的第一个国际法律文件。它的设立标志着世界遗产研究方向及视野的重要转向。 

1994  世界遗产全球战略

针对世界遗产名录过度集中在少数地区,使得公正性不足,遗产分类标准过于简单,致使无法真实呈现一些类型学的分类观点等问题,世界遗产委员会提出“全球战略”计划,以达到世界遗产名录的代表性、平衡性与可信性。全球战略将原本以文化纪念物为主的遗产观点,扩及更多以人为本体且具多面性的世界遗产全球视野。 

2002  “4C”战略

世界遗产的概念与实践不断在发展。2002年,《世界遗产公约》缔结30周年的布达佩斯会议提出,应寻求世界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平衡,以正确处理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会议发表《布达佩斯宣言》,强调世界遗产中心未来4个重要的执行策略目标:1.加强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度(Credibility);2.确保有效地维护(Conservation)世界遗产;3.提升缔约国相关能力建设(Capacity-Building);4.凭借良好的宣传(Communication)来促使大众了解与支持世界遗产。这4项目标简称为“4C”战略,并随即纳入《世界遗产公约操作指南》中。 

2007  社区的作用

在公约缔结35周年之际,世界遗产委员会决定将“世界遗产战略”从“4C”上升为“5C”,增加了“社区”(Community)概念,强调当地民众对世界遗产及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2012  《世界遗产公约》40年

1972—2012,世界遗产走过了40年的风风雨雨。自今年1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总部举行开幕庆典以来,世界各地共同以“世界遗产与可持续发展:地方社区的作用”为主题,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11月6—8日的京都会议为40周年纪念活动收官。截至2012年9月,《世界遗产公约》已有190个缔约国,登录了962项世界遗产。 

 

1努比亚行动,拯救人类共同的遗产

位于尼罗河上游的努比亚地区,拥有埃及南部最壮观、极具考古价值的宏伟古迹,包括阿布辛拜勒的拉美西斯二世神庙及菲莱岛上的伊希斯女神圣殿。这些古迹在1960年至1980年间曾险遭尼罗河涨水的毁坏,多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国际救援行动,最终幸免于难。图为1967年拉美西斯二世神庙外,高达20米的拉美西斯二世坐像的搬迁工程。图/本刊资料  

2 第一个世界文化景观

在古迹、遗址、建筑群的基础上,《世界遗产公约》对文化遗产界定、识别出几种特殊类型,并采用明确的标准对其进行评估。这些类型包括:文化景观、历史城镇和城镇中心、传统运河、遗产线路等。新西兰的汤加里罗国家公园,是1993 年根据修改后的文化景观标准列入名录的第一个文化景观遗产。公园风景宜人,有活火山、死活山和不同层次的生态系统,地处公园中心的群山对毛利人具有文化和宗教意义,象征着毛利人社会与外界环境的精神联系。摄影/Javier Portero 

3 跨越国家最多的世界遗产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多个国家就其共有的自然或人文景观联合起来申报世界遗产渐成趋势。跨国联合申遗行动越出了国家之间人为划定的界限,更彰显出世界遗产对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目前名录中共有27项跨国遗产,跨越国家最多的是斯特鲁维地理探测弧线。该遗产由白俄罗斯、爱沙尼亚、芬兰、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多瓦、挪威、俄罗斯、瑞典、乌克兰等10国于2005年联合申报成功。地理探测弧线是天文学家斯特鲁维在1816—1855年期间对子午线长短进行测量的一个三角测量链,北起挪威哈默菲斯特,南至黑海,穿越10个国家,长达2820公里。这是人类首次对子午线进行的精确测量,也是地球科学和地形绘图学发展中的重要一步。原始弧线包含258个主要三角形和265个测量站点,其中34个带有不同标记的原始测量站点列入到名录中。图为芬兰境内的测量点纪念碑。摄影/ Clemens Franz 

4世界遗产除名机制的警示

“世界遗产”的金字招牌挂上后会不会再被摘除?对于遭到严重破坏或发生严重蜕化的遗产地,如果缔约国没有采取必要补救措施,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予以除名。自名录建立以来,共有两项遗产被除名。2007年,阿曼阿拉伯羚羊保护区因生态长期遭到破坏被除名。2009年,德国德累斯顿市易北河谷因修建现代化大桥,破坏了遗产地景观而遭受除名。世界遗产除名机制为遗产地敲响了警钟:世界遗产不只是一种荣誉,更是对遗产保护的郑重承诺。图为2011年9月导致德累斯顿易北河谷被“摘牌”的大桥正在修建中。摄影/Brucke Osteuropa 

5世界遗产保护最佳实践奖

2012年11月6日,在京都举行的《世界遗产公约》颁布40周年纪念活动上,世界遗产中心对世界遗产保护区的管理活动进行了评审。评审不仅注重城市本身的保护,还注重包括旅游、水资源利用和环保等方面的城市总体发展。来自23个国家的28处世界遗产保护区参选,菲律宾历史名城维甘以其有效的资源利用和广泛的社区参与而被授予“世界遗产保护区管理最佳实践奖”。维甘古城建于16世纪,是亚洲保存最完好的西班牙殖民城市,1999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摄影/Allanjay Quesada

 

                                  

 

 

更多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